双城安玲姐弟遭恶警陷害、被非法判重刑


【明慧网2005年3月22日】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大法弟子安玲、安星遭当地恶警孔庆满的陷害,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和八年。

大法弟子安玲,女,现年42岁,2001年11月5日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7年,现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8监区。

大法弟子安星,男,现年35岁,2001年11月5日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8年,现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卫星监狱。

2001年9月28日,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大法弟子安海山正在书写揭露当地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突然乡书记、乡长等几个恶徒闯入,乡长王垂州大声说:“这回可抓着了,原来上网的名单都是你写的,一定好好整整你!”说着7、8个恶徒一齐动手打,并打电话让派出所来警车抓人。派出所副所长孔庆满本质就是恶棍,此时正好大打出手,兽性大发到了疯狂的地步,残酷手段大显,它们还非法搜家,强抢录音机4台,录像机1台,录音带和录像带数十件。

恶警孔庆满扬言要将大法弟子安海山重判,并将大法弟子安海山绑架到派出所,经过一天的拷问,恶警问材料的来源,一看也问不出来啥,又缓过口来问,你的亲人呢?安海山回答:都分家单住,我们老两口靠自己劳动生活。恶警孔庆满在此前曾敲诈大法弟子,获得不义之财有10万之多,见安海山没有油水可榨,当晚将安海山送到双城市拘留所关押。

在两个月内提审数次没有什么结果的情况下,恶警孔庆满了解到安海山的长子安永是教师没有修炼,恶人就从这里下手,对安永说:你父亲都六十多岁了,他是新兴乡的总头,你家是总根,乡里早就给他下上位子了,早晚是要抓他的,蹲他个三年五载的,不要他老命也得扒层皮……。并张口要一万元就放人,安永答应给六千元。最后孔庆满自己又索要1200元,并且说你父亲在新兴乡影响大,放出来必须将户口迁走,结果户口真的给迁出了。

就此事,大法弟子安玲(安永的姐姐)和大法弟子安星(安永的弟弟)告诉安永,邪恶之徒这是造谣诬陷,栽赃陷害,当地恶警孔庆满等人借迫害大法弟子之机,网罗罪名,乘机敲诈大法弟子的钱财,抓人罚款是恶警的手段,现在他们已是肆无忌惮的干着坏事,所以再也不要配合邪恶,更不能再给他们拿钱。结果想给孔庆满的1200元就没有给。恶警孔庆满怀恨在心,多次深夜骚扰,逼迫两老人快搬走,不然就要再抓人。

因为恶警孔庆满的邪恶目地没有达到,就使出更恶毒的手段。2001年11月5日凌晨4点多钟,一辆警车停在安家门口,派出所孔庆满带领几个恶警从车上跳下来将安玲拽住,非法闯入民宅,强行绑架了大法弟子安玲和大法弟子安星,逼着安永要钱,安玲需交八千、安星需交一万元就放人,否则就判他们七、八年来进行恐吓。由于安永明白了真象,不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孔庆满恼羞成怒,真的造起假来,并以此来显示他说了算,说判七年、八年就判七年、八年。随即对大法弟子安星、安玲开始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对安星上大挂、吊起来,用灌上沙子的塑料管打,扒衣服用钢尺利刃敲打突出的踝骨和膝盖骨以及脊梁骨等处,致折两根肋骨;烧烫安玲,严刑拷打致使其不能站立,得两个人架着,仍然折磨不休。

同时恶警孔庆满自己胡编乱造假证,被他抓过的大法弟子都成了他的证人,如韩志明、陈淑丽、张永梅、金朝权、赵长波这些大法弟子被抓受迫害是实,但别人的事根本就不知道,笔录完全是孔庆满乱安上的。而常人中的证人更是虚构的,新兴乡根本就没有刘艳玲和张斌其人,临近的村屯也没有这样的名字,至于说白永科是新民村的干部,当被问及此事时,白永科说:什么证人,孔庆满根本就没有问过我,我也从来就没有见过什么人撒传单,此事纯属编造,我可以和他们当面对质。

黑龙江省双城市人民法院审判长程衍、审判员陈金宝、刘利峰等人,非法重判大法弟子安玲有期徒刑七年,安星有期徒刑八年。这种恶警蓄意陷害,为达到其不可告人目的、满足畸形变态心理的恶行,居然通过国家司法机关的审判,堂而皇之的变成了判决书,请问中国的人权何在?

注:恶警孔庆满现被提升为双城市乐群乡派出所所长,宅电:0451-5311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