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安玲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新民村法轮功学员安玲,2001年11月5日清晨被警察绑架,遭毒打后被劫持到双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后被送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迫长时间坐小硬板凳、电棍电、用大长针扎、灌食等野蛮迫害。

2001年11月5日清晨,安玲头还没来得及梳、脸来得及洗,准备抱点柴火烧火做饭,刚刚打开院门,一辆警车就停在了门口,派出所姓孔的带领几个恶警从车上跳下来将安玲拽住,有扯衣服的、有拽手的,把安玲非法绑架到派出所。一进派出所就遭到一顿毒打,姓孔的两个嘴巴子就把安玲打倒在地,并将安玲的鞋扒了下来。这时上来四五个公安人员,其中一人坐在安玲的腿上,并用“小白龙”猛抽安玲的脚背、脚心,抽了一个多小时。

在打得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恶警还强迫安玲起来走,之后将她送入双城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的是用喂猪饲料做的“窝头儿”,菜汤里漂着几叶未洗的白菜,一点油也没有,每天遭到管教的痛骂。大法弟子都被迫背对着门坐着,如有不服从的,黄管教等人就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当时一个号里有九名大法弟子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一共绝食16天,二、三天就被灌食一次进行迫害。

安玲在双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后,被送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监狱的集训队期间,每天从早上5点一直到晚上9点被迫长时间坐小硬板凳,狱警还让犯人监控大法弟子,不许说话。半个月后,因为安玲的腰、腿被迫害得疼痛难忍无法活动,被关押到了三队,天天被犯人架着出工,不允许在监舍休息。在三队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后,安玲又被带到八监区。在八监区,被犯人24小时监控,同修之间说一句话,都会遭到犯人一顿辱骂。

2003年7月份,大法弟子在强制劳动的车间立掌发正念,有的大法弟子被强制关入小号,有的被吊,有的被毒打一顿。小号的同修被关押一个多月,八监区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才把小号的同修要出来。9月份大法弟子再次立掌发正念,八监区的恶警张春华领着几名恶警和犯人开始迫害大法弟子,恶警张春华拽着安玲的头发用脚踢,让犯人王凤春拿着棒子说:“谁要再立掌就拿棒子打谁!”

安玲和几个同修被犯人王凤春和朱玉红及恶警张春华用胶带把嘴给封上,坐在地上手背着绑了一夜。第二天,八监区的大法弟子被带到了“拉练场”,恶警张春华、郑杰,领着防暴队各科室的恶警,还有犯人王凤春、朱玉红、黄贺等一些犯人围成一圈,逼着大法弟子在圈里跑,用电棍、木棍、警棍、装着半瓶水的矿水瓶子,还有用手打的,到谁跟前谁就打。大法弟子被打得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被打的地方都是黑紫色。对跑不动的大法学员,恶警让犯人拖着跑,还强迫大法弟子撅着、蹲着抱头。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窗栏上,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恶警张秀丽用电棍电安玲的脖子,安玲的腿被打得无法行走,恶警张春华让犯人王凤春以治腿为名,用大长针往安玲的脚趾盖里猛劲捻着扎。晚上,犯人两班倒,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眼睛不让闭,手背后边捆绑着,腿也绑了两道,上厕所都不解开,稍微一闭眼,犯人王凤春、赵艳、黄贺、朱玉红等人用电棍打,王凤春用灌满水的矿泉水瓶子和小木板往安玲脸上狠劲抽,打得安玲嘴肿得高高的,嘴打出血了不允许往地上吐,让咽下去。安玲的整个脸都变成黑紫色,十几天不让洗漱,吃饭也不将刑具打开,让犯人把一个馒头分给几个人吃。

就这样白天、晚上的折磨大法弟子,在安玲的腿无法行动的情况下,恶警还逼迫她扶着大棍子继续拉练,后来恶警张春华怕被别的监区看见,就让犯人扶着她走,就这样持续一个来月,在监区里坐板凳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才让睡觉,姿势不对一点就遭到犯人赵艳的毒打。

11月份大法弟子们炼功,又一次遭到了迫害,白天、晚上手腿被绑着坐在地上大约十几天,夜间走廊里很冷,犯人把窗户打开,还恶语辱骂。安玲和同修们一直绝食反迫害,后来恶警灌食迫害大法弟子。

2004年3月份,大法弟子拒绝穿劳改服又一次遭到迫害。安玲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衣服被恶警张春华和犯人扒光,并上大背铐(手交叉背扣)4个多小时,大便便到裤子里也不给打开铐子。8月份大法弟子绝食2 7天,灌食期间,犯人商小梅、宋立波把安玲的胃和鼻孔都插坏了,一天三次灌食,次次出血,后来鼻孔都插不进去了还硬插,第27天还给上了大背铐,一宿不允许上厕所。

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了460多名大法弟子,还有一些弟子正在受折磨。通过大法弟子的讲清真象与证实法,有很多犯人逐渐明白了真象,相继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