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致残疾 上访无门遇善缘


【明慧网2005年3月23日】我是一个残疾人,没有文化的庄稼妇女。98年幸运得法,大法给了我文化,改变了我的人生,从残废变成一个健康的人,师父的慈悲恩德用语言真是难以表达。

自从83年做计划生育后,我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弱,造成了神经不好,心脏病、颈椎腰椎,最后造成腿不会走路,多种疾病缠身。曾在县医院长时间治疗无效。在北京、石家庄两医院治疗一年的时间,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当时医院表示叫我回家慢慢可以恢复健康,被他们哄回了家。

恢复了几个春秋也不见好转,找过政府、信访多次,从没有真正解决我的困难,精神压力,说实话我整瘫了十二年,在这漫长的生活岁月,真是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看见好多人都可参加劳动,维持生活,看看别人想想自己和将来,真是泣不成声。我不知流过多少眼泪,想过多少次轻生。

生活在常人社会里,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然而祸不单行,我丈夫又得了脑出血,当时的家庭生活状态,真是使我难以承受,这沉重的打击犹如泰山压顶,本来就很不完整的一个家庭又一次失去了平衡。

在这样的困难时期政府无人过问。经过层层反映各级政府以及信访不知去了多少次,解决的只是免去我个人三提五统和农业税。两个病人,没经济来源,真无法生活。以后又多次找到各级政府,腿都跑细了都无济于事,反而遭到却是嘲笑和歧视。

有些好心人告诉去北京找焦点访谈,于是我抱着一颗天真信赖政府的心,带着沉重的病躯来到首都。当时上下车行走都是爬着走路,在地铁出口和人拥挤的地方,有好几次我被从身上踩过去的。回顾那些日子,我也碰到不少好人给几块钱和送点吃的,他们的好意使我感动得流了很多泪。但我遇到很多坏人,他们给我的却是嘲笑、羞辱、歧视,我也不由自主的流下很多的泪。两种泪的来源却不同,一种泪热藏着我生存的自信,一种泪冷漠渺茫我的痛苦。

最使我难忘的是,我几次艰难的找到焦点访谈,它使我至今流泪不止,对某某党和政府的信赖彻底绝望。

我万万没想到本应真正为人民说理的地方,却是这样的流氓,我来到此是期盼给一个公正救助答复,我遭到的却是歧视、谩骂、殴打,我一句也不会说谎,他们穿着大皮鞋踢遍我全身,还有一个警察把皮鞋尖塞在我的嘴里,不叫我说话,并抢走我的诉状和其他一些证件,把我抬到车上,当时我被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把我拉到哪里。反正是把我扔在一个大天桥上,趴了一天没有吃东西。

那时我没修炼,总有一颗去找他们评理的心,我要讨回我的证件手续,忍着腰腿的疼痛,往回爬,总有好人给我点吃的,指引我要去的方向,累了歇一会儿,困了就睡在路边。

我终于又找到了焦点访谈,这一次我不但没有讨回我的手续证件,反而又遭到一次拳脚的毒打,然后把我扔在车上拉出去很远很远,扔在马路边。当时我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我想人民政府是给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警察是和人民有着血肉相连的关系,然而相反,我的冤屈没有诉出,遭到的却是土匪、流氓几顿毒打。从此以后我记住一句古话,饿死不做贼,冤死不告状。

所幸,98年夏季我幸运的遇到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健。经过两个多月时间,我能够走路和轻微的劳动了,亲朋好友都为我惊喜。大家都说,一个残废人,学了法轮功,恢复得比原来的身体还健康,真是奇迹!

我的健康,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救的,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我是得救了,我想如今在邪恶集团的压力下,还有多少受蒙蔽没有得救的人等待我们去救啊!做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我们的责任重大,在随师正法期间,我一定要做一个师父认可的大法弟子,我的修炼体会以后再和大家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