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那颗浮躁的心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和同修建立了一个资料点,虽然不大但他却承载着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一部分历史责任。然而同修间的配合就显得尤为重要,近日我与同修因做真象资料而产生很大的摩擦,并互不相让的進行了一番争论,弄得大家心情难以平静,连学法都没心情了。平时大家配合很好,互相谦让,配合还算默契。但这次矛盾来的时候,自己没有很好的向内找,而是希望对方或别人先向内找。虽经过冷静思考,察觉和发现了一些心,但内心还是难以很快平静下来。

就在和同修争吵的当天晚上,我去会见一个常人朋友,闲聊中不经意她对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很浮躁?”我嘴上虽没有承认,但回到家里,细想自己:自从自己修炼以来,虽然也進京上访,虽然也较早的开始讲真象,但也有后来一段时间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经历,在师父的关心和慈悲呵护下而又从新走上修炼道路上来的。在这跌跌撞撞、起起浮浮中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扎实、踏实、坚实的走好修炼之路呢?有没有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事情呢?有没有以人心看到师父慈悲对待弟子们的错误就忽略了大法的严肃性呢?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告诫我们:“至于说还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啊,其实大家应该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有很多时候我看到你们在讨论一些事情的时候,还有人的一面执著的问题,对心里过不去的问题产生争论,影响着要研究的证实法的主要事情。我看到了那是一些在常人中养成的执著、放不下的观念,那些在常人中养成的东西一碰着就冒火,那是不行的。为大法做任何事情都不应该带有个人的观念,我这话经常讲,可是有的人老是不去想、也不去重视。”自己虽然在这件事情当中找到了自己争强好斗心、好挖苦别人的心、不能忍让忍耐的心、为私为我的心、妒嫉心和求安逸的心等,但贯穿在这些心的背后隐藏着一颗更不好的心——那就是“浮躁心”。

就“浮”而言,个人认为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学法浮。大多时候一天一讲有时都不能保证,何况自己是有时间的。而且学法流于形式,有时甚至是在应付,认为每天学了就行了,没想想怎么学的,学法时的思想和心态平静不平静,学过之后有没有在法上认识法,有没有找到执著心并去掉它。师父说:“我经常讲学好法,我每次在法会上或者在其它环境见到学员的时候都在讲,我说啊,大家一定要重视学法,再忙也要学法。”(师父《北美巡回讲法》)

二是炼功浮。现在静功连一个小时的双盘都坚持不下来,动功更是不常炼,尤其在忙起来的时候就找时间不够、工作也很重要呀等借口。而且还有一个很不好的表现就是对困魔妥协,表现出懒惰,一困就想睡觉,完全忽视了炼功的重要性。

三是发正念浮。在大多数同修除全世界大法弟子四次整体发正念外又增加了本地发正念,而且有时还有个人追加的整点发正念次数的情况下,自己有时能做到有时甚至连基本的四次都发不完整。天天发正念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存在,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但在实际中所说所做不正是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吗,而且长期执著的心不滋养了邪魔了吗?而且个人没引起重视使其有了不计其余的迫害你的借口了吗?

四是讲真象浮。表现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有随时随地讲真象的意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象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象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 如果“讲真象”做不好,不单跟不上师父正法的進程、提高不了自己修炼的层次、完成不了自己的使命,而且还使庞大天体中的众生或让应该了解真象的人没了解真象而造成的遗憾将是无法弥补的。

五是处事浮。在家炼功、学法、发正念的时候表现还行,但一到了常人中就马上有了常人的表现,各种执著心外漏,也容易跟随常人的思想所说所为。师父叫我们尽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炼,可自己却最大限度的符合了常人,大多时候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修炼的人,给讲真象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就“躁”而言,个人认为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对修炼时间的躁。师父曾说:“你们当初在这场迫害中都觉得度日如年,就包括现在一段时间也有很多学员在想:什么时候结束啊?这迫害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因此有人就想师父在诗中写过说春天要到了,(众笑)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结束了。我以前在诗中还写过秋天,(众笑)那有的学员说:一定是秋天要结束了。那秋天过去了,没结束,好象有种失望的感觉。大家想一想,这不是在用一颗常人之心对待这一切了吗?”(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对照自己,有时真的希望早点结束算了,但细想一下,远的不说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大法没有洪传到那里,近的还有中国大陆很多人还不明真象需要救度呢,如果真的结束,这些生命何去何从呢,这又不是私心的体现吗?个人悟到:正因为没有结束,正因为师父还在给世人机会,就应该抓紧去讲真象、讲清真象、讲好真象,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二是处事的躁。一遇到不顺心的事,便表现出常人的暴怒、焦躁、不安,甚至产生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想法。而且当矛盾来的时候,首先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其次没有向内找、第三就是没注意修口,造成小事变成大事、矛盾日益突出、一想炼功、发正念就会有邪魔干扰,没有营造出好的讲清真象的环境和气氛。

三是为长期不去的执著躁。我们周边的几个同修在家庭关上过的都不怎么好,有的甚至采取逃避的办法,而我个人除家庭关外,情关和工作关也没过好,对情关表现为不愿意去面对,对工作呢则嫌工资低呀单位远呀等,暴露了很多常人想法,使自己生活上出现了短暂的难过局面。有时认为自己已经发现这个执著了,怎么还没去呀,怎么又表现出来了呀等等,其实经过反复的过关个人悟到:仅仅发现执著还是不够的,还要在修炼过程中去掉它,修炼就是要“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由以上我想到:修炼真的是不容易,同时也是非常严肃的。但修炼的進程始终是在师父的安排下一步進一步、一环扣一环,有序快速的推進着。请广大同修以我为鉴、引以为戒,在讲真象中充分运用“九评”这件利器,帮助更多的世人清除掉共产邪灵在他们身上留下的肮脏印记。我们必须修去那些浮躁的心,安心做好三件事。

最后让我们一起温习师父的一段讲法:“在证实法的这三件事情中,一个是学好法,一个是讲清真象,再一个是重视发正念,这些事贯穿起来都是在证实法,都是在救度着众生,都是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也就是说,你们的圆满,你们的未来,你们所有的威德的建立都在其中。”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以上所言,不怕耻笑,只为同修警戒,不当之处请切磋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