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能在大法遭到迫害时,躲在家里不出来呢?


【明慧网2005年2月11日】我是1998年5月得法。一天我到医院去打针,有缘碰到了我几年不见的同事(大法弟子),她问我:“干什么去?”我说:“到医院看病。”她立刻就说:“走,到我家坐会儿。”我就跟她去了。到她家什么都没说,她就拿出一本《中国法轮功》给我看,她说:“如果你能看下去,再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你就不用去医院了,病就好了。”当时我有点不相信,可还是把书带上了。

回到家里,我放下东西就看这本书,一口气就看完了。家人说:“看什么书呀?这么上瘾,连饭也不吃了。”到晚上我就去找炼功点,没有找到。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找,结果找到了。辅导员见我站在那看,就问我:“想学吗?”我点了点头。他就开始教我炼功,晚上到炼功点学法,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的路,天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第三天师父就管我了,开始给我消业,很难受,脚也肿了,真不想去了。在同修的帮助下还是去了,结果到了炼功点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也不难受了。自己就觉得这功真好,真神气。从此我就精力充沛,全身有用不完的劲,干多少活,走多远的路都不觉得累。没有炼功前血压高,经常头痛、头晕,没有精神,天天吃药也难受。我炼功六年啦,没吃过一粒药,身体还非常好,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真是太幸运了。我的眼睛因视力不好常戴眼镜,炼功后也不用戴了,做衣服纫针也不用费劲了。

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做最好的人,又健身,对国家和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中国的邪恶之首江泽民却视而不见,丧心病狂的非法迫害。五年来造谣、诬蔑、诽谤,酷刑致死了一千多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

1999年7.20,我们正在炼功,听说邪恶集团开始抓大法弟子了,我们马上到省、市政府大院去讲理。他们不讲理,就把我们给推出来了,还说:“你们要告就到北京去,这是上级的命令。”当时我们就坐车去北京,一路上都是警岗,不让车过去。我们几个人就步行,绕着警察走。天黑了,大马路上都是很亮的探照灯,我们就走黑的地方绕小道。哪有路,刚下过雨都是一片水泥地。我们就顺着沟边、铁道边走,一不小心就会摔到沟里,有一位老太太就掉下去了。可我们不怕,继续往前走。走了一夜,天亮了,也快到北京了,恶警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过去,我们被迫回来了。

刚到家,居委会、派出所的人就找我说:“中央有指示,不让炼法轮功了。”当时因为我又饿又气,学法又不深,就说了个“不炼了”,回头就走了。从此我就在家“实修”,每天在家学法、炼功。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严肃的教诲》后我哭了,我觉得对不起师父,是师父把我领到正路上,把我的病根去掉了,救了我,我怎么能在大法遭到磨难时,躲在家里不出来呢?我开始醒悟了,就和同修一起出来讲真象,证实法。

第一天发真象材料时有点害怕,那是个寒冷的冬天,我的两条腿直哆嗦,觉得冷得不行。同修说:“打起精神来,不要怕,有师父在,有法在。”听同修这样说我就好多了,坚持发完了真象材料。总结一下觉得还是怕心太重,怕恶警看到抓去,怕连累家人,怕这怕那。后来师父一次次新经文发表,经过学习我的悟性越来越高了,明白了不能只想在大法中得到好处,当大法遭受磨难时要敢于出来护法。法理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与世间的人情、工作万万不可混淆不清。作为正法时期修炼的大法弟子,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在历史上留下来,成为后人的参照,所以每一步都要走好。这是关系到是否能对自己负责、对法负责的大事。我今后要以法为师,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不当指出,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