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解约声明的无益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明慧网连续刊登了几篇关于如何看待“声明与旧势力解约”的体会,我发现广大同修并未引起重视。我能独自上网,近期收到同修转来的大量退党退团退队的声明,与共产邪灵决裂,抹去兽印,再多我也无怨言的认真的输入,及时发到明慧。但我也发现另一个现象,就是大量的“与旧势力解约的声明”也相继而来,虽然明慧上连续刊登同修的交流体会,但这种“解约”声明还是源源不断的涌来。师父说大法弟子重大问题看明慧的态度。为什么一些过关过不去的学员却只是抓住明慧一篇文章中符合自己执著心的一两句话,而且好像找到根据一样,这么强烈执著着、急着要发所谓的解约声明,而对其它明慧文章上的那么多事实和论述就视而不见、当耳旁风呢?

明慧文章《说说所谓“声明与旧势力解约”的问题》,这篇体会,我已经读过一遍了,但只是匆匆浏览了一遍。今天再次拿起周刊,心想:对同修的体会也要净心的看,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不尊重别人,这本身就是魔性浮躁的东西。一篇一篇的默念着,静心的读着……当再次读到《说说所谓“声明与旧势力解约”的问题》时,我的心震动了一下:同修说得真对,大部分学员为什么不清醒呢?明慧编辑部怎么不发个通知呢?想到手头儿上还有一大卷类似的声明,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做?犹豫不定。唉,还是打完发到明慧吧,让明慧同修处理吧。这是我能扭转得了的吗?说不定等几天,师父又会讲到这个问题,说不定……说不定……。没想到,读着读着,我一阵一阵的干咳,嗓子里好像有东西一样,又连续打着喷嚏。我静心的反思:我的场不纯了,心性有问题了,被钻空子了。这时候,我才开始站在法上看,从新思考“解约”声明的问题。

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讲过:“以前我不给你们讲,是不想叫你们引起执著:我跟旧势力有什么关系呀?你们都不要这样想……”我再重复一遍,与同修们再一字一字的共同学习这段法:“以前我不给你们讲,是不想叫你们引起执著:我跟旧势力有什么关系呀?你们都不要这样想”,我希望所有大法弟子都静下心来认真的多读几遍这段法,我想大家就会都知道当前这种现象的对与错。师父没有过早的讲这个法,是不想叫我们引起执著,师父讲得再明白不过,但我们还是执著了。一个人执著,三个人执著……越来越多的学员执著起这个事来了,那就是整体上的一个大执著。师父说“你们都不要这样想”,我们这么多人为什么非要这样去想?这样去做?法讲得这么明,我们为什么就是不听,这背后不是旧势力在操控的吗?明明被旧势力操控着在干扰整体、干扰正法,还口口声声说着否定旧势力、与旧势力决裂。什么叫“我连你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许多人还是没有搞明白。

其实说白了,学员、常人和邪恶都在看明慧。在明慧网上发表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能让世人看到迫害的邪恶和迫害的破产,震慑邪恶;退党声明带动世人认识恶党、唾弃恶党、埋葬恶党。和旧势力解约的声明对讲真象、反迫害没有意义,常人也根本看不懂。

而且从所声明的事情本身来说,是否能够破除旧势力安排,是体现在每天、每件事、每一思一念一举一动当中的,做这件事时正念强,做对了,下件事头脑不冷静,做错了,可能又顺从了旧势力,这不是发表一个声明就能“解决问题”的。因此在这点上,也和严正声明与退党声明性质不同。——退党是从发表退党声明开始起就是退了,不存在这会儿退了下一会儿又没退的问题;严正声明也是,你给邪恶写了保证书就是放弃修炼人的资格,发表了严正声明是声明又开始修大法了,那声明了才是从新修的开始,从新开始修以后出现不精進等问题,那是修炼过程中的事,和又失去大法弟子的资格是两回事。

明白了法理,面对手头儿上这一类的“解约”声明,我也就明白了该怎么做了。也希望同修把心思和时间更多的放在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上。最后还是用师父的话来结尾。“以前我不给你们讲,是不想叫你们引起执著:我跟旧势力有什么关系呀?你们都不要这样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