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四)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2001年农历新年前后,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自己也看到过几次有关报道,正象她们所说的那样,当时充满了白色的恐怖,仿佛空气都凝结了,让人感到窒息。今天也谈一下我对这段历史的见证。

2001年农历新年前几天,有一天早晨出早操,天很黑,什么也看不清。早操出到一半的时候,有人说操场边的柿子树上悬挂着一个人,大家都望过去,看到一个人被反绞着双臂,脚悬挂起来一尺多高,吊在树上,她的脚下是一堆雪,她的脚触到了雪堆,却撑不住她的身体,也就是说,她的身体重量完全吊在反绞的双臂上,脚却在雪堆上悬着。

当早操结束的时候,秦皇岛的大法弟子付伟平大喊了一声:“大家看,那是我们的大法弟子在那吊着呢!”这时就有一个班的大法弟子“唰”的站了出去。就在同时,在操场边上早就站在那里准备好了的男、女恶警,一下子扑过来,连踢带踹把这些大法弟子拖走了。

被悬吊的大法弟子是秦皇岛卢龙县人郝建玲,她那天早上提出要和管教谈谈,她们不由分说,上来一伙人就把她吊了起来,后来她被恶警拖到一个地方,让她跪在地上,用高压电棍,电了她三个多小时。为首的恶警叫王雪礼,把她的脸都电熟了,形成了严重的烧伤。到后来我看到她时,她的脸上的肌肉已经坏死了,已经不象正常人的肌肉有弹性、有光泽了,变的僵硬了,摸上去象木头硬橡胶的感觉。据她讲,最严重的时候脸肿的很大,脸上的水泡大的象水铃铛,脸肿的和鼻子一般高,分不出鼻子和脸,一天不知用多少卫生纸沾、擦从水泡中流出的黄水。后来她多次要求去大医院皮肤科诊治,却被恶警管教拒绝。怕她写上诉书,它们连纸笔都不给她,连给家人写信的纸笔都没有。

站出来的大法弟子中的付伟平的脸也给电肿了。我曾经在食堂见到过她,脸又青又紫又肿,模样都变形了,而且有烫伤。恶警不顾是头是脚残暴的拳打脚踢,她的腰部严重创伤,导致腿和脚如针扎般的疼痛,整夜不能入眠,后来听说她下肢残废了。

李伟也遭十几个恶警的毒打,电击脸部。后来它们就把她关到了小号中,平时不让出来,连去厕所倒马桶的时间都要和大家错开。就是怕其他弟子看到她被打的惨状。当我见到她的时候,脸上还有烫伤的痕迹。

其余的几个大法弟子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江××对大法弟子施行三光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大法弟子一旦被劳教就断绝了经济上的来源,就靠亲人朋友的接济了。

在劳教所亲人朋友给弟子们的钱都要由劳教所统一管理,它们让你签个字,就可以从弟子的钱中扣除,其实你不同意,它们也会强行扣除的,对大法弟子它们根本不讲法律,为所欲为。就这么一点钱,它们还要搜刮、豪夺,这不是比那故事中的恶魔还凶残吗?这与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叫它魔窟还有错吗?

明慧网报道,戚玉娜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保外就医,但在江氏集团的继续迫害下,被迫害的精神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