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讲真象,追回失去的时间


【明慧网2005年3月29日】我是陕西岐山县大法弟子(男,60岁)。我1999年正月开始学法获得身心健康;2002年因害怕迫害而停止修炼两年;04年旧病复发才认识到自己错了,从新开始修炼,并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去做,抓紧时间讲真象,遇到挫折也不动摇。

2004年12月12日,我去了罗局庙会直接讲真象,发资料,但当天被枣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同日下午4点被送岐山公安局审问。我什么都不说,晚上送进看守所。13日提审,我仍然不说姓名、地方。7个小时过去了,政保股无法进行审讯,气得他们坐立不安。我一身正气,两眼微闭,他们里外都叫我“法轮功”。最后我被人认出。他问谁给的资料?我坚决不配合,不告诉他们资料的来源。

他们又问什么时间学的。我说,99年正月十五学法,三月初六炼功,收效很大。我原先身体很差,在生产队里干活时,只是个九分工。有腰肌劳损、风湿病、便秘、咽喉炎、牙疼,炼功一月后,身体逐渐健康。我多年盼望的无病状态终于在学了大法后实现了,达到一身轻。我高兴万分,真是万年难逢的机遇。2002年我弟弟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我害怕就停了。可两年后,又被病魔缠身,旧病复发。我不得不放下一切怕心、压力,我又从新开始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又恢复了健康。他说,既然好,那就在家炼,为什么在大会上发传单。我说:“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们法轮功教人人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我要使所有同龄人都知道法轮功好,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舒服的度过晚年。度人者今日下世,凡夫俗子你可知?千方知水贵,珍惜今天机缘。

14日,我家里被恶警搜查,拿走了炼功磁带2盘,真象光盘4张,学生英语光盘2张,大法真象资料7份,同修声明一份。在抄家过程中损坏了一个排气扇。

管教每天把我叫到办公室,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们修“真善忍”没有犯法,你们无故抓我进来,是违法的,因此我不吃饭,不背监规,也不穿囚服,但一定要炼功。一天,看守所所长张名仓对我说:“你年岁大了,身体重要,事有事在,还是吃饭重要。”我说:“人活六十为一世,死活够本钱。能死在阵上,不死在炕上。”他威胁说:“你今天再不吃,明天就给你灌食”。我微笑着回答:“我不存在那事。”他又说:“要给你硬灌”。我很坦然地回答:“你如果强行施暴,给我插管子,你的鼻子里是会流血的,你若不相信,那你就试试大法的威力,我们修炼人说话时有能量的,那就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我牢记师父讲得正念制止行恶。

第二天,他叫医生给我做工作。医生讲了些吃饭的重要性。我说:“你们作为医生是治病救人的,是讲医术医德的。我们炼功人身体是由高能量物质构成,你们这种强行粗暴的灌食,是对我们炼功人身体的最大摧残,你们是救人的,医德何在?这是你们极大的犯罪。”我用正念抑制了邪恶,使“灌食”一事没有在我身上发生。

驻看守所的杨检察问我,我对他说:“我们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们在座的那一位能做到这一点?”他们无人回答。杨说这是违反刑罚。我问他,你是检察官最懂法律,宪法35条、36条是什么?我知道你执行的是江泽民的六禁通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完全违反我国宪法的,是先定罪,后立法,是他直接下令成立镇压机构——“610办公室”。该机构有超越中国现行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私人指挥系统和执行机构。镇压法轮功是中国法制和民主的急速倒退。你们执行者有无辨别是非、善恶的能力?杨说,你们几个泥鳅翻不起大浪。我问,世界上什么最珍贵?杨说,生命最珍贵。我说,只有真理最珍贵,我以绝食维护真理,维护大法。

16日政保股股长王少平,看守所所长张启仓他们又问我资料是谁给的,我笑着回答那就是你给的。你们即使问100次,我都是那句话:不可能告诉你们资料来源。他又说,你一定要吃饭。我回答,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我要绝食反迫害。他说,里面的饭不好,咱们一同到街上去吃,不用你出钱。我不去,又要在街上给我买饭,叫我在他办公室里吃。我说,我在枣林就发了一念,坚决不吃你们的饭,你们啥时放我,我啥时才吃饭。他又说,你家里有榨油机,很忙,女子小,家中离不了你。我微笑着回答,女子已经十几岁了,刚出生的月娃离了母亲也能长大,人各有命。我师父说过“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我们承受无名苦难,是为了呼唤正义良知。暴力不讲公道二字,你们对我们如此无理、不公,真是“有强权没公理”。我只能以绝食反迫害,再不放我,那我只能用生命护法,坚持真理,维护正义。他又说,你是个杠客。我说,我不是杠客,是你们干得这事没有一点道理,如果你们有理,咱们在大什字辩论,叫群众评判。你们一定是站不住脚的。你想江泽民有权、军队、武器、新闻机构,江说,我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3个月要把法轮功消灭。法轮功手无寸铁,善良的百姓,怎么5年多了,还压不下去。就是他没理,法轮功有理。真善忍是任何暴力都战胜不了的,在历史上迫害善良的从来没有成功过。

17日家里来看我。按规定星期六是不能探视的,他们为了达到让我吃饭的目的,让家人劝我,给我施加压力。我回答,我的一切都好,不用你们操心,你们好好料理家务,我的事,我自有办法。我每天炼功发正念,背论语、背经文,给犯人讲真象。有一次,号长说,是他对我好,才允许我炼功。我说,是我走得正,一正本身压百邪,才能把场正过来的。我们真修弟子到哪里都是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给他们讲体育锻炼与气功修炼,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的区别,德的重要,善恶有报的道理,天安门自焚的真象,4.25的经过等等。

第5天,有的犯人说,四天不吃饭还照常炼功。此时管教叮嘱号长,有情况及时报告。第7天,我照常炼功,年轻人还故意推我,暗中便翘起了拇指佩服。号子里所有的犯人、看守所的警察都说法轮功真神气,一星期不吃饭照常炼功。24日早上炼功后,我想,我在这里用这种方式证实法不对劲,怎么能让邪恶迫害呢,我的身体是由师父演化的。不到5分钟,身体就觉得不舒服,我就睡了。号长立即报告(管)教,说我有病,就把我扶到他们办公室。我说,你们赶快叫车送我回家。他们把我用架子车拉到中医医院急救室,经检查左脑是脑梗塞,他们傻眼了。下午2点挂吊针,4点家人和同修才赶到急救室,看后立即找政保股股长王少平,要求放人,否则万一有何闪失由你负责。9点挂完吊针,把我送回号子里,他们一夜轮流值班,观察我的情况。

21日我获得释放,王少平还向家人索取了500元药费。按规定关押期间药费由关押单位付。

回家后我的身体立即恢复正常。后来我和同修切磋,我找到不足。在去庙会的前一天晚上,梦中我提了一塑料桶水在回家的路上倒,边走边倒,没等到该完的时候桶里就没水了,提起一看,桶边有一小碗大小的洞。我想这么近的庙会,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多的人,这么好的场,若不去就是修炼有漏。我在发资料时,有人说人家会抓我。我说,他抓我不抓你,请你们不要怕。有两个人说,你赶快走,我们是为了你安全。我说,你们的心意我理解。 第三个人拉着我的胳膊说,不要发了。我和他一同到了剧场。我想人家是看戏的,我是来讲真象的,我的资料还没发完,还得去发。结果出事了。我回想,还是自己的悟性不好。切磋中一位同修指出,还是我的说法有漏(……他抓我不抓你)。我才悟到,在邪恶的环境证实法、讲真象还要注意安全,否则就被邪恶钻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