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痊愈 遭受迫害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5年3月21日】

苦难人生

我于1999年2月有幸喜得大法。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胆囊炎、水肿病、全身风湿痛、头痛等,到处求医治病,吃了几十年的药,毫无效果,反而越来越严重了,特别是水肿病几乎要了我的命,头发脱落很多,丈夫都在给我准备后事了。说来我真幸运,得了李老师的法,只学法炼功才三个月所有的病全好了,我感到一身非常舒服,凡是见到我的人都说我长胖了,变年轻了,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证实法受到邪恶的迫害

2000年元月,乡政府(和盛镇)和派出所来了一帮邪恶之徒,叫我把大法书交出来,我没理他们,这度人的天书怎么能交给邪恶呢!他们不由分说就开始非法抄我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炼功磁带、录音机、充电器和我丈夫存放的2000元钱现金(我丈夫已追回来了),并非法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铐着双手关在小黑屋里一天一夜,不给饭吃,硬逼我放弃修炼,是大法给了我的第二次生命,我不能做忘恩负义、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我毫不动摇。

2000年2月,我为了证实大法,为我修炼的这个使人身心都健康的功法去说句公道话,進京上访。我被温江拘留所关押一个月,受到非人的待遇。由乡政府的610恶人胡冬祥接回去,我和功友们都遭到了他们的毒打,我还没回家,可家已被抄了个乱糟糟的,电视机、电风扇、机动车、沙发、衣柜和一些家具等物都被抄走了,恶徒还罚款,向家人诈取钱财。

2000年4月,由乡镇政府胡冬祥及其指使的恶人杨碧琴、余秀云、姚兆成、张喜龙、舒桂英、张碧、李宏元、朱碧玉、王义等及派出所王景善毒打我们,曝晒我们。逼我放弃修炼,恶人邪恶的说:共产党就是要把你们炼法轮功的整的吃不起饭,家破人亡!政府人员还说,江××不准你们炼法轮功,你们就不能炼。我们是执行者,拿共产党的钱就要办共产党的事。不然我们就要被扣发工资、奖金,还要下岗。

2000年6月29日晚上,610恶人杨碧琴带领一大帮邪恶之徒,把我强行绑架到乡政府,踢倒跪在地上,用铝丝条鞭从头到脚遍身毒打,也不断進行拳打脚踢。有一恶人抽打我的脚心,几个邪恶大汉,用皮鞋踢我全身,一个邪恶之徒用皮鞋把我下巴下踢出一个洞,鲜血染红了衣服,地上也流了一滩血,一时邪恶慌了手脚,又去叫医生,又赶快取来衣服,强行糊药换衣,硬逼我把衣服上的血迹洗掉。这边酷刑折磨,那边非法抄家。酷刑折磨几小时后,邪恶之徒们看见我鲜血淋淋才把我送回家。家里就象被强盗抄过似的,衣服、被子、杂物遍地都是。

“拳脚难使人心动”

2001年12月深夜,610头目胡冬祥及其同伙街道主任关素英、舒桂英等,又一次非法强行把我绑架到乡政府,一邪恶叫我说不炼了,你不说不炼了就把你关在这里,送進狱中。打压吓不倒真修者,我没理他们。

2002年元月,我们不理邪恶的那一套,我还是经常和同修在一起切磋。一天,有几个周边的功友到我家来切磋,被蹲坑的坏人举报(因为我家长期被监视)。610副主任杨碧琴及王景善带领8个人闯入我家,堵住门口,不准功友们走,一起绑架到乡政府,又带到派出所,把我们铐上手铐毒打,70多岁的老功友打得遍身是伤。用话筒诬蔑大法,然后把我们送到温江拘留所,我们集体绝食抗议6天,他们非法折磨我们18天。

2002年5月13日是法轮大法日,也是师尊的生日,我们为了庆贺这不平凡的日子,我们三个功友到另一个功友家去集体学法。走到半路上就被乡政府张碧琴、姚兆成、李代春等七八个邪恶之徒拦路绑架到乡政府,关押几日。

我们为了证实大法,進京上访讨公道,竟被各层邪恶非法酷刑折磨、坐牢、长期非法监视行动,施加压力妄图使我放弃修炼。我有幸得到了人类千载难逢的殊胜大法,我感到无比幸运,大法使我身心都这么健康,这不知是我那世修来的福分,我怎么会放弃呢!“拳脚难使人心动”,今后我还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