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恶人2002年在桦皮厂办洗脑班的犯罪事实(图)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2002年10月11日晚8时,当地的派出所、“610”、乡党委书记、副书记、副乡长等人从我家中把我绑架到桦皮厂洗脑班。由于路上汽车总出故障,到洗脑班时已经过半夜1点多钟。当时劫持我和另一同修的不法人员有二道乡恶警李建平(指导员)、片警许振峰、副书记金国雄和一机关干部。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洗脑班

我们俩被带到值班室登记、非法搜身。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看见有30多名大法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年纪在50岁往上的比较多。不法人员给大家发了一个纸单,要求每一个大法学员都背会;第三天早饭前强制所有大法弟子站对面向国旗宣誓。由于头一天大家通过交流,认识到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大家一起发正念。2分钟后市“610”一个头说:吃饭吧,他们能站队就算给咱们面子啦。从那天起,就不再宣誓了。

第四天,洗脑班找来一个什么教授给讲课,胡说八道。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不一会,那个教授就语无伦次的乱说起来,不到30分钟就匆忙收场。第五天,市委副书记左荣连做报告,不到10分钟被大法弟子提出的问题给他弄得答非所问,草草收场。

从这次洗脑班看,中共吉林市委、市政府、“610”公安局、司法局一开始完全是以伪善的方式想要达到转化、瓦解大法弟子的目地的。他们用非法的手段把大法弟子绑架到洗脑班。先使用软招,在与大法弟子谈话中暗露杀机、威胁、恐吓及利诱。从生活上看,吃的是标准的干部餐。每天中午都是4菜一汤,晚上2个炒菜。可是这个饭费是强迫大法弟子自己拿钱(每天40元),有单位的单位扣,没单位的或农民就由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或街道到大法弟子家强制收缴。没有钱拿粮、拿物资、拿房子做抵押,让你们达到倾家荡产。

洗脑班是由市“610”头子陈福春亲自抓,有5、6个市“610”的,还有市公安局“610”副主任孙奎义,还一个姓迟的是一个科长。由各分局派出所抽的人看管大法弟子,市欢喜岭劳教所教育科长唐一民和姓吴、姓崔的做思想洗脑摸底。由各街道抽的机关干部参与各种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二道乡“610”头麻春德就威胁当地的大法弟子:上边有命令,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抓洗脑班去转化。

这一次洗脑班的目地是洗脑转化,不转化的就送劳教;再一个就是弄大法弟子的钱,经济上截断。不法人员们把收上来的钱全都挥霍掉。因为大法弟子都拒绝交钱,不法人员强制各单位和街道、乡镇给交钱,弄得是各地叫苦不迭、怨声四起。

有一个家住东局子的30多岁没出嫁的姑娘,不是炼功人,也被抓来了。姑娘告诉他们不是炼功的。那些恶警、恶徒竟不知耻的让她骂李老师和大法。姑娘告诉他们活了30多岁从来不会骂人。你们抓人已经是错了,还叫人骂人太不道德了。我不会因为拿放我做为条件而去骂人;你们真是太卑鄙了。

我只在洗脑班5天,后来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其原因是我问左荣连:这种强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洗脑班是违法行为,是侵犯人权,怎么能说成是党和政府及市领导人的关心和照顾呢?不法人员们声称我目无领导,以搜出资料为名加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