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的大陆小弟子


【明慧网2005年3月3日】我现在读高一,在从得法到现在的几年中,我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不断纯净自己,从不懂事到懂事,从在班级成绩倒数第一前進到班级前十名,而考入省重点中学,而又赢得了全校的“品德之星”。这都是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自然结果,但这不是修炼的目地,这都是我的心性提高后的一个表象。

我的母亲96年得法后,常常带领我去炼功点,当时我上小学一年级,在炼功点上有几十人一起学法、炼功。那时年龄小,有时候与大家一起学法或看录像,有时跑出去玩儿,有时写作业。学完法同修们开始交流,谈体会什么的,我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有时听到不信大法的人说看不见就不相信,我就和他们辩论,说孙悟空的事。我天目没开,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时间开始炼静功,我也跟着炼,有一次盘腿疼得我都哭了,也不拿下来一直坚持炼完,有时炼一会功后,我就在母亲旁边睡着了。等人们都收拾走了我也醒了,有时是母亲叫醒我的。

在家时,我有时听师父讲法录音带或看录像带。

记得有一次晚上,我扁桃体发炎化脓了,开始高烧,38℃以上,以前每逢这样症状就得住院打点滴,才能退烧。妈妈说:“你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住院,最后发展到因扁桃体发炎,一个月就住一次院。”妈妈问我:“看不看病?”我说:“是师父给我消业。”妈妈看我这么坚定就反复的给我念《转法轮》中第四讲“业力的转化”。爸爸不修炼担心,以往是常住院,现在连药都不吃,不行,就逼我吃家里常备的退烧药、消炎药。我就是不吃,最后爸爸没招儿就冲了一碗板蓝根冲剂逼我喝,为了不让爸爸生气,我喝了。我发烧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妈妈叫我一起炼静功,我双盘15分钟出汗了,不炼了,退烧了。爸爸看到我的情况,也就不说什么了,以后再有消业也就不逼我吃药,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99年7月20日以后,白色恐怖充斥了中华大地,虽然环境十分恶劣,但大法弟子们并没有被恐怖吓倒,而是遵循师父的教诲,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几个人自发的成立了学法小组。我时常跟随母亲一起发真象资料,一晚上上千份真象资料发遍了全村,喷真象标语,全村红红的。大法弟子纷纷進京证实法。母亲也是其中一个,后来母亲被抓,关押起来,过年也没回来。那时我刚上初中,因父亲天天上班,中午不回来,所以不能中午回来给我做饭,经商量我们就把奶奶从老家请来照顾我。我也如往常一样的上学。休息时我也不只一次的想过,以前母亲在什么都好说,但如今母亲不在身边,就不和以前一样了吗?我要与以前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要比以前更好才行。如今母亲暂时不在身边,但是师父在我身边,法还在。记得以前每次上学出门时,妈妈都是重复那句:“孩子,走路别人碰一下,咱也不吱声,打一下也别还手……”。我说:“知道了。”我要修自己,不怕。

我在学校与同学摆正关系,以善待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明明白白的在利益上吃亏,不去争不去斗。一次运动会上我取得比赛项目的第二名,领奖时,第三名是同班同学,把三等奖放到我手里,一把把我的二等奖抢走,我一笑了之,也不生气。但是没了有象以前学法、炼功的环境了。直到母亲回来后一切就又恢复了。

母亲曾两次被抓,两次我的状态不一样,在这期间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不管怎么样,那都不承认,一切都由师父安排。

母亲回来后,我们天天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互补互修,共同提高。母亲跟我讲在狱中的同修们坚持学法,争取炼功环境被打等情况,对我触动很大,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我还和母亲利用一切时间背师父的讲法和经文,《洪吟》是在母亲的帮助下背完的。时常母亲做饭,收拾房间时,你一句,我一句,你上句我下句,走路也背。平时走路默念正法口诀。我还替母亲上别的地方坐车取资料,再回来给同修送资料。上外面挂条幅,我个子高,往树上扔、爬到墙上挂。片警经常上门骚扰,我就正念阻止。妈妈第二次被绑架,恶警来抄家,到我房间来要拿东西,我手一拍桌子义正辞严的说:“不许动。”恶警就乖乖的出去。

有一次,本地派出所三个警察来我家,谎称说有人举报你家有东西(资料)我们来看看。我赶紧回到我的房间发正念,母亲在另一屋给警察讲真象,一会警察就说“赶紧快走,不然就被赤化了”。

记得母亲曾到学校跟我们班主任讲真象,送光盘,而老师说:“信仰自由,大法好,但孩子不行,而且孩子……”意思孩子成绩不好。

母亲就从学习方面用师父的法理启发我,说:“你学习成绩好,就是证实大法。因为你是修炼人,你能去看书学法,从中知道了大法好,而常人不修炼,你对他说大法好,他不看书,只能看你的表现,你做得好,别人才会说你好,才相信大法好。”我和母亲通过学法在法上提高,决定上课时就是注意听讲,尽量在课堂上完成作业,回家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那时初三有新的学科,很快就進入状态,成绩很好。老师出于关心,找家长谈话:“孩子不走特长,按现在的成绩不可能考上高中。”家里人也没底儿了,于是找人找老师,在初三下半学期学了半年的特长,时间更紧了。但我仍然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随着时间的推移,层次不断提高。待人接物也与以前不一样,在师尊的加持下,期末考试中成绩大有提高(后由各种原因,特长不学了)。学校按成绩滚动式分班,初四刚开学分班,头一天我心里压力很大,妈妈看出我心里有事,就与我在法上切磋,我更明白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不是为了求名的,于是把心放下静心学法。

第二天分到一个较好的班。当时進班是以倒数第一名的成绩。经过努力在6月冲刺时的摸底考试中進入全班的前十名。在最后的学习中,学校老师要求的比以前严格,学校给的压力很大,自己严格要求自己,作业尽量在学校完成,课间自己做练习册,当同学们都玩时,我还在学,有时同学拉我出去玩时,我只是说:“你去吧。”然后,一笑了之。就这样走过了离中考的倒计时。在以前教过我的老师不敢相信,我竟然考上了高中,而且还上了省重点。

上高一,面对新环境,我仍一如既往的学法、发正念、讲真象。睡觉时间少了,人也瘦了许多。有一次,一位同学骂人,我就给他背师父《做人》经文,告诉他别骂人,咱们不能骂人的道理,同学立即合十谢谢我。

我体悟到,我要完全在法上,在世上表现的是成绩非常好,不在法上表现出成绩下降。

高一的课程安排很紧,早上6:40就上课,晚8:30放学,坐车到家晚9:30。按以前回家先发正念、学法,然后学习,炼功,一般夜里11—12点睡觉,这样月考时由全年组150多名跃到66名,由班级28名到第8名。我悟这都是大法的神奇。但有时心性也把握不好,下课时,同学经常说上网、打游戏的事,心里也想听一听。还有许多人心,都需要修去。

以上是个人体悟,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