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探讨“犹大”问题(三)


【明慧网2004年7月31日】(接上文)

四.帮助走错路的同修的体会

走过这段坎坎坷坷的路,我们应该相信,这么洪大的宇宙大法,任何人学了,都不可能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好,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故意去背离他。

这些走错路的人在糊涂的状态下做出的事的确可恶又可怜,但他们不是那么可怕、也不是那么可恨,所以我对他们没有仇视,更没有惧怕。我刚见到她们的时候,因为想救她们,专注的望着她们,甚至拉着她们的手,认真听她们的想法,脑子里转得飞快,以大法来分析他们邪悟的问题,然后用讨论的口气把我的想法讲出来。他们当时说:“××好,××好。”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说,问:“咱们说的完全不一样,你们为什么还说我好?”他们说:“你非常讲道理。”当然,由于自己还有未去的人心,我不能说我当时肯定不会受到他们的一点污染,但心里想的是救人,在大法中就都能被洗净。

不管他们在这件事上对大法和我个人什么态度,我都会和他们保持联系。只要联系不断,我就有机会下次把他们说过来。

我从来没有把别人定成犹大,走错路的人反而基本都能归正。而且现在我看的是他们心里仍然相信师父和大法、只是在怕心下不敢承认,其实还能接受大法的法理,那我就用一种圆容的方式,让他们不会害怕,同时讲出的还都是正的东西,让他们再次沐浴大法的美好和温暖。甚至没有指出他们哪脏,他们已经被洗刷了。

因为我和他们交心,他们也就和我交心,他们会告诉我他们实质的想法,我就更清楚病因在哪,更能找有针对性的办法去治疗。如果只看表面,就会象西医治病那样,用重锤砸得人家直蹦,流很多血,弄不好根还折里边了。

同修提议说,应该把他们的邪悟理论总结出来,逐条加以分析。我觉得网上这类文章已经不少了,包括我自己也写过。大家已经归纳、分析的很全面、很透彻了。这些文章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如果需要,可以把它们归为一类,同修再需要时,上明慧取一下再用就可以了。我现在体会是,具体的某一个问题怎么解释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态,只要我们想帮助他们,慈悲、宽容的心态就能很快使我们把不了解的变成了解的,把不知怎么做的变成会做的。

当初我刚开始帮助他们的时候,由于不了解他们,我还要听完他们的每个说法后再一条条去讲解。就象一个刚学功夫的人还要学招数,等招数使用熟练后就可以灵活运用,当他内力很强时,就无招胜有招了。现在已经太清楚他们的内心状态了,我根本不用去问、去提他们具体有什么“认识”,可以简单说:“我把这件事就看作是对全宇宙生命的一次品德的大曝光。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想变好的人已经硕果仅存了,大法弟子想变好,却要受到这样的惩罚,抢夺他们的财物,破坏他们的家庭,让他们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看到这些杀人放火的事,应该怎么做呢?”这些曾经修过大法的人毕竟比一般人本性善良,很多人马上就会良心发现,从那些细枝末节的是非纷争中跳出来,考虑大是大非的问题。就这么简单。

五.到底应不应该帮助走错路的同修

在我们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时不时会听到一些同修的反对意见:“他们不值得救。”“没希望了,他们回不来了。”“谁爱修谁修,即使只有一个人修成了,师父也让他当宇宙。”“你们救不了他们,是大法救了他们,他们都有师父管,你根本就不用管。”“你们太执著他们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度世人。”

我想说说我的想法:我们是正的生命,应该慈悲为怀;我们是正法弟子,考虑问题应该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师父讲了很多法,还是应该全面的理解。

当今世上的人都是来源层次很高的,都不是来当人的。大法弟子相对来说更高一些,是非常珍贵的生命。这些人能在第一批得法,是师父最先要救度的众生,而且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等经文里很明确的说,正法时期一旦结束他们没有下一次机会。对于他们自己来讲,反差是这么大,所以他们还是值得我们去帮一帮的。与其看着他们堕落下去,还不如尽量拉一把。

我们的实践证明大多数人都有希望,这要看我们自己有多少正念。一度,有一些同修在明慧上发表揭露迫害的文章时,对这些走错路的同修用了一些愤恨的说法。现在,随着大法弟子整体的進步,这种现象已经越来越少了。我认为揭露邪恶当然是对的,这些说法在人来讲也没有什么错,但我们毕竟是修炼人,如果能不带个人情绪,客观的把事实摆出来更能起到揭露迫害,感动人心的作用。如果那些同修也能注意在这方面多修修自己,这些走错路的人就从咱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会更容易回来。

再進一步说,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和他的善心紧紧相联的,有多大的慈悲,能为别人着想多少才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大多数在网上表达对“犹大”们的愤恨的同修,真的从来没写过“三书”吗?海外同修不清楚,难道大陆同修也不知道吗?当然大家肯定都发表了严正声明,又在努力做三件事了。但在这件事上没有修出足够的宽容慈悲,总是一个后患。

“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正法与修炼》)“犹大”们的种种恶行当然是不对的,但如果我们先检查一下自己,为什么没能用正念制止他们呢?很多人为什么不但没能改变他们还向他们妥协了呢?事例一中的甲是那里第一个转化的,后来他接触过那么多同修,为什么没有一位同修能让他醒悟呢?还一再的随他而去,使他越来越认为自己认识得很高、很对,还曾经扬言“要把他的思想推广到全国去。”有错的只是他们吗?

如果我们都能指出他们的问题,他们就没有市场,警察还会利用这些人再做“帮教”吗?连警察自己都很清楚,他们是没有本事转化任何修炼人的,有一些警察后来也能这么做,也是这些人教的。大陆出现的“犹大”不是一个,而是一批,这里没有我们自身的问题吗?当我们认为所有“犹大”都不可救要的时候,我们完全尽了我们的努力了吗?

师父的确说如果只有一个人修成就让他当宇宙。但师父还说“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排除干扰》)“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大法坚不可摧》)这才是根本原则。从我个人来讲,只是希望师父的意愿能更多的实现,主尊的意志是天象,“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杀生问题”)所以我们帮助这些同修只是顺应师尊的意志在行事。

我也不认为是我个人把他们救了,能度人的永远都是大法。我觉得与其说是师父让我们救度众生,还不如说是师父给了我这个旧宇宙中的生命一个能走向未来的机会,让我们在这些救度的过程中,逐渐放下自我,学会为别人着想。我们只是按我们在法中证悟的理去做。但是那种认为不用管他们,等着他们自己回来的听天由命的消极心态是不对的。虽然有些以前学法较好,执著不大的人自己学一段时间的法能清醒,但这些人整体上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是因为执著与不会学法。他们有些还在看《转法轮》,但在观念的障碍下往往都是反向理解,就象事例二里的乙,到后来觉得这件事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甚至连看书的兴趣都没有了。所以他们那种“自修”真是很难让他们再回来。我们更不可能等着师父到这里来亲口对他们说,所以碰到他们该说就说一说。

正法中的方方面面都是互为依托,整体存在的。认为帮助走错路的人是耽误救度众生是割裂的看问题。

首先,大法弟子本身就对应着无量的众生,还有很多弟子是不同宇宙体系派来的代表,他们能够在大法中修成,将使整个体系同化大法。比如甲、乙、丙都是老学员,回不来不可惜吗?

第二,就象乙在糊涂的状态下,海外同修都已经讲过真象的外国人她还想反着向人家说,这些学过大法的人的负面言行对世人造成了很多蒙蔽,起了很大的反作用。但如果明白了,又是一个救度众生的力量。

第三,就象我曾经在黑窝里一度让丙清醒过,但她一回到其他走错路的人那里,又被影响了。如果不是这样,她能少走近两年的弯路,当时要是能有更多的人来做这件事,大家彼此呼应就好了。走错路的人形成了一个势力网,他们在互相牵制,继续坑害着其他同修,对于正法来说这是多大的损失呀。我们应该齐心协力突破他们的势力网。如果能让他们明白过来,很多人还会去找以前受过他们影响的同修,正法弟子就会越来越多。

所以他们本来自身的基数就非常大,如果能把负数变成正数,里外里差太多了,一边减少着毁灭众生的势力,一边增加着救度众生的力量,这可是一笔大帐,我们不能不算。

这些年我们从来也没忽视过对世人讲真象。倒是认为“你们太执著他们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度世人。”的同修讲的不是很多。这里有没有这些同修的消极、推诿、恐惧等因素呢?在我看来如果不对世人讲真象根本不能算作是大法弟子。真修弟子交流中如果还要强调为什么要向世人讲真象就太离谱了。我们强调帮助走错路的同修是因为这个问题在大陆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

当然给走错路的人讲可比给世人讲要难的多,也危险的多。所以还是不要强为,但善待他们,使我们形成一个正的环境应该是大多数弟子都能做到的。还有一些同修在劳教所等地方身经百战,没有对他们的惧怕也不会受他们的影响,如果身边有这样的人,有机会就帮帮他们吧。

我这次在举例中讲的具体做法并不重要,每位同修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对方的条件有针对性的去做,我想说明的只是小标题的这几个问题,而且心态是最重要的。

今天所谈的只是我修炼过程中、现在这个状态下的认识,欢迎大家参加这个题目的讨论,拿出自己最好的办法和见解,互相指正,比学比修,共同提高。谢谢大家。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