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连教养院被恶警折磨的遭遇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我叫万晓辉,今年50岁。我于2002年10月9日被马栏派出所非法绑架。在我卖完菜回到五楼家门口时,提前藏在六楼的恶警小乔和一个女警马上快步冲下来让我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我说有事就在这说,我要回家做饭。他们立即打手机叫了几个保安,强行将我抬上车,第二天又强行将我抬进沙河口区转化班,三天后又送我到姚家看守所。11月1日沙河口区公安分局的人让我在劳教书上(被非法判二年)签字,当场被我撕了,恶警在无任何手续理由和事实的情况下强行将我送到大连教养院。

由于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当天下午被送进小号摧残,恶警徐丽丽亲自操纵,参与者有两吸毒犯,卖淫的,打架的,诈骗的,把我的保暖衣服、鞋、袜子等全扒光,用我的袜子堵住我的嘴,并把一个酷刑帽子(象拳击帽子)扣在我头上,用床上的木板子猛烈击打我的头,这样从外表看不出伤。180斤重的罪犯单脚踩在我的左脚上,我一会儿就昏过去了。它们把我拖到另一个房间,掐人中,看我是否还有气,又把我拖到一个阴暗的小号,进行第二轮迫害。它们将我“五马分尸”,两胳膊成大字型,两条腿拉直,用白布绳子绑在半空,用半米多长的地板块毒打我,从小便到脚全是黑紫色,没有一点好地方。

邪恶见我还是不屈服,就使出了绝招,180斤重的罪犯坐在吊在半空的右腿上,另一个邪恶之徒往外拽左腿,当时身体痛苦得很难用语言表达,多恶毒啊。站三天三夜不让睡觉。11月3日刮风又下雨,邪恶之徒就把窗门敞开冻我,而它们却穿着棉军衣坐在床上盖着被子,看我一点儿也不象冷的样子,它们却受不了了。在小号一直不让我洗漱,24小时只准去三次厕所,穿着单衣服,光着脚,戴着手铐,天天立正站着到下半夜,手脚肿得象紫茄子色面包状。

在那黑窝里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两个包夹,一天24小时监视你,不让说话,不让动,同修之间不让接触,如来检查参观的,一中队大法弟子就被狱警转移到值班睡觉的屋里,二中队受残害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仓库里,都被封闭着。

然后再一批一批的往洗脑班里送。我是2003年的前两天被送往洗脑班的,天天被围着一帮邪悟者向你灌输歪理邪说,一个个装出一幅伪善面孔,断章取义、歪曲大法,丧心病狂的迫害大法学员。“转化”不了的就实行身体的摧残:罚站,不让睡觉,最后准备再把我送进小号。还有一个比我早来的一位同修一直不妥协,我们俩在见面时互相鼓励,就在这时她也被“转化”了,我心想她怎么被邪恶“转化”了呢?赶快给她正过来,我就抱着有求之心,不但没把她救出来,自己也陷在其中了,也被洗脑了。

师父说:“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转法轮》)两天以后从洗脑班来到三中队,这里全是同修。在坚定同修的帮助下,背经文给我听,我立即醒悟,此时此刻内心痛苦、内疚、难过极了;耻辱透了,上了小鬼的当。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伟大师父,给大法抹了黑。

修炼是严肃的,在师父的点悟呵护下,在坚定同修的帮助下,我看到了经文,找到了漏洞,充实着自己,归正自己不正的地方,痛苦中,正念正行,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否定它,在哪里跌倒了就在哪里从新站起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严正声明转化作废。当时恶人苑龄月气得将我的声明撕碎扔了一地。好几个管教一拥而上开始打我,扒我的衣服,连内裤都翻看有无经文。那天是接见日,我告诉家人“我正在挨打”一句真话,狠毒的苑龄月将我连推带打的往死里推。我也不知是什么地方,眼睛碰在了桌子角上当时就睁不开了,接着抽搐着昏死过去了。等大夫来检查时,恶人撒谎说是我自己撞的,然后把我抬进小号。由于受到迫害,我身体虚弱,不能站立。

当日韩建华值班亲自动手叫了个犯人把我拖起来,她穿着半高跟鞋不让任何人看见偷着踩在我的左脚上,又把胳膊吊起来,双腿绑在铁栏杆上,到了第二天8点才放开,并大声叫嚣:全教养院就你头长角,身长刺,就你胆大,敢违背院规院纪,看怎么折磨你。什么样的鬼招,毒招都有,专朝心脏、头部、脚骨打,14天不让睡觉,我大腿的皮肤肿得一碰就破,还逼着我蹲着,牙打断了一颗。56天后才被放出小号。

2004年4月份,我被第三次送进小号,给我从二中队调到三中队,由于我们不向管教问好,徐丽丽就把我们三个叫到办公室问我们为什么不问好,说完就给我几个耳光,打了多次。我们就是不配合邪恶,最后就被体罚干活,晚上收工回来,不让睡觉,穿筷子到下半夜,然后到中午12点,因我撕掉室内挂着的三张诬蔑大法的标语。徐丽丽再将我关进小号,值班的万亚琳叫两个犯人给我上挂墙,就是将人吊在中间是墙,两边是窗栏杆,抻到最高处,用铐子铐住,一会儿身体就累得往下垂,手铐越来越紧都陷到肉里了,血管也不通血了。上厕所时胳膊都不会动了,腿也站不住了,人架着,至今手上都有疤痕,有个大法弟子出了小号就一直不能自理,成了半残,表面还看不出伤来。恶警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四天后才把我放下来,叫我认错,我说: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挂着的标语毒害众生毁灭众生的坏事,我必须把标语销毁,所以说我没有错。

9天后我出了小号,又回到二中队。

2004年10月13日我被放出来,超期关押了3天。

(注:该学员严正声明已投稿给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