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入大法 奋力精進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3月31日】我再就业于某镇园林部门,由于归镇政府管辖,身边不乏有很多党员,在没看到师尊的《向世间转轮》之前,我就把大法受迫害的真象讲给我周围的人,不管是同事、朋友,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能搭上话我都尽量去讲。

我是97年得法的。说来惭愧,当时由于人心重受家人干扰几乎不参加集体学法,更谈不上与同修交流,就连炼功也是很勉强的。4.25之后,我们当地同修大多上省里去上访,我被家人拦着没去成。99年7月20日以后,更有同修上北京去证实大法,我也没去。而后我在邪恶的压力下又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按了手印、签了字”。之后,我虽然也总看到同修,但师父在99年7月20日之后的经文,我几乎是没有看见过,看点也是在每年一两次的回老家时从我母亲(大法弟子)那儿看到一点,但总是抱着人心去看师父的经文。这样,在2000年生孩子,2001年因想挣更多的钱做生意亏了本,又拼命往回挣,最后办了失业上了现在的单位。但我的心一直没有离开大法,我始终坚信“师父好、大法好”,始终坚信“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没有错,并用我的身体、用我的言行去证明给他们看。

直到2003年底我遇到一位同修,她把几年来的经文分批拿给我看,我简直惊呆了:原来在修炼正法这条路上我已经落下这么多了!我夜以继日的学,常常被师父洪大的慈悲及同修证实大法的壮举感动的热泪盈眶。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写了声明,看到了《明慧周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恩师安排的。我按师父要求的去做,用我所能用的一切方式去证实大法。后来我成了我这一片资料传递员。

有一次同修到我单位取资料,班长看见了,又找我谈说:“找你的××是法轮功积极份子,你注意了。”我冲他微笑并发正念,我知道他想让我救他。第二天上班,我先发正念让他从办公室出来,好让我跟他有单独谈话的机会,并请师父加持。不一会儿,他果然来到仓库取东西,我跟过去边走边发正念。开始我说谢谢他为了我的安全跟我说的那些话(他曾当过警察),然后他不好意思了,问我你怎么也炼法轮功呀?我开始给他讲我怎么得的法,得法之后身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又讲大法是怎样受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又讲了电视怎样诬蔑师父以及大法在世界洪传的情况……。他完全明白了,以后我再在单位看书他也装作没看见,没有人的时候他还问过我说:听说法轮功可以治病……,我就给他讲相信大法有福报,又讲我孩子带护身符的效果等等,并让他做“真、善、忍”的好人。

我一直想给单位的主任、副主任讲真象。恰好那天下午,我们单位没事,我在看电子书,主任進屋了,班长及其他同事都在屋。我当时有一念就是:这个人能当我的领导跟我得有多大的缘呀!我得救他。我就这么一想,他就说话了,说哪个领导把钱存国外了。我接过话说:为什么中国人去外国打工的那么多,而外国人不到中国打工呢?他马上说:外国的经济状况如何、福利如何,中国的这些方面怎么样,又说中国的官员怎么贪污、腐败。我说:要这么说中央要派33位领导到辽宁来支援建设,岂不把辽宁给吃穷、贪穷了。他说那可不是吗?紧接着我开始边发正念边揭露恶党,从它假抗日夺取政权到延安政治整风,从大跃進、浮夸风到文化大革命,从东欧巨变到苏联解体,从它讲“无神论”却到处建庙拜神到不尊重人的信仰践踏人权……。主任说:共产党也有信仰,它信“共产主义”,我说那是说给别人听的,其实它自己都不相信的。你看它开这个会、那个会的,哪个会真正解决了老百姓问题?屋里人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上了。最后我说共产党解体是迟早的事,这是宇宙的选择,是历史的选择。大家都被我的话镇住了,一个个惊奇的看着我。

这次讲真象的不足之处是我没有直接讲迫害法轮功,只说了一句共产党迫害善良人。我想我会找机会把大法的真象及受迫害的事跟他说的。

由于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