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去北京的路上


【明慧网2005年3月31日】2000年深秋,晚茬玉米收获的季节,同修家扒了一院子玉米棒子,几个人急急忙忙的扒,因为我们要在午夜12点从各自家出发去北京证实大法。

当时,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严密监视,各村都安排专人看管,通往北京的大小车站都派专人驻守,对去北京的车要严密盘查。坐火车去北京十分困难,我们决定步行走山村小路。直奔烟青公路,坐过路车,然后再一站一站倒车前往。

午夜时分,我们不约而同的来到预定地点。大家都不作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今天要为伟大的师尊和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要以自己在大法中的亲身收益去展现大法的正确与美好,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

山村小路坑坑洼洼,很长一段路泥水交加,行走困难,大约走了50-60里路,黎明时分我们到达了烟青公路,搭上了烟台去青岛的客车,在莱阳站我们便下了车。我们没出过远门,不知怎么走,又不便问;看着线路图,朝北京方向走,几经倒车,我们傍晚在青州下了车。

我们决定找个旅馆休息一宿明天再走。因没带身份证,一家小旅馆允许我们住下。原以为这里很安全,谁知坐到床上一会儿,就听到屋外有人小声说:“这几个人没带身份证,可能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意识到是被店家举报了必须马上离开!

同修说着便下了楼,慌乱中,我推男同修那屋的门也没推开,大概是睡觉了。我也急忙下了楼,一瞅,有两个便衣男子。一个在饭桌前坐着,一个在门口站着,见着我下来便和我说话:“你要上哪干什么呀?”“买手纸。”随着话音我急速的跨出了店门。门口那男人赶上摩托车就紧跟,我看到同修在街东头站着。我示意后面有人跟踪。我俩穿商店,走小巷,幸亏是晚上,我们终于甩掉了尾巴。行走之间发现一个牌子上面写有“火车站”。我们顺着方向便去了火车站,一问晚上10点多钟有去天津的过路火车。天下着小雨,我们在街上来回走着。到点了我们顺利的坐上了去天津的火车。店里的人发现我俩没回去,便通知男同修,他们折腾了一夜也没睡,以为我们走丢了,剩下三人,一人被抓,两人走脱。

第二天早上,我们乘上去北京的客车顺利的到达北京。我们要到天安门打横幅,在离天安门广场不远的地方被警察堵住,上来盘问并搜身。我们打出横幅,被警察按倒在地,过往行人停下来观看,警察驱赶行人,不让看。我们被拖上了车,一个警察“哗”的一声拉上了布帘,怕外人看见,“法轮大法好!“啪!啪!”同修被打了耳光子。他们把横幅扔到车上用脚踩着、嘻笑着。车缓缓的开着,围着人民大会堂一圈又回来停下,一会又开,一会又停。转了五、六个圈,只听一个警察问:“怎么回事?”另一答道:“告诉等老外回去才能走。”我当时意识到,大概我们去的地方有外国什么重要人物要路过,怕外国人看见。抓好人就是心虚。一个立足于世界的堂堂中华大国处理自家的内政,仍然认为正确就应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世界任何国家无权干涉。此等举动,正说明明知迫害是错的,怕曝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