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遭受的毒打、绑架、强制洗脑


【明慧网2005年3月5日】我是个农村妇女,是1997年得法的。得法前,好胜心强,觉得人人对我不公,名利的争斗使我患多种疾病,如严重的肾炎、胆囊炎、胃炎、头昏头晕以及妇科病,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使我对人生绝望。我常常想,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自私?97年得法后,我发现法轮大法什么都告诉了,找到了我要找的答案。我庆幸自己在浊世中找到了大法,大法教给我人生的目的是返本归真,师父教我修心向善,遇事向内找。从此以后,我每天把家务和庄稼做好,然后出去把师尊传给我的大法告诉善良的有缘人。

正在庆幸之中,突然天变,一场黑风暴雨袭来,破坏了我们祥和的修炼环境。1999年7月22日县公安局、乡政府、派出所不准我们学炼法轮功,非法抄家、劫走大法书籍、资料、财物等,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政府搞错了,不了解情况。于是我决定到中央信访办反映我的亲身经历和我们周围的变化。

2000年元月5日,我们一行12个同修去上访,一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就被恶警不问青红皂白的绑架到派出所。我们无怨无恨的跟警察讲真象。后来,乡政府610胡冬祥非法把我们送进温江看守所,和刑事犯关在一起30天,吃的是又脏又臭的白水瓢菜,吃不饱饭,还加重刮丝任务的劳动。二、三十个人吃、睡、拉、劳动全在十几平方米的牢房里,晚上睡觉只能侧身睡。又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15天,强行收生活费150元。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不断给干警、犯人讲真象。2000年2月17日,看守所以事实查清放我回家。和盛镇610头目胡冬祥叫我们写保证书,我们不配合。我们回家后,胡冬祥指使610成员杨碧群及乡政府官员和派出所王景培、派出所恶警及大队书记曾成明、治安吴双华等,非法监视、抄家、骚扰、勒索罚款15500元等。因为我拿不出钱,胡冬祥指使杨碧群、姚兆成、张喜龙、王军等带领十几个恶人非法抄家,凡是家里值钱的财物全部劫走。

2000年3月30日,因周边同修上访,杨碧群、李洪元等三人,从田间用手铐非法将我送派出所关押一天,不给饭吃。

2000年4月26日胡冬祥妄图让我们放弃修炼,强行乡政府办洗脑班一个星期,耽误农田抢播季节,我家大蒜没人收埋在土里,受到经济损失。

2000年6月29日晚上,我丈夫一人在家,胡冬祥指使派出所王景培和一帮恶警及政府不法人员、吴双华一大群恶人,由地痞陈杰领路非法闯入我家,劫走大法书籍及资料二十多件,以及衣服口袋里的70元钱,又把我丈夫绑架到和盛派出所,指使派出所恶棍打手王成布,脚穿皮鞋,拳打脚踢。

我丈夫当场被打昏在地,遍身是伤,鲜血染红了衬衣。暴徒们又强行逼迫我丈夫洗去血迹,消去罪恶证据,非法把我丈夫送温江看守所迫害一个月,致使他瘦得皮包骨,头发胡子很长,整个人变形。

2000年7月3日,因家里无人,我从儿子铺子回家,大队书记曾成明路过,看见我在地里干活,不到半小时,乡610杨碧群、张喜龙、王军等十几人闯入我家,非法抄走录音机和炼功磁带,把我绑架到政府,四五个大汉把我按倒在地上,用铝丝鞭、斑竹、牛筋皮鞋等暴力毒打,姚兆成一鞭抽在我腰上,我当场昏死过去。

2000年8月,同修到我家取师父新经文,被公平派出所陈华友发现,闯入我家,用拳头、手铐打我们夫妻俩,报乡610、派出所王景、吴又华等非法抄家,抄走新经文和资料。

2001年元月17日胡冬祥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加重迫害被他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又整材料迫害坚修的大法弟子。返回路上胡冬祥打电话指使姚兆成、吴双华监视我们,半夜胡冬祥、派出所欧所、姚兆成、吴双华等一帮恶人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准备绑架我们夫妻,我们正念抵制,18日我们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6月20日,在资中被恶人跟踪,又一次被恶人绑架,我丈夫脱险。我们6位同修被非法送到资中派出所、看守所。我们抵制邪恶迫害,不报名字,把恶人们送进看守所的手续全部撕碎,出门不喊报告。恶警硬逼,我们就喊大法冤枉,绝食抵制邪恶迫害,恶警野蛮灌食迫害我们。有的同修被强制睡死人床。无论不法人员怎样折磨,我们仍坚信大法。

2001年6月28日,不法人员们查到我们是温江、双流的大法弟子,温江公安局非法把我们送进温江拘留所、看守所进行折磨。2001年8月7日,胡冬祥与温江公安局不通过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把我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进行精神和身体迫害,由吸毒犯24小时监视,指使邪悟者轮流灌输邪说。由于学法不深,执著人的东西,被邪恶钻了空子,走向邪悟,说些不该说的话,做些不该做的事,还自以为是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2002年3月23日回家后,经丈夫帮助继续学法炼功,才知道自己已经背离大法,我痛苦深思,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来,尽做出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苦度。又想师父说正法没有结束一天,还有机会。我决心从新开始。

2002年6月,县610刘鹏飞、乡610胡冬祥、村书记曾成明等十几人,以关心为由监视我们。我们以法为师,不给邪恶空钻,就讲真象,就讲迫害我们的事实,让围观群众和他们来的人明白真象。

2003年10月15日,由于执著常人的东西,又被邪恶钻了空子,胡冬祥指使现乡610成员余秀云、派出所李代春带一帮恶人,趁周围无人,谎言把我绑架到温江柳林洗脑班迫害36天。在邪恶黑窝里,在王德元、王波父子恶人的压力下,用隐蔽圆滑的心写下“不炼”。虽说每天发正念、背法,还讲了真象,没有正面证实法,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家人找胡冬祥要人,到洗脑班讲真象,打电话鼓励我守住心性,直到我出来。

2003年8月12日,胡冬祥用金钱收买贫困邻居,监视我们,妄图摸索我们资料来源,破坏资料点,我们不给邪恶空子钻,就跟邻居讲真象,揭露邪恶阴谋。

2004年10月5日,我们为了证实大法,反迫害,我丈夫去找胡冬祥要身份证去打工,胡冬祥利用职权,魔性大发,破口骂我们大法和师父,并出手大打我丈夫,打掉他门牙三颗,砸烂手机,砸坏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