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岭市公安局、原种场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5日】我是在98年12月末修炼法轮功的,使我身心都得到了改变,我想我按照这个大法去做,我真能做一个好人,我决心修炼下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99年7月20日后不让炼功了,江××不让做好人,把好人都关押到监狱、劳教所、拘留所,他怕好人多了。

在2000年12月13日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了让政府和世人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让他们知道大法好,师父好,我们都是好人。在进京的途中,在火车上被非法绑架,关押到沈阳铁路派出所,一个女恶警开始搜我们的身,边搜边骂着,然后又把我们20多个大法弟子(都是在火车上绑架来的)都关在一起,有一个男恶警手里拿着一个大本夹子,到大法弟子跟前挨个打脑袋,边打边骂着,打完就出去了。就这样我们在地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我们当地派出所的孟庆升、温义、徐××三个人从沈阳把我们接回公主岭拘留所。在沈阳派出所就把手铐子给我铐上了,恶警孟庆升狠狠一铐,当时我的手又麻又疼,就这样恶警带我在沈阳的大街上、商店连走带玩,买他们在车上吃的东西,一路上的一切费用都是从我家里人要来的钱1500元,孟庆升说这钱他没用,余下的钱给××买衣服了,后来孟庆升又从我家人手里两次拿了7000元钱,说是单位用,至今也没还给我们家,家里人同样遭到了迫害

在沈阳连玩、买东西,共走了3个半小时才上车,上车后坐在一个不相识的恶警的对面,他看我戴着手铐子,恶警孟庆升说我去北京正法的事,这个恶警听后恶狠狠的就骂上了,气急败坏的骂个不停。还吓唬我,一直叫嚣到它下车为止。后来在车上的乘客说什么的都有。我也跟他们讲,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大法是教人心向善。可是他们还不断的耻笑我,就这样在车上度过了四个小时,到公主岭下车后恶警又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所的一个恶警又用手铐子把我双手铐在床头上,8个多小时才放开,非法关押我35天,我们家人先后共用7000元钱才把我保出来。我回家后经常受到恶警的迫害,三天两头上我家骚扰。

在2001年3月19日恶警孟庆升、温义又强行把我送到洗脑班迫害,一到敏感日就上家骚扰。2004年6月2日原种场派出所长的孟庆升,把公主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送到我家,让我把书交出来,我没交,他们就开始翻上了,把我儿子住的屋都翻了,把我的炼功带、还有师父讲法带、大法书10多本抢走,抄我的家。恶警姜福礼、柴宝等五人把我强行绑架到车上,在车上恶警姜福礼开口骂我,把我送到公安局。由于我学法不深认同了它们的迫害,被非法教养一年,让我签字,我不签,恶警骂我:“不签也得教养你。”想把我送到长春黑嘴子,这时有一个在拘留所干零活的到期了。所长就把我留下了,在拘留所里干零活。可是我家人不甘心让我在这里干活。我儿子通过朋友关系与法制科的孙丽娟相识,我家人想通过他办保外,在7月24日法制科的孙丽娟让我儿子给她4000元钱,孙丽娟收到钱后,一次又一次的骗我家人。从7月24日一直办到12月也没放我,孙丽娟也不提钱的事。在这种情况下我走出了拘留所,在外流离失所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