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劳教所张桂梅、王珠峰、张淑华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5年3月8日】(一)大法学员金敏,家住通化市,38岁,2004年夏天第三次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判劳教3年,亲属母亲、婆婆、姑姑、姨、姐姐等7人都被关押在劳教所(一起送去的)。现在金敏因不配合邪恶而被严管,不许出屋,不许与任何人说话,不许接见,不许买日用品,吃饭不让下楼,连上厕所时都要把其他大法学员赶走,“包夹”左右不离,除上厕所不让离开监舍半步。

(二)四大队大法学员给师父拜年

2004年11月份,大多数大法学员拒绝填写答卷,大队长张桂梅和管教全体出动进行迫害,各小队管教电自己小队的学员,二小队电得最严重。在张桂梅指使下,二小队管教刘志伟电倒了好几个大法学员。

2005年中国新年前夕,几乎全体大法学员通过学习新经文,认识到写“五书”等全是错的,必须做严正声明。这之后他们在思想汇报中写的都是证实大法,表示坚修大法的内容,同时,都写出了严正声明。这一次给邪恶以沉重打击。这之后大法学员都加大力度发正念。

大年初一的早上,全体四大队大法学员眼含热泪高声向师父拜年“师父新年好!法轮大法好!”邪恶管教吓得双手颤抖,事后跟别的大队长说自己都要支撑不住了,听别的大队长说:她们那个大队(的大法学员)也给师父拜年了。

恶警扬言说新年后上班要调查是谁组织的,犹大说出了张秀玲。张秀玲是长春大法学员,她76岁的母亲及家人去看望她,恶警没让见,老人含泪而回。

不知道被关押的大法学员近况如何,请全世界大法学员关注此事。

(三)四大队四小队管教王珠峰、张淑华的恶行

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和新来的大法学员先到四小队進行洗脑转化和酷刑折磨,王珠峰、张淑华随时随地打骂大法学员,打嘴巴、用脚踢、用电棍电是家常便饭。52岁的延吉朝族大法学员朱喜玉有一次发正念时被王珠峰发现,王珠峰拽起朱喜玉来就打嘴巴,然后把朱喜玉踹出一米多远,当时两颗牙被硌掉,朱喜玉满嘴是血。王珠峰竟然抢下两颗牙,用卫生纸包上扔到窗外去了。当时大法学员硬冲出去找张桂梅,此事在张桂梅的袒护下不了了之了,朱喜玉被他们折磨得有些精神不正常才放回家了。大法学员张秀玲因坚持修炼,被张淑华和一个实习的女管教从早8点多用电棍电到11点多,张淑华一边折磨张秀玲一边教那个实习生,怎样骂人、怎样用电棍电、怎样折磨人。

四小队严管,不许大法学员说话,包夹不超过二尺远,以前不许接见,订东西,互相不许看一眼。长春大法学员王晖联就因为看一眼别人名签,王珠峰、张淑华两恶警就把王晖的嘴堵上连打带电進行折磨。

迫害大法学员,天理不容,在此正告这两个恶警,立刻停止行恶,否则报应来临时后悔晚了。

(四)四大队恶警张桂梅的邪恶嘴脸

恶警张桂梅,大学毕业,经常诽谤大法,有时手拎着电棍,两脚一叉,浑身乱哆嗦,简直象个流氓。有时她亲自伸手折磨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给他们上大刑,用电棍电全身,打嘴巴,用皮鞋踢、灌食、灌不明药物等等。

四平的大法弟子王玉香,44岁,恶警用上述方法几天折磨她一次,用电棍经常电她,长达四个月之久,直至折磨得王玉香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进,不能行走,大小便靠同修抱着,由原140多斤瘦得皮包骨,最后奄奄一息;恶警每天让包夹记录,不让写实际情况吃一个鸡蛋,要记上吃三个,不许记打骂,不许记没吃没喝。王玉香家里非常贫困,70多岁的老母亲借钱来看望女儿,恶警却不让见;几次家人来看望恶警都不让见,最后王玉香已不省人事,它们还说是装的,要向她家里勒索二千多元的医疗费才肯放人。因家没钱接不起,最后它们看王玉香要不行了怕死在这里担责任,才把人送回家。刘志伟伙同张桂梅把王玉香好端端的一个人折磨成这样。

张桂梅现已遭报,得了肝脏病和高血压。奉劝张桂梅:你做恶太多,每一笔债早晚都得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