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时间的执著是极坏的执著


【明慧网2005年3月8日】对时间的执著有着极坏的后果,因为它牵扯到对圆满、对个人名、利、情的执著与对正法進程的重大干扰与破坏。其表现就是想快点圆满或早日平反,一般总是希望快点结束迫害,希望快点迎来自由、舒畅的时光,特别是在遭到困难之时尤为严重。

这样执著的后果其害处太大了。由于关注时间,今天猜测,明天推断,并据臆断而行事,轻则使自己失去理智,重则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因为此时做事想问题的出发点、潜意识,总是认为快结束了,时间不多了,遭罪的日子不会长了,表现上是不计后果、不考虑安全、不符合常人社会状态。过后如果没实现“某时结束”的愿望,就灰心丧气,轻则懈怠、重则邪悟转化。

记得我于2000年末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期间,共有四个同修在一起。有两人是从北京被绑架回来的,另外我们俩是在当地被捕的。我们其中就存在着严重的对时间的执著。当时,正值农历新年前夕,我们几人在里面经常交流思想,得知有个同修他去北京的出发点是听说“不去北京就圆满不了,会被落下”或听开天目同修说“天安门上边有师父安的门,已经快关上了,不去就失去圆满机会了”云云。这种传说当时很流行,我们四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相信;而没去成北京的很是羡慕去北京“圆满”的同修,认为他们是赶上圆满的机会了。而且当时“悟”到当年农历新年将会结束迫害。

我们不约而同的抱着人心在祈盼着,认为没几天就熬到头了,马上要结束了,说说笑笑和常人一样快活。可是二十几天后,新年过去了,不但没见到结束的影子,还盼来了“天安门自焚”丑化大法的闹剧,大家甚是失望,才开始感到上了谣言的蛊惑。后来,那两个去北京的同修先后被常人的情带动“转化”,一个被释放,一个被劳教。那个被劳教的和我在一起,他经常散布说,他去过北京放下了一切,已经圆满了,可以表面转化了等等,在劳教所起了很坏的负面作用。

另外,我个人也由于对时间的执著,在看守所期间也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动摇,后经过很长时间、很痛苦的过程才悟上来,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

设想:如果学员不执著于结束时间和圆满的人心,旧势力针对什么制造出“天安门自焚圆满”的恶毒伪案呢?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过:“你们无论执著什么,它们就叫邪恶之徒造什么谣。”(《走向圆满》2000年6月16日)如果我们不执著时间和圆满的话,邪恶能在所谓“自焚”中让那人在镜头前表演什么喊“圆满”口号吗?特别在今天正法推進到揭露恶党本质加快救度世人的时刻,如果我们不清醒的讲真象,带着执著时间和憎恨恶党的人心,会不会再度被邪恶钻空子有针对性的制造谣言、让很多世人信以为真、让许多学员有口难辩呢?是那样的话,我们不是人为的给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整体制造了麻烦吗?

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有圆满的愿望没有错,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断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就会达到圆满的标准。特别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学员最容易产生想离开人间、快些圆满的念头,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去掉最后的执著》2000年8月12日)

回想起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我在倍感沉痛的同时,也深深意识到那种对时间、对圆满的执著,实在是一种极大的障碍,害人害己,应必须、坚决的去掉。今天,师父再度推快了正法的進程。一些同修表现出了误解、错觉,用常人心看问题,用人心看时间,认为快结束了,急躁起来,却不能把救度世人放在个人利益之前。这最容易被邪魔抓住把柄加以迫害。此时更是对我们放弃执著的大考验,应时时检查自己的潜在执著,做事时应达到象师父说的:“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再认识》1996年9月9日)

观点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