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师恩浩荡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几年来,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源源不断。去年,我在网上看到了海外大法弟子的美术作品展,看到了同修用自己的专长来赞颂师父,赞美大法,我很感动。有时我也想构思一幅作品赞颂师父,赞美大法,名字就叫“师恩浩荡”。

新唐人电视台对大陆刚刚开播,有同修找到我,希望我能在当地先把卫星电视调出来,我接过卫星电视的数据后,告诉同修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做好。我再次请师父加持。经过几天,我和同修把卫星接收天线(小耳朵)及相关设备买好了,在一个同修家开始调试工作。固定好卫星接收天线,我按照数据开始测量起来,在此之前,我已反复看过多次安装说明,虽心里有底,但实际操作中还是不一样,反复调整了一天没有丝毫结果。同修的丈夫已有点怀疑能否真的可以接收到新唐人电视台。我没多说,只告诉同修我相信师父。

第二天中午过后,我又开始了调整,像昨天一样,临近黄昏时电视还是没有丝毫影像,太阳即将落山,我双手紧握着卫星接收天线的锅面,看着卫星所在的西南方向,内心大声喊道:“师父啊,弟子请您加持!师父啊,请您拿着弟子的手!师父啊……”

仅仅几秒钟,我就听到同修丈夫的惊讶声:“哎!出图像了,这就是新唐人吧……”

我哭了……

一、从一无所知到一体机维修专家

2000年1月我被邪恶从家中绑架、关入了看守所。不法人员频繁的非法审问,丝毫动摇不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每次不法人员都强迫我放弃修炼,但都无功而返。有一次,不法人员急了,大声吼道:“你必须要保证。要不然你将被劳教,会看不到你的妻子和孩子。”我平静的告诉他:“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不管在哪里,我都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自此,看守所环境变了,没过多久,我被释放。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很快与同修取得了联系,并开始了资料传递的工作。虽然当时的资料并不象现在这样多,但是传送资料使得我还是很少有空闲时间,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很紧,有很长一段时间学法都是在路边,河滩等地方,因为要等资料,又不能离资料点太远,所以只能调整自己的学法时间,但从不因为这些而耽误了学法。因为大法工作的需要,资料点的人员需要调整,同修找我交流,问我是否愿意负责一体机?我一直希望在传递资料的过程中尽自己的努力去保护好资料点及同修的安全。现在同修问到我,我怎么能推托呢?只是觉得自己还有差距。我一口应了下来,只要大法需要。

来到资料点就来到了一个封闭的环境,为了安全起见,尽量减少出入,孤独寂寞也伴随而来。我知道必须要做好,师父在看着。我慢慢的适应了这样的环境。资料点经常遇到的困难就是机器频繁的出现故障,搞得我很疲惫;每次去维修部修机器成了我必须面对的一关。因为资料点的环境都比较隐蔽,左邻右舍都没法觉察,所以每次外出去修机器都要费一番周折,面对着维修商十分肯定的说着机器的毛病,虽然知道他在掺假,但也无法,因为我对一体机一无所知。修完后,经过一番的讨价还价所花的钱还是很多,我知道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因为我对机器的不懂,致使邪恶钻空子,浪费了钱,浪费了时间。无形之中带来了很大干扰,因为当时的资料点太少了。

以后机器出现故障,我开始自己尝试维修,即使到专卖店维修,我也不停的问有关的问题。有一次,我给资料点购买了一台二手理光2100一体机,因为没有经验,只贪图价格的便宜,从买来之日起就几乎天天维修,资料点的同修都为之伤透了脑筋,看着机器无法正常运转,我很难过,我默默的求着师父,恳请师父加持我。

就这样,我开始了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的维修过程,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我把机器能拆的地方都拆下来了,只剩下四面的固定支架、固定杆及主电机等大的部件,看着满屋的机器零件,我很少跟同修们说话,精力都集中在机器上。但不管多忙,必须保证学法时间,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学完法,又开始了维修。第三天,我开始组装机器,我一面默默的请师父加持,一面组装机器,半天的时间,机器被我组装起来;通电之后,一切正常。

从此之后,师父赐予了我全新的智慧,对机器的障碍一夜之间一扫而光,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便对一体机全通了,修遍了所有品牌的一体机。慢慢的,我开始了新的工作——维修一体机。看到一个个故障被我排除,资料点又能正常运转,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

后来,外地许多资料点出现故障后也找到我,为了节约时间,不受固定班车的时间影响,我外出都骑摩托车,有时往返要300公里,遇到天气好还可以,但冬天就比较困难。有一次去60公里外的山区修机器,当我接到电话时就已接近黄昏,为了资料点尽早正常运行,接完电话我马上启程。寒冬三九的天气,丘陵的山路异常的寒冷,赶到资料点,我连夜修好了机器,清晨五点我又准时返回,因为我们当地的资料点还有事找我,我必须尽早返回。在返回途中,天下起了雪,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再加上摩托车行驶中的大风很快的使我四肢冻僵,我不停的喊着师父,默念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正念正行〉),一股热流充满我全身,泪水从我的眼中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在车速约50公里行驶途中由于山路起伏大,下雪路滑,在一处积雪地我和车狠狠的摔了出去,在车子倒地的一刹那我喊着师父……一场虚惊。

在修机器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把我所知道的都教给同修,我的技术也在不断的进步,一些专卖店的专职维修人员在遇到技术问题时有时也打电话求教于我,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源源不断,我也用这种方式在证实着法,我经常告诉一些明白真象的有缘人,我有一个伟大的师父,我的一切都是师父所赐予。

二、明白真象的经销商

由于流离失所的同修越来越多,资料点的人员也不断的调整,我也不再作具体的印制资料的工作;除了修机器之外,我又担负起了买耗材和资料的运输工作。为了减少进出资料点的次数,平时空闲时我都在仓库呆着,睡觉也在仓库,天气不冷的时候就在地上铺一块硬纸盒,往上一躺,就算一张床,渴了喝口自来水。

在做大法的工作中,时时都会遇到需要救度的人。开始买耗材时,为了安全起见,总是买完就走。一次在买一体机的时候,比较了几个经销商的报价后,找到了一个报价比较合理的经销商。当寒暄过后,很自然的引到了法轮功这个话题,当我平静的告诉了他真象后,他非常吃惊,他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是这样。从此以后,他帮助做了许多工作。【编者注:为了安全,在为资料点买器材时是不适合直接讲真象的。当然有特别的例外,但必须保证安全。请同修不要盲目效仿。】

因为和经销商彼此之间越来越了解,我也变得有些麻木,买机器的时候也很少再开箱验货,总认为彼此了解了,以至于又让邪恶钻了空子。一次购买机器的过程中,和以前一样,付款后我等着收货,等机器拉回资料点开箱后,我惊呆了,将近七千元的滚筒竟不翼而飞。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整个晚上昏沉沉的,同修的安慰我已听不进去。

第二天,我知道我这样不行,太执著自己了,后悔已于事无补,我必须静下心来,我不断的请师父加持,上午学完法后心平静多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第三天我找到了经销商,告诉了他:大法是如何的美好、师父是如何的伟大;告诉了他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法弟子的钱是怎么来的。从他的眼神,我看得出来,他听进去了。我不执著结果,请师父加持,让他和他的公司职员明白真象。他告诉我他会尽力,明天给我消息。

我必须摆脱这件事情的影响,还有许多事要做,陷在其中干扰更大,会影响更多人。调整好心态后,我明白了许多。第四天,也就是我从经销商公司回来后的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电话,让我过几天去拿滚筒,我知道又是师父帮了我。事后经销商告诉我厂家问他是否在公司开箱验机,他说没有。厂家又问他如何能保证不是买方悄悄的把滚筒藏起而来敲诈厂家呢?经销商告诉他:“我用我的人格保证,如果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说真话的话,那就是他。”事后我哭了,我无法用语言赞颂师父的洪大慈悲。

不管做什么样的大法工作,我深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通过不断的讲清真象,世人了解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善良的一面也展现了出来。每次去购买设备时经销商都知道大法弟子舍不得花钱,请吃饭也不会去,就在我们去时让公司的职员给我们买好烧饼和小菜,坚持要我收下。总是问我能帮助做些什么,我很感动,告诉他:希望他能把真象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告诉更多的人。有时看我来去匆匆,几次主动提出让我开他的车,既节约时间,又不累,我都婉言谢绝。长时间的交往,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了解更深了;有次资料点急需购买耗材,但资金又不到位,我想不管怎样都不能影响了大法工作,我找到了经销商,告诉了他因为拿钱的同修外出不在,急需两万元,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他听后立即让公司的会计去银行提取了两万元现金,并问我够用吗?当我告诉他我有钱会立即还他,他说他相信大法弟子。就这样,大法的美好、师父的伟大就在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中让世人尽知。

三、漫长的二十几分钟

除了修机器,我还担负着送资料的工作。一次我开车和一同修为其他同修送资料,途中发现被邪恶跟踪,我告诉了在场的其他同修不要把资料从车上搬下来,其他同修也已发现了在百米之外的一辆黑色轿车。当我把车调头往回开时,黑色轿车也发动紧紧追来。路上车很多,我开得快,邪恶追得急,每次快要摆脱时,不是堵车就是挡道,我感到了邪恶的场在向我袭来。同修打电话通知了其他同修,得知消息的同修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为我们发正念(事后得知,有一位同修发完正念后,右手的食指已肿得无法弯曲,他告诉我也感到了邪恶而巨大的场)。我开车进了一个村子,邪恶的车子也紧紧的跟随。因为对村子不熟悉,我开到了一条死路上,我紧紧的抓住方向盘,内心开始焦急,我告诉自己不能慌,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就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和同修互相鼓励着,发着正念,内心一遍遍的喊着师父,请师父加持。我把车倒了回来,邪恶又发现了我们,追了上来。当时前几天刚下过雨,村里的土路还很泥泞,几番摆脱,邪恶的车还是紧追不放……。突然,邪恶的车子陷在了烂泥中不能动弹。二十几分钟的过程让我感到的是如此的漫长。事后,我一想起此事都会流泪,我真的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四、再次一无所知开始,突破网上封锁

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电脑上网技术成了制约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一个重要因素,学电脑技术难,成了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很早就想学电脑,身边也有懂电脑的同修,但几次提及学电脑之事都没有结果,我没有放弃,默默的向内找,我问自己:“是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这是在救度众生,不仅是学常人的技术,必须纯净自己的心态。”想到这些,我在心里告诉师父,请师父给我安排机会,学会后教给更多的同修,破除这个障碍。

几天后,我到外地一资料点修好了一体机要往回返,适逢天降大雨,同修为我安全着想,坚决不让我走,就这样我和他们来到同修的住处,又是师父安排,我住在了上网点,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玄妙又给我展现出来。几天后,同修来到了我的住处,教了我两个小时,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学习电脑,而当时,我却对什么是CPU,什么是硬盘,什么是内存,什么是C盘、D盘一无所知,不知道“我的电脑”、“我的文档”有什么区别。

同修走后,我就开始按照自己的笔记一步一步练习上网,第二天干扰就来了,无论如何也无法上网,我开始焦急、灰心,我突然发现自己求名的心是如此的重,遇到问题时是如此的不冷静,不向内找,这不是一个好的状态。我静下心来学法,使自己慢慢恢复了平静,把上网的事看得淡之又淡。过了一天我给外地同修打了电话,告诉了事情的经过,我知道同修很忙,但还是希望同修能够在百忙之中帮我解决一下,等了几天同修来了,又是匆匆的一个小时,我没有挽留同修,我知道他太忙了。

这次问题解决了,以后呢?再遇到问题还依靠别人吗?我为什么不能掌握电脑技术去帮助更多的同修呢?一体机不是同样解决了吗?遇到困难的第一念又忘记师父了。我坚定了正念,知道自己能行,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智慧无所不能。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主动学习电脑的有关知识,白天干好其他的大法工作,夜晚的时间学完法,就一头扎进电脑。经常到凌晨三、四点才休息,有时学到天亮。我知道,不管多忙,都不能耽误了学法,除了每天的学法时间必须保证之外,学电脑的时间就从睡眠中挤,我又感到了学修一体机时的孤独和寂寞,这是干扰,我不能让它带动。

一段时间之后,一位精通技术的外地同修和我相识,对我帮助极大,我的技术开始突飞猛进的变化着,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师父的慈悲。不到一个月,我已能够独立的安装计算机及相关软件,基本上可以应付简单的问题。每次外出购买耗材时我都去卖电脑的地方看看,把自己最近遇到的问题解决一下。

因为学得比较用心,三四个月后对电脑的安装操作已非常熟悉,我开始帮助同修学习电脑,并解决一些电脑问题。学习电脑和一体机还是有所区别,电脑需用的知识要多多了,我清楚自己学习过程中的艰辛,在学习过程中走过的一些弯路不希望同修再走,教的过程中把自己所会都教与同修。慢慢的,接触的外地同修越来越多,教的范围越来越广,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只要正法需要,能给同修提供更多的帮助,不管去哪里,我都会去做。

我教过的许多地区的同修现在都已完全独立操作,看到发往明慧网的一条条消息,很多时候我都感动得流泪,能够使更多的众生得救,我为我能有如此伟大的师父而自豪,为有幸修大法而自豪。我很清楚自己的技能不属于自己,这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离开了师父,离开了大法,将一事无成。

师父的慈悲我无法诉说,我只有做得更好;每次独自骑车外出时,一想起师父就止不住的流泪,我把自己的体会告诉了许多同修,把在大法修炼中,在证实法中所学到的技术尽最大能力的教给同修,和同修交流,主动开创环境。只要我们动了救度众生的真念,师父会赐予我们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