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信师一念,师父给我撑起一片晴朗的天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几年来,我的修炼体会之一是:无论事情多复杂,都坚定按师父要求做,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只因信师一念,师父给我撑起一片晴朗的天。

2000年夏天我去北京打条幅,半路被截回,一起从火车上下来的还有几位陌生的同修。大家被带到刑警队,其中几位向警察讲真象。不法警察疯了一样毒打我们,我们的脸被打得红肿,但大家无一反抗,后来大家一齐背《洪吟》。晚上我与一女同修被从门拉手穿过的手铐一人铐一只手,贴门站了一宿,其他女同修被塞在床下蹲着、铐在床里边床脚上。大家一交谈,原来都是准备進京打条幅。第二天,我们被带入一个类似学生公寓的宿舍,两边是上下铺铁床,中间过道不足一米宽。我们分两排,背对站在狭窄过道,一人左右手与另外两人左右手被手铐铐住,站了一天,有两人看着不让动。我当时正拉肚,一天上好多次厕所,上厕所也不给开,一去就得几个人(手铐连着),特别不方便。但大家丝毫无怨言,大家都在痛苦中,仍然默默关爱、宽容,深深感动着我。大家素不相识,却象一家人一样,心无戒备,如此信任,如此默契。

与她们分开后,我被非法关入当地看守所。在那里,大家集体绝食,结果一些人当天被放。我与两位功友被非法关押到另一环境,那里也有两个大法弟子,知道后也参与绝食,其中一人正念很强,马上被放了。一位功友在不法人员的劳教威胁下表示:谁也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结果三天后被释放。另一位功友听过我的事,很羡慕我,我与她交流表示,要以法为师,把心用到精進实修上。几天后她也被释放了。在只剩下我一人时,师父不断点化我,鼓励我,我的心一直没有动摇。我绝食25天,被强行灌食18次。后来被家人接回。

回家后,我突然心里感到迷茫、无助,不知下一步做什么。8月末师父经文《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发表后,我恍然大悟,为我度过以后的难关指明了路。我在此想说:那些不看新经文的学员,一定要放下人心,珍惜师父讲的每一个字。法给你指的是最正的方向和应付各种复杂问题的智慧。

2000秋,我被非法送到××劳教所,恶警说我被判一年劳教。在劳教所体检不合格,他们硬送我進去。这个劳教所在全国出了名的邪恶,我每天被两个“犹大”寸步不离跟着。我心里只想“只要心坚定,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并筹划如何联合大家集体反迫害。第四天晚,所长找我谈话,以恢复学籍、保外就医为条件,要求我放弃修炼,我坚定的拒绝了,她无奈的走了。第五天早上,我被我爸爸堂堂正正的接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