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人间地狱黑嘴子劳教所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我在1999年2月份,有幸喜得大法,正式学法炼功后,20多年的风湿病、胃溃疡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不治而愈,由此更加坚定了我学法炼功的信心,在学法小组里我和功友间比学比修,对“真善忍”的法理不断的加深理解,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在工作单位,由原来贪婪、自私的我一下变为简洁、自律,成为一名公认的好人,在家族里我的言行给晚辈们留下了与人为善的好印象。从我自身的变化,无论是单位同事还是家族成员,无不称赞大法的神奇,相信了“真善忍”的威力。

就是这样一个能使人身体健康,能使人的道德水准不断升华,能使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大公无私的人的高德大法--法轮功,在一夜之间竟成了中共宣传机构打击的目标。它们所捏造的事情与修炼人的言行是不符合的。当时的我处于茫然,不理解,为什么非要把好人说成坏人呢。通过我自身的变化,我深信法轮功没有错,而是当今的执政者的决断出了问题。我本着宪法赋予我的上访及信仰自由的权利,于1999年7月20日去省委上访,要为法轮功鸣冤,可是我遭到的却是非法的镇压迫害。至此我深知,所谓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在中共政府只是一纸空谈,是镇压民众的工具。

接踵而来的灾难一步步向我袭来。在2001年11月的一天,我去亲属家串门,被公安恶警非法绑架,并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送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可见不法人员们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

刚一入劳教所的大门,就十分阴森恐怖,每一个不写决裂书的大法弟子,都要遭受电棍电击,晚上不让睡觉、并罚站,其中我见到的有恶警王雷,迫害孙红伟、李志玲,连续7天7夜用电棍电,晚上利用刑事犯看管不许睡觉;恶警李慢利利用刑事犯和吸毒犯连续3次打张静波,近一个月,致使张静波身上大面积淤血,此类事例层出不穷,每天都在发生。

在2004年3月份,不知劳教所接到上级的什么指令,由所长马××亲自监察,每个大队的每一个恶警都象疯了一样,把坚持信仰、不写决裂书的大法弟子,以每个大队为单位,都集中到一起,由主抓洗脑的大队长主管,对外声称“新生班”,实质就是用各种非人手段达到江××提出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我们大队进“新生班”的有张小琴等10多名大法弟子,从那儿传出阵阵的声音,真是撕心裂肺。

恶警侯志红、邹家琳更是邪恶至极,对57岁的狄玉华迫害更残酷,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不许洗澡、不许上厕所。狄玉华家人给存的钱、物,一律被没收,连最起码的手纸都不许用,不配合侯志红恶警指令,恶警便伸手就打,还扯头发,把头发一把把的被扯下来。就这样老人仍然坚信大法心不动,最后恶警没有办法,就说她有精神病,送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现在狄玉华以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还有周柒灵、张小琴也都是被迫害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我觉得用遍体鳞伤这个词语有些太轻。

还有更凶残的恶警,各个大队转化不了的都送到一大队,那里的环境更残忍。我还见到坚定的大法弟子孟艳、李智玲,她们都是被非法劳教三年,不知道什么原因都走路困难(可能腿部受酷刑)。

黑嘴子劳教所真是太残酷了,共产党一边大唱所谓“人权最好时期”,一边利用此般的人间地狱迫害修真善忍的人。在此奉劝那些年行恶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你和你的家人留条后路吧!(以上提到相关人的名字,有些是发音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