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到了正法修炼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在1996年5月,因丈夫学气功弄得他神叨叨的,我让他去北京拜师寻找正法修炼,他找了两家气功觉得不太理想。在5月11日早他准备去长城玩,正好有大法弟子在车站那义务传功,他上前问了一下是什么功,大法弟子告诉他叫“法轮功”,还说全国各地都有卖《转法轮》书,让他买本看。回家告诉我师父没找到,听说法轮功很好,我说那你买本《转法轮》书看。6月1日他带孩子到公园玩,在一家书店请回一本《转法轮》,我随手翻看,一眼看见师父近照,就觉得是位大觉者,象是我要找的人一样,看一下目录我迷惑不解,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这本书全解释得清清楚楚。对他说:“你就学这个功吧,这是我想找的正法。”从此我家开始修大法,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心、向善,做世上最好的人。

我看完一遍时,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连拉带吐整两小时,因只看一遍对法理解不深,想这是净化身体吗?怎么这么快?两小时后能正常的做家务活,身体轻松多了,不象有病身体发重,觉得这书太神奇了,真是宝书。再看书后身体多次净化,各种病状返出来,也看到了法的内涵,我决定要修炼到底,无论遇到什么险阻也不怕,有师有法直到圆满回家。

当决心下定后,7月份在梦中,我和丈夫被4名警察从家中绑架押到一个地方,问我俩还炼不炼,我对丈夫说这是正法修炼一定要修下去,我俩同时回答:炼。警察抬起枪对我俩开枪, 这时我想起师父,喊师父快救我,师父从天上站在莲花座上下来一手把我俩拽到莲花座上,我拽着师父的胳膊上了天,到天空师父一挥手化掉了两个恶人,心想这回我俩修回去了,这时师父带我俩慢慢的从天上下到地上,对我俩说:“你们还得在人世间修炼。”说完师父走了。醒来后我悟这是我俩对法坚不坚定的生死考验。我暗暗的对师父说:我们一定要修到底,一定返回去。

1999年7月22日,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铺天盖地,全国的媒体诬陷法轮功。我和丈夫商量,我们应按国家《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向政府国务院上访,反映法轮功利国利民,能使人们身体健康,使人类道德回升。他在农村信用社工作,他把账目整理好,交给单位主任,主任流着泪百般的劝说,不让我俩進京上访,并上报了上级县联社,县联社主任来劝说不让上访,还说你俩上访不会活着回来的,那大学生反腐败都死了,家里的两个孩子怎么办?(那时大女儿12岁、儿子11岁)他坚定的说:为了人类未来我必须去上访。主任说:你炼你上访,开除你工职,你签字,你要工职还要法轮功?他坚定的拿起笔写上“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一定修”。单位同事与领导都含泪看着他(因大法弟子工作特出色,群众最满意),单位领导没办法只好找他弟弟来劝说,他坚持己见。他的弟弟又找来朋友到我家大哭着劝我不要上访,要为孩子着想,再给我找个好丈夫,说他哥是死路一条了,我听了哭笑不得,我对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这么好的功不能不炼,为了你们和孩子与全民必须得上访。要不世人没个救了。告诉江泽民这个决定是大错特错的。

10月30日我俩刚到火车站候车室,就被单位领导乡政府、派出所工作人员拦截,把我俩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27天。在拘留期间,我们都集体学法炼功。他们三天两头这个科、那个科的找谈话,我们就是证实大法讲真象,要求回家继续炼功,最后他们没办法都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劝我们快回家,并答应我们告诉当地派出所不许骚扰我们学法炼功。

从那以后,我们受迫害快6年了。这6年里,大女儿(14岁)和我被送進洗脑班,不让考高中,却和我打工。儿子11岁开始受外界谎言的影响感到精神压抑。丈夫劳教一年又被开除工职,一家四口,三人打工供儿子上学维持生活。可我们无论社会什么形式下都没有退缩,更加更好的证实法,讲真象,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走好最后一步回家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