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赋予六旬老人的勇气和智慧


【明慧网2005年3月26日】学法前,我为了治好自己的病,四处奔波,结果到这里去治也治不好,去那里也治不好,全身都是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心脏动脉硬化,冠心病,骨质增生,颈椎病,神经衰弱,曾经四、五天不能入睡,门一开就感冒,没有一天不吃药。本来我是一个很爱活动的人,最后病的什么也干不成,一年就吃几千元的药,但是病也没治好,我真是绝望了,成了这样一个死不了,也活不起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正巧这个时候,我家来了一位亲戚,她跟我讲“您跟我学炼法轮功吧!”当时我没有动心,因为这个人她过去什么功都练,我看她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我不太相信。

有一天,我把她看的书拿过来,就是《转法轮》,我看完第一讲的时候就爱不释手,从此再也放不下了。我文化太低,有很多字不认识,可是神奇的是我都能看懂,以前想明白而不能明白的理全明白了,我下决心跟着师父修炼

我第一次学抱轮就感到小肚子里法轮转,五套功法还没学会,我这个亲戚就急着走了,但她把书留给了我。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当地一个站长,他给我说了炼功地点和时间,我去炼功点第三天,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全身又发烧又发冷,体温高达40度,在第四天晚上半夜我全身都是汗,嘴上起了个核桃大的泡。第二天起床,我一点都不烧了,从此长年睡不着的病也好了,真是师父法中讲的“无病一身轻”。我当时的感觉真象是神仙下凡了,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1998年得法的,那时候我就跟两个儿子、女儿、媳妇还有老伴一起全家修炼大法,而我老伴是个退休老干部,医药费国家全报销,以前一年要用一万多元的医药费,全家靠他吃公费医疗,炼功后一年就几百元。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江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全家再也不能集体炼功了,都在家偷着炼,今天派出所找,明天单位找,我和同修去省上上访还没回到家,恶警就在家里等着,回去后要我写保证,又要收书。我不写,就把我和老伴叫到派出所。我说:我不会写,我锻炼身体,全身的病都好了,有什么错?当时那些恶警说师父的坏话,我说这不可能,我根本不相信,要我写我根本不写。因老伴受过文化大革命的迫害,有些害怕就给写了。

2000年腊月25日,恶警又找上门来,连着四天,让我去戒毒所。我说:“不去,我不吸毒也不贩毒,干吗去那种地方?”他们说炼法轮功的都去了,年龄大的不去就交四、五千元。我说:“你们把文件拿来,我看是中央的还是省上的?是不是过年没钱?我这个人从来就是以理服人,你们没理,我就不去。”

有个人叫道,“你们炼法轮功就是反革命。”我说:“把我师父的书拿出来看看,上面哪有一句反革命的话?我们师父让我们做到‘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做一个好人,身体也得到健康,你们动脑子想想,到底是谁错了?”说得他们哑口无声,接着我又讲了一个小时大法的好处。但是那个主任还是让我写保证不去北京,我说:“我怎么能保证呢?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干,可是没办法,还不是江××逼上梁山的,如果你们再来,我就去北京告你们干扰人民生活。第二次上访!”

从此他们再也没有正面找过我。在随后的三天,就有32个同修被骗進戒毒所,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关几个月。我也因学法不精進,在我特殊的家庭里干扰也很大,加上自己怕心也重,一直没有去北京上访。

在2000年10月24日,我和一同修去北京。那时北京正邪恶,上访去的同修被抓,被打很厉害,我和一同修就到北京同修那里带了一些资料回来了,回来后越想越后悔,这都是法没学好,没有用正念正行去证实法。

有一次去贴不干胶,一个女人看见说:“你在我家门上贴,我就叫警察去。”我想起师父法中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这就当没听见,这个女人回去真叫来一个便衣。那人骑个自行车,快到我跟前时,他就推看车子走,一看有跟我的,我就不贴了,走的不快也不慢,心里发着正念:我一定要把这个邪恶制住!他一看我不做了,就骑上车子追了上来,我心想要将他定住,结果他就马上下车子来了。还差点跌倒,这真是大法的神奇威力!

还有一次全市大法弟子统一行动,晚上挂条幅,有很多同修条幅一拿到手不到12点就全挂完了,比大家说好的时间早了很多。等我两点出去以后,街上警车,摩托车就有六、七辆,公安恶警全部出动。

当时我想:有师父看护着我,我一定要把条幅挂上。我在心里不停发着正念。恶警前面往下取,我就后面往上挂。警车来回跑,他们就是看不着我,我想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做。

22条条幅挂的还剩4条时,警车又返了回来,看到树上又有了,他们喊着说:“这树上怎么又有了?”他们拿的一根长杆子够不着,就一个抱着一个。我当时就在附近看着。

还有4条怎么办?这时我的人心出来了,我一下溜進一个大院子,把4个条幅全挂在门市部的后门上,这时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故意走在大街上,走了100多米,警车又从西边开过来了,我故意装作没看见,只管走我的路。

这时一个恶警喊着:“停车!停车!这不是一个吗?”我还是不紧不慢的走着,那个恶警喊:“站住!站住!”我还当没听见,他俩上来一个说:“叫你听见没?”我说:“三更半夜,叫我老太太干啥?”他把我手里的衣服拿过去摸了摸,我说“我身上没有钱。”他们又问了好多事情,我都一一回答的很好,可他们还是找出毛病来,就过来拉我,叫我到车里去说。我当时想到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于是我就大声喊:“你们半夜三更把我一个老太太拉来拉去的,我是个本分的老太太,再拉我就喊人了。”我当时的声音特别大,没想到这一声把他们镇住了。等了一会,他们让我别吵,小一点声,我说:“我走啦,我老伴还等着吃药呢。”我就边走边发正念,就这样那两个恶警呆呆的看着我走远了。

有一个阶段自己学法不精進,干扰也大,总是用常人的心去发真象资料,每次都只拿10几份,20几份,担心拿的太多做不完被邪恶抓着怎么办?要承受不住怎么办?总是想入非非,总是把一个“我”字放在首位。可一旦走出去的时候,正念一发,就又后悔资料光盘拿的太少。

我很爱看《明慧周刊》,看了同修相互交流的文章,总是能找自己的不足。由于资料点一次又一次的被邪恶破坏,有一个阶段一个多月都看不上《明慧周刊》,想到做资料被迫害得厉害,有机器的同修也不敢做了,这时只有拿钱让常人去做,100元钱只能做60张真象资料,而且还得偷偷摸摸的。

就在这时,我想:“我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智慧,难道只能让常人偷偷摸摸的做吗?难道我怕旧势力不成?”我又想到师父在讲法时告诉我们,“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更明白了我的誓约就是要救度世人,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所做的一切,我做弟子的当然也不承认旧势力,不给旧势力留一点空子。我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那里需要资料,我就给那里送去,多的没有,少的不断。《明慧周刊》里建议我们的资料点遍地开花,于是我就花钱买来设备自己动手做,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又没一点文化,困难可想而知,但我硬是凭着大法赋予的智慧,学会了如何作资料。

以上情况,只是我个人修炼中的一些零零星星的故事,现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