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清除邪恶党文化的毒害


【明慧网2005年4月1日】我自97年得法以来,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常为自己各种常人心不去而悔恨、着急,向内找,是什么原因导致争斗心、显示心迟迟不去?通过看同修的文章,回顾自己几十年的生命历程,恶党对众生的毒害历历在目。写出来和大家共同来深入的认清邪恶本质。

我从一懂事就接受着恶党灌输的党文化,这些毒素已根深蒂固的控制了我的本性。小学时代学校只要一接到中央最高指示,都必须组织学生晚上在大街上游行,并指派我领着喊“最高指示”。在那个“学黄帅,一身泥巴,一手老茧”的年代,大多数时间不是在课堂上度过的,整天“勤工俭学”“大会战”“批林批孔”,喊狂妄的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灌输给中国人的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如何不好,剥削工人,工人每天的粮食多么多么少,还真把中国老百姓欺骗了。站在那个角度上,还真觉得“死心塌地跟党走就能吃饱饭”,好更有力气批斗“地富反坏右”。

恶党每次运动中都能煽动那些不明真象的人为其呐喊助威,特别是那些涉世不深,单纯善良的学生。记得有一次,我的一位远房亲戚家因计划生育超生,家里已拿不出一点罚金,上面就组织学生,一天三顿饭时间都到亲戚家,指派我领着学生喊口号,屋里院里院外围着满满的小学生,弄得亲戚家鸡犬不宁。

在“破四旧,立四新”那个年代,农历新年为了不让农村老百姓烧香烧纸,在大年三十夜发动学生挨家挨户搜查,发现有挂轴子(农村习俗逢年过节都要供养已故的家族长辈)的,当场扯下来烧掉,打着灯笼找院子里是否有烧香烧纸的痕迹。在恶党统治下的中国,老百姓何时有过自由。新年一过只要年富力强的农民都得去挖沟“修大寨田”,连走访亲友的权利都给剥夺了,记得有一年的正月初三一大早,学校就组织学生在村庄的所有路口阻截走亲访友的百姓,有些一大早赶小路走的都被追回来。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一直实行的就是这套流氓式的做法,哪有什么法律?最高领导的一句话就是法律,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写在纸上的只是摆样子,好看不好使。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身上留下了多少罪恶的种子,恶党给我的荣誉,曾经让我沾沾自喜了多少年。甚至就在我清除这些毒素的时候,这些东西还往外冒:“没有共产党你能有这么多荣誉吗?”或反映出可怜兮兮的样子钻人善良一面的空子:“是否还能变好?”这也是大多数中国人特别是那些受骗的党徒们的心态,虽然觉得它不好,但对它还有点留恋,对它还抱有那么一点幻想,这也是这些人摆脱不了它的根本原因。

当我下决心彻底铲除它的念一出,这些幽灵凶相毕露,闪出让我如何遭受迫害的念头,所以,针对这些邪恶就是要彻底的铲除,不能给它喘息的机会。

做为大法弟子,必须从根本上认清其邪恶本质,才能更彻底有效的清除它。赶快洗去兽印,才能更好的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