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帮人自杀联想到党务工作


【明慧网2005年3月25日】我记得去年在上海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有一位身患绝症的残疾人实在承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想要自杀。就叫他的好友给他买来安眠药,又叫好友把他背到了苏州河边。好友走后,他就滚到河里自杀了。事后,死者的好友被判了15年重刑。

当然这只是常人中的例子,就是说帮人自杀是有罪的。最近,我身边有这么一件事:在中共邪灵的“保先”教育中,要求每人写出3万字的读书笔记,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党员没啥文化,写字很吃力。我们的一位同修看他年老体弱,就主动帮他抄书抄报,整理读书笔记。还以为这是做好事,帮助他,慈悲他。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目前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救人,而救人的主要方式是揭露中共,劝人退党退团,这是从根本上救人,是真正的慈悲。目前中共的所谓“保先”教育,实质上就是要把这几千万党徒捆绑起来,一块往地狱里跳。我们的同修不去给那位老者讲清真象,揭露恶党的邪恶阴险、劝老者退党,竟还去帮他抄写所谓的“读书笔记”,那不是在帮老者铺修下地狱的路吗?那是比帮人自杀更严重的事,犯更大的罪。

当然,我们这位同修,经别的同修一点拨,马上认识到错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前些日子,明慧网上登了一位在党务机关工作的同修对退党与工作关系问题的看法,是很有代表性的。目前这种情况很多,持这种态度和看法的人看了这篇文章,认为找到了佐证,就拿来证实自己的看法和做法。我觉得不能这样做。法有不同层次,写那篇文章的同修也是探讨,也希望引起同修的切磋和关注。

师父关于退团声明发表以后,目前退党人数虽然每天递增很多,总数已突破40万了。但我认为还很不尽人意,还是差得很远。除其它原因外,说明还有相当一部分同修对“三退”认识不足或认识不到。其实师父在《向世间转轮》经文中都讲的那么清楚了:“是中共自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而且在迫害中极尽了迫害所能,迫害死与伤残了众多走在神路上的、历史久远就定下的大法徒,几千万人被用各种方式迫害,一亿人的正信被镇压。这万古大罪,这恶贯满穹宇的大罪,使众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

我们现在声明退党退团,这“声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参与政治,更不是走形式,这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师尊为度我们费尽了苦心,又亲自给我们这些弟子做出样子,发表了退团声明,这真是手把手的在教我们啊!我们还不悟吗?还执著人间那些最肮脏的东西不放吗?师父教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我们还犹豫什么?

同修们还记得师父给我们讲过跳進酒壶的故事吗?说一个修道人在路上见到一个根基好的人,就想收他做徒弟,那人也想跟师父去,师父就拿出一个酒壶来,问徒弟敢不敢跟着跳進去,徒弟说“敢”,也跟着跳進去了。当然那人跳進去,也就修成了。

现在我们师父发表退团声明一个多月了,个别同修为什么还战战兢兢、顾顾虑虑呢?还不想跟师父走啊?时间真的不多了,一旦结束,我们后悔也来不及了,这千古机缘可真是“稍纵即逝”的啊!同修啊,你把常人这里当作家,你可就失去了真正的“家”!

其实我觉得目前能不能正确把握和摆正工作与退党的关系,这是摆在一部分同修面前的一个很大的关。这个关是每个入过党的同修人人都要过的。只是有的人早就过去了,现在就不成为关了;而有的人还一直没有过,现在要过起来就难了,就大了,就成了生死大关了。我本人曾在1981年入党,曾在市(县)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过,后来我看不惯也受不了党政机关里的勾心斗角,互相倾轧,就主动“下海”经商了。下海后就把“布票”(即党票,布尔什维克票)扔了,既不交党费,也不过组织生活,一身轻。现在我退党只发一个声明就行了,不觉是关。2000年的时候,本地很多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单位上主动找你退党,是要党还是要大法你自己选,绝大部分同修在那时候退了党,现在发表声明再补充一下,也不觉什么。而有个别同修当时选择了“要党”,写了“保证书”,现在在机关里工作着,经济利益丝毫也没受损失,这次要退党可就成了生死大关了。瞻前顾后,犹疑不定。

有人说,那我也发了退党声明,我还在机关里做党务工作,这是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做常人工作呀!我不这样看,常人的工作要干,这是肯定的,那要看干什么工作。我们知道了中共这么邪,在害人,在把人往地狱里拖,大法徒干这样的事,帮这样的忙,那和帮人自杀有啥区别?我看比那还严重!那位做党务工作的同修说他那里还发展了十多人入党,那等于是恶党要把那十多人拽下地狱,你帮着推了一把,助了一臂之力。等于给上吊的人找了一根绳,给自刎的人递了一把刀。我是这样理解的。还有干新闻工作的同修,在帮着恶党吹、捧、骗。写的、播的文章完全是恶党的那一套理论和腔调,还认为是常人工作。你可知你的空间场里浸染了多少恶党毒素啊?你再把这些毒素通过你的笔、口散发出来毒害众生,不就是这个道理吗?我们一边喊着救人,一边又干着害人的事,这样的工作还能干下去吗?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杀生问题时说的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具体问题我不管,我是给炼功人讲法,不是给常人随随便便讲如何生活的,具体问题怎么去做,那么就用大法去衡量,你觉得怎么做好,你就怎么做。常人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是常人中的事情,人人都真修那是不可能的。而作为炼功人就应该高标准要求了,所以这里是给炼功人提出的条件。”路是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的,是要人还是要神,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全由你自己去选择。你总不能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师父在等待,等待你选择;你的众生在等待,等待你回归!真正要圆满,你执著的一切什么都得放!

修炼了,有些东西迟早要放下的。晚放不如早放,天象的变化,恶党的疯狂,都说明时间确实不等人了。没跟上来的同修,抱着常人那套东西不放的同修,快快清醒吧!

本人层次所限,所谈如有偏颇,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