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大法及遭受江氏集团迫害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11日】1998年正式修炼法轮功,并且一直坚持修炼。在修炼之前我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也不知道能使一个僵化了的家庭和睦相处,不知道一个体弱多病的人能够健康的活过来,不知道一个人来到世上究竟来干什么,不知道法轮功有多么的奥妙、奇特和佛恩浩荡。

一、得法修炼、家庭和睦

那是98年的中秋佳节,收了一秋庄稼的我,浑身上下酸痛得睡不好觉,右胳膊抬不起来,右手肿的老高,为用一头毛驴车和婆婆吵了起来,被三小叔子打了一顿,秋衣、秋裤全被撕破。我气无处撒,就回家和丈夫吵,都是我帮他们收回的玉米,用一下小驴车都不干,我觉得跟他家太委屈了,就想到了轻生的念头。晚上我出了家门,边走边想,人活的太累了,我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他们对我这样,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我发自内心的狂吼,老天爷呀,你睁开眼看看,我忙活了一秋,没有落下一点好,反被人打了一顿,实在太委屈了。到了火车道边,我前思后想,我不能这样一死了之,让他们痛快,我得把孩子带上,让他们一家痛不欲生,就这样我返回了家。因为生气过度,躺在炕上不省人事,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醒来看见丈夫站在身边。

一天下午下着小雨,丈夫穿着仅有的一双胶鞋出去了,我在家忙家务,正在火头上,他回来了,我就劈头盖脸的给了他一通。吃了晚饭,他问我,你说我干什么去了,我说不知道,他说去别人家给你拿老师讲法磁带去了(因为以前说过),我的气一下烟消云散,赶紧凑到录音机旁,问他什么是老师讲法,老师讲法是什么样的,什么是法,法是什么。他说你听着,我就听老师说是哪里人,今年多大,传的是佛法,“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我又开始问,老师怎么还不讲法,他说这就是讲法,打那我就走上了修炼的路。

修炼了法轮功,以前的为什么,我都从《转法轮》书里找到了答案。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这都是人人共知的,有目共睹的。

二、遭受江氏流氓集团迫害

自从99年4月25日-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是法轮功受益者,应该上访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教人“真善忍”,使多少家庭和睦,多少病人康复,又有多少人找到了人生的价值观等等。为了说真话,我多少次被抓、被打、被关,已不计其数,被勒索罚款近万元。

2001年大秋刚过,我正在家做饭,突然闯进了几名恶警(一名姓杨,2名不知姓名)说让我去镇政府。因为以前他们都这样骗人的,我不去,他们就强拉硬拽。当时好多人围观,人们敢怒不敢言。我就和他们讲理,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

不法警察们硬把我塞进了车,我的腿却在外面,胳膊被姓杨的扭向后背,疼得我半躺在车上,他们用车门使劲挤我的腿也无济于事,他们就打电话给派出所,一会儿来了一辆车,四个人,他们不顾围观群众,连打带踢把我塞进了车。乔金赞扭住我的胳膊把我塞在车座下面,说再喊就憋死你。当时我真的喘不过气来。

到了派出所,他们狠命的用手打嘴巴,用书打,打得我的嘴角流了血,脸也肿了,衣服被他们撕破露着肩。下午有镇政府书记李文秀和派出所所长谷双剑把我送进了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

在李郁庄洗脑班下了车,我被一个不知姓名的小伙子带进了一间房子,他让我平躺好,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一会儿不法人员就拿来了手铐将我的两只胳膊绕过床头的最后一个紧紧铐上,头紧顶着床头,一动也不能动。因床头宽,胳膊短,一动铐子牙就勒手腕。

到了晚上,不法人员们就强迫看诬蔑陷害法轮功的光盘,睡觉时他们拿来手铐脚镣,将我又牢牢的铐在床头,脚被镣子紧紧勒住,再用锁锁在床尾。白天是所谓的“军训”,就是找茬打人。因为我的双腿疼,就在一边遛弯儿。

因为我是被非法抓进了洗脑班,所以我拒绝邪恶的一切,绝食抗议。不法人员们把我带进了一间所谓的“反省室”,就是专门打人的地方,室内的墙上一边一条铁链,他们将我的胳膊一边一只吊起来,脚似着地不着地,揪着我的头发使劲往后揪,连打前胸、带打后背给我灌食。

自那以后,我的腰间盘突出又犯了,身体极度的虚弱,还整天晚上被铐在床上,动弹不了。我整整被迫害了20天,才被家人和村支部书记张敬、张宝来和镇政府610唐瑞辛接回了家。

在家人的精心照顾下,在师父的呵护下,半个月就可以下炕了,一个月就恢复了健康。因为以前得过腰间盘突出,修炼法轮功后一直没有犯过,这一次是邪恶的迫害下造成的。这件事情也是人人皆知,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