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掉“妒嫉心”


【明慧网2005年4月11日】今天觉得状态很不好,发正念时心不净、走神儿。翻开《转法轮》,接着学法,该学“妒嫉心”这一节了。看了两页,知道表面意思讲的是什么,但不是很入心。于是我振作起来,从头再学,同时在学法中思考着自己……快到整点了,于是清理自己的思想,发正念清除邪恶。

发完正念,我再一次从新学“妒嫉心”这段法,静静的学,慢慢的学……不知不觉间,师父的法领着我反思着走过的路和遇到的事。我的主念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明晰的洞彻自己的肉体思想。

“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得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因为师父讲过“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所以知道妒嫉心是很不好的心,也怕别人说我有妒嫉心,当看到明慧上同修关于妒嫉心的体会时,也在心里自我安慰:我没有妒嫉心,这不是说我的,或者我的心没有那么强,不是什么问题。我也发现很多同修都坦然承认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看着别人不提高的所谓急躁心,却很少敞开心扉的去挖自己的妒嫉心,当然包括我自己在内。偶然有同修旁敲侧击我有妒嫉心时,我好急,心中气恨不平:我怎么是妒嫉呢?无中生有的诬陷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我还是能忍住的,不会说出口的,还是能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的,还是能修自己的。

在表面看来,我比他们能忍,我的“姿态”高。潜意识中觉得自己的心性比他们要高,不是跟他一般见识的。其实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或者是师父借同修的口点我,或者是邪恶看不惯我潜藏着的、强烈到自己都感觉不到的妒嫉心,钻空子干扰,在同修之间制造矛盾与隔阂,从而破坏整体的协调。我虽然没有被表面的矛盾所迷,在矛盾中能够修自己、看自己,心也在想:同修是冤枉了我,但通过此事触动了我的哪一个执著了呢?好像在修炼自己,其实当终于有一天能真正提高上来,才发现同修的话都没有冤枉我,只不过是有时候这个认识过程有点太长了,1年、2年、3年……从而想不起来当初同修的话就是针对冲自己的妒嫉心来的,甚至想起来还是觉得当初同修是冤枉自己的,表面都是别人的错。唉,修炼中,真的没有偶然的事情,跟自己的圆满无关的,绝不会随意的掺進来,千真万确呀。师父在安排着我们修炼提高,邪恶也在盯着我们的执著伺机干扰、搞破坏。

“谁有好事表露出来,别人马上就妒嫉得不行,在哪个单位或者单位以外得了奖,或者有点好处回来不敢吱声,别人知道了心里就不平衡。”读着师父的话,我想到:表现在自己身上,写篇体会在《明慧周刊》上发表了,也不敢吱声,尽量不让同修知道,当然显示自己是不对了,但我却是一种怕心,我到底怕什么?写篇文章我可以不吱声,但不敢吱声就是有问题,怕别人知道,就有自己要去的心了。《三字经》里的“融四岁,能让梨”,故事说的是生于东汉末年的孔融,性情宽厚容让,他四岁的时候,就懂得礼让兄长的道理。过去我曾想:这个故事有什么感人的?竟编入《三字经》流传千古?现在我明白了,四岁的孔融最难得的是没有妒嫉心,在利益的不平衡面前,他的表现是了不起的。放在现在,谁能做到呢?大人就更不用说了。当明白这个理,我随即就看到了自己妒嫉心的表现。

再接着学法,师父讲“这和我们过去搞的绝对平均主义有些关系”,我一下子明白了现在的中国人为什么妒嫉心这么强烈,跟党文化的绝对平均主义有关系,这都是共产邪灵的毒害。在这种党文化的毒害下,人都不想多付出。干活儿?平均分工,谁干完谁没事,能力弱的自认倒霉;自己干着,别人偷懒一会儿也心里不平衡。特别在农村,多少家庭的矛盾都是因之而生。赡养老人,本是小辈的义务和责任,但在现在,却成了家庭矛盾的导火索。你是一个儿,他也是一个儿,凭啥让咱家多管?我是媳妇,她也是媳妇,凭啥累我一个?凭啥我就该多付出?不行,定好日数各家轮流转,把老人当包袱推来推去。谁家想对老人多孝敬几天,还怕别人说风凉话。有人觉得我把老人照顾得很好,到了别人家吃苦挨饿就不关我的事了。有的大法弟子也不能正念对待这类家庭矛盾,还觉得自己一让再让、风格很高了,忍耐得可以了。我现在越来越明白,师父说现在人的思想标准是地狱以下的标准这个法了。

我又想到我们修炼的人,想到自己,受平均主义的毒害,不能正确对待遇到的魔难。吃的苦稍微大一点、多一点,有时心里也觉得不公平。其实,遇到的磨难大,是因为自己业力大,做的坏事大。不是师父没有帮自己消,是师父不能全给消掉。人心重的时候,抱怨着自己的苦难大,跟别人比比,更觉得不公平,甚至会在心里埋怨师父偏心,对待学员不一样,却哪里知道师父替自己承担的要超过替别人承担的很多啊!要都是像自己这样,那别人还会说师父偏心:师父,您怎么替他(她)承担那么多啊?个别时候,不悟的时候,妒嫉心起来的时候,还会埋怨:×××的状态也不好,邪恶怎么没有迫害他(她)啊?对我太不公平了。

在当前的正法与修炼中,妒嫉心表现的也很明显。看哪个同修不顺眼,遇到别人赞扬他如何如何的心性好、悟性高,真是不耐听啊,心里真是不平衡、不服气啊:他好什么呀,他哪方面怎么怎么的差劲儿……他修得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应该去这颗妒嫉的心。有时心里也在想:我这是不是妒嫉心呀?然而狡猾的妒嫉心会说,我妒嫉他什么?他要是修得很不错,我妒嫉还有可能,他修得这么差劲儿,我怎么会妒嫉他?哼,我不是妒嫉心。其实静下心来想想:他如果修得确实很好,我也认为他修得好,别人夸他,我不会妒嫉的。因为人家就是修得好嘛,不佩服能行吗?然而就是他不足的一面让我看到了,认为他修得这么差劲儿,居然得到这么多学员的夸奖,得到不该得的赞誉,从而心里不平衡。就像师父法中讲的,不就是这颗心吗?有的同修是协调人,做很多事,的确很辛苦,当自己很累的时候,人的妒嫉心起来时,也会觉得委屈,看着别人那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经文和材料,心里也不平衡了:他们得的也太容易了,全靠我给他们送,太便宜他们了,不行,得让他们自己来拿……不是说不该让他们主动来拿,关键是这颗不平衡的心得去掉啊。看到个别协调人“领导”意识强,看到那么多学员崇拜他、夸他修得如何如何好,心里也会不平衡:哼,他就凭着能说会道,会背些师父的法,谈个人不足时轻描淡写的,甚至从来不谈自己的不足,问题够大的……看到师父评注其他学员的文章,心里也不平衡:我看他的文章还没有我写的好呢!有时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体会,心里也会不平衡:这种体会还能上周刊?我都不愿看!就算同修真的没我认识的好,可同修谈的是他自己悟到的法理啊!人家错了吗?我有什么不平衡的?珍惜别人就是珍惜自己,我做到了吗?

唉,这个妒嫉心呀,害得我不能与同修坦诚交流,害得我不能与同修形成整体,害得同修之间产生隔阂、削弱整体力量。正法進程已接近尾声,这个妒嫉心,该彻底挖掉它的根了。

以上是一点个人现阶段的认识和想法。写出来,曝光不好的东西,尽快修去它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