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上网同修被抓的情况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在劳教所及外面了解到一些上网的大法弟子被抓的情况。下面把我了解到的,从电脑技术角度看这些同修被抓的情况说一下,这可能也是一些同修所关心的。

一位同修,2002年因为直接用QQ讲真象被邪恶之徒从网上盯上,当时他已经有两三个月没用那个QQ号了,后来他帮他们的领导修机子,顺便上网打开了一下那个QQ号,就这一下被邪恶之徒查到了那个电话,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他可能是原来一直在网吧里上那个QQ号。

一位同修发真象时意外被抓,怕心重,自己招了,还招出了别人。

一位同修网络技术比较好,据说,他曾经多次进入公安的网络,省里到当地的网警后来察觉他的存在,一直试图想找出他来,却找不到他。后来被别的同修给说出来了。他一直使用双硬盘上网,虽然出事了,但他那块有敏感信息的硬盘依然安然无恙。

有几位同修,也是被说出来的,有同修发光盘被抓,一层层,把几个上网的同修给说出来了,这几个上网的同修注意了一般的安全防护,安装了ZA防火墙、清道夫。另有消息说恶警事先已经掌握他们的情况,从一些迹象分析不象,如这几个人并不是同时被抓,而是有一定的时间间隔(一、二天);抓人时,恶警还没开好搜查证等。这几个同修中,有一个同修,平时录入资料就直接放在硬盘里,删除时也没用清道夫等安全擦除。结果被恶警从电脑里恢复出来了大量资料,据说打了好几本。另一个同修使用了清道夫、bestcrypt、strongdisk加密盘,恶警最后也没打开加密盘。一上网同修输入完其他同修写在纸上的资料后因为忙没有及时销毁这些纸张,造成很大损失,波及了许多同修。

有一个同修基本上不怎么懂电脑,但文化水平较高,写作能力很强。他看真象资料,按上面介绍的方面上了网,得到了上网软件。有两次他看到了本地消息,他知道更详实的情况,看到文章的最后下面的“意见建议请寄”那块,就想反馈一些信息,他就点了,这一点,自然就打开了outlook,然后他就把他知道的情况写好邮件发出去了。他用是单位的电脑,点开的outlook是他同事的邮箱。他这等于是不做任何加密直接向明慧发信了。后来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这封信被截了……非常可惜。

另一个同修,一般的计算机技术他还是比较懂的,但一直没有和其他懂技术的同修联系上。但是后来他通过一个常人从外地同修那得到了几张光盘,从此以后他上了网,他平常对各种新奇的软件感兴趣,据说他买的各种光盘就有上百张。他的机子上装的东西非常的杂,没装网络防火墙。后来他通过网络发了一个自己的严正声明,据说是被邪恶网警发现了,通知派出所抓的人,非法关押、劳教他的证据就是从他的抽屉中搜出来了一张有明慧网内容的软盘。有同修分析,可能他的机子被邪恶之徒放進了木马,发现了他给明慧传东西。

有一个较大的县级市的同修,用QQ在网吧里讲真象,后来警察包围那家网吧,气势汹汹的包围了那家网吧,几个警察检查电脑,这个同修还是安全走了,他们愣没查出来。有同修在没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跟他们交谈过,他们的水平确实是很低的,对他们来说,吃吃喝喝的兴趣远比钻研技术的兴趣要大的多。听说有的同修(没暴露身份)与在北京公安部搞网络监察的一个人较熟,据说他们挺忙,全国到处出差(也就是去吃喝玩乐),其实他真还是没有什么水平,他那几个令人羡慕的证书,都不是真才实学得来的!

还有不少上网的同修虽然被抓,是因为别的方面的事被抓的,邪恶之徒最后也不知道他们上网。

比如一个会上网的同修被抓,据说就是因炼功被人举报而被抓,到最后他们也不知道他上网。

这些同修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法没学好。

04年上半年传到劳教所一篇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与“搞技术的同修”切磋》,是专门针对搞技术的同修谈的,搞技术的同修看完后觉得写的太好了,真是那么回事。

被非法迫害过的搞技术的同修衷心希望所有搞技术的同修都看两遍这篇文章。学好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