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14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看了明慧网关于正念正行的征文启示,想把我最近正念走出洗脑班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交流一下。

零四年阴历腊月十八日晚六点半左右,我与同修一起去发真象资料,我看见我们要去的村上空乌黑,我悟到这是邪魔烂鬼在捣乱,便发着正念和同修一起進村。我俩做完推着车子往回走时,看见这个村子大队院门口有两个人看我们。因我没重视发正念彻底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烂鬼,也忘了师父教诲我们要注意安全,还在路上贴“大法好”的不干胶粘贴,结果被那两个不明真象的人举报,遭到了邪恶的绑架。这是一次严重的教训,同修制作真象材料多么不容易,因我的漏没有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被邪恶之徒当晚拣去多数,我心里痛悔万分。

到了派出所,恶徒把我背铐在床头上,逼我说出姓名、资料来源、与我一起的那位同修是谁。无论他怎样辱骂恐吓,我牢记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是大法的粒子,要坚定的维护法。他们没办法只好给我打开手铐,但整整两个晚上轮流看着不让我睡觉,坐在马扎上不让活动,软硬兼施。我坚决不服从邪恶,除了正视恶人,就是背法、发正念。

二十日上午,两恶警自己写了写(他们让我说说经过,我不说)叫我签字按手印,都被我拒绝了。下午他们把我送到青岛市610黑窝,陪教要给我买日用品,我说只要卫生纸、牙膏牙刷,其它都不要,我马上回家。

第二天上午,陪教叫我去看电视讲课。我不想去,她说来到这里都得去。有位同修被保安天天拖着下楼听课。一進门看见同修们手结着印都在发正念,我心里想师父时刻在呵护着我们,我顿时泪流满面。邪恶之徒在电视上的声音鬼哭狼嚎,我站起来回到我住的房间,坐了一会,陪教说还得回去,要不她在她的领导面前不好交待。我又回到餐厅,这里的墙上挂满了诽谤大法的漫画,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消除这个黑窝里的黑手烂鬼。

下午到楼下唱歌,他们唱共产党好,陪教问我会不会唱,我说不会,他们唱共产党好,我唱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她们领导走到我跟前说:“你唱什么?念经文?”我对她笑了笑。

二十二日上午,我在他们的课堂里闭着眼、面朝一边发正念,每次我都这样。恶徒叫着我的名字,说我犯了法还不知是犯法,我更加静下心来发正念,他讲的一个字也進不了我的耳朵。下午我不去写作业,我想这里不能留下我的一个字,邪恶不配迫害我。他们两个书记(一男一女)找我谈话。一见面我首先正念正视他们,男书记问我:“法轮大法对你有什么好处?”我说:“大法给我的好处太多了。没学大法之前,我身患多种疾病,类风湿关节炎、心脏病、肾炎、白血球低、子宫长瘤动手术切除后患肠粘连等,最后在医院十三天不吃不喝奄奄一息。这时姐姐跟我说炼法轮功好,让我快学。我平时被病害得想死,这真到要死的时候,却放不下两个孩子,特别是女儿是我抱养的,没把她抚养成人心里很难过(当时才十岁),就说:‘我好了就学。’奇迹出现了,肚子第二天就不痛了,第三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就学了法轮功。辅导员教我炼功,当时没有书,辅导员告诉我要做好人,遇到别人对我不好时,这是在提高心性,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后来我读了《转法轮》,从此我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女书记说:“政府早已经不让炼了,你知不知道是犯法?”我说:“不知道”。

二十三日,邪恶之徒讲课,我借机又重温了师父的《法正人间预》、《淘》、《发正念》,还是继续不写作业。他们的两个领导又找我谈话,跟我谈家常。其中一个刚要诽谤大法,我说:“你快喝点水吧,看你嘴都干了。”另一个说:“她不愿听你讲了。”接着就出去了。她喝着水劝我以后不要发资料了,表个态,也好和上面有个交代,叫回家过年。我当时思想出一念:你怎么在这里为邪恶干坏事?我俯到她耳朵上说:“给你一次机会,你做个好人吧。”她说:“我悟不出来。”我说:“回去好好想想。”

在这个黑窝里我反省自己,师父每次讲法都嘱咐我们:“学法,学好法。”我怎么就是做不到呢?我思想中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吃饭睡觉的时间我都不放过。

两个陪教轮流看着我,其中一位大姐听我讲真象明白了大法好。这里不准炼功,晚上二十五分钟看我们一次,我炼功时她也跟着学,问我《转法轮》里有这个动作?我说大圆满法是师父教我们炼功的。我教了她第四套、第五套功法(我只和她接触了两天),并给她留了电话号码。年初一她还打电话问我过年好,我为一个众生明白了真象而非常高兴。

二十五日上午,我们当地的两个警察找我谈话,一个是送我到这里的,他外号叫“老邪”,在我们当地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十大恶警之一(可能是个科长)。另一个说:“我和你是初次见面,我是法制办的,这次看你的态度,你是想劳教?一年还是三年?还是保外就医?”我正视他,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马上回家。我闭上眼睛朝一边坐着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他们的邪恶烂鬼。“老邪”说:“你睁开眼,这样我怪难受的,你看这样坐着对领导很不尊敬。”我笑着对他说:“我如果到你家去就不会这样坐着。”他叫我说说过程好领我回家过年,我说:“你相信那两个举报的,你奖了多少万元?”最后他说:“我们飘洋过海来,想让你回家过年,你也得配合,我们好和领导有个交代,我要不来,中午下了班就可以在家擦擦玻璃,快过年了,你不想回家?”我说:“我上有老母,孩子上大学放假回家还没见着我,你把我送到这里,我怎么不想回家?”说着起身就走:“走吧,我要回家。”我与他从上午九点说到下午一点,最后我用手比划着说:“这是一条路,你可以向这边走也可以向这边走。”他笑了。另一个人问我发了多少张?我说没有数;贴了多少张?我说不记得。“老邪”说:“你可以说大约数,三张五张?”他又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说:“不好我能学吗?”他写完叫我签上字,我说不签;叫我按手印,我说不按,两个警察好像跳舞,各自一边扭着身子说:“好,听你的。”

二十六日下午,女书记对我说:“你丈夫来领你了。”来到楼下,讲课的那个邪恶之徒叫着我的名字说:“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我说:“我永远不到这个地方。”他们把我送出门口,直到拉我的小车走了。

事后我找了一下原因,发现自己被常人的事所迷,学法时间很少,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强大正念下,邪恶没有招,才只好放我回家,使我又回到救度世人、讲清真象的正法洪流中。我回家就把洪吟中没背过的下功夫背过,记在心里,溶入法中。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我做得也很差。我悟到:要抓紧学法才能讲清真象,发出强大正念,救度世人,做到无漏,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因我学法少,悟性差,有不当之处请同修多加指正,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