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重病好转 坚持信仰反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9日】陈小玲,女,现年39岁,宁远教委职工。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于98年9月得法,得法时我一身浮肿,面目皆非,全身大小关节严重畸形,脖子也不能转动,平时只是坐立,只有大小便时才能很吃力地走十来米远(不能直立,走时先出左脚,右脚再并步,不能双脚迈步),患的是严重类风湿性关节炎,并发症有失眠,支气管炎,便秘,心脏和胃都不好,整天心烦意乱,爱发脾气。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靠家里人喂饭,喂水,洗脸,洗头,洗澡,梳头,穿衣,穿裤,学法时只能把书放在大腿上看。

通过坚持不断的学法,我对大法有了很深的认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做人的目地,所以在修炼的路上,我一直都很精進,在劫难和过关时,我总是用师父《转法轮》最后一页上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法理来指导我,确实如师父讲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一步步艰难的走过来了。大法神奇在我身上也显现出来了:自从得法后,我再也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身体却渐渐好起来了,目前手脚关节虽照样畸形,也不能自理,但面目已经恢复正常(白里透红),身上也消肿了,并发症也消失了,手能写字了(把纸放在大腿上写,写出的字比以前还要好),能够直立步行四五里路外出讲真象(能双腿迈步)。最主要的是通过修炼心性,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使内心越来越纯净,变得祥和安宁,宽容,能够处处为别人着想,心性和境界得到了升华,头脑也越来越清醒,理智也越来越有智慧,外出讲真象时都能很溶洽的与人交谈,只要不是那种完全失去理智的人,我都能够让他(她)们明白大法是好的。总之,大法已经把我内心完全改变了。

2000年11月,我因在家接待了一个外地大法弟子,被抓進宁远县看守所关押长达5个半月之久(160多天),吃,喝,梳,洗,穿完全靠一起关押的同修护理,政府人员从来没有过问一下我的生活情况,还说:“不转化就关死她!”但我坚定实修不动摇,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这一关,释放时被迫交伙食费1600元。

2002年中共16大前,我又被抓進了宁远县看守所关押送8天, 吃,喝,梳,洗,穿同样完全靠一起关押的同修护理,政府人员也没有过问一下我的生活情况,我仍然坚定实修,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闯过了这一关,释放时被迫交伙食费200元。

二次被强行绑架進洗脑班:第一次2000年7月共13天(每天中午自己带饭或在附近饭店买,下午5:30分回家,早上8点到)。第二次是2000年11月上旬9天(早上8点到11点半回家,下午2:30分到,5:30分回家)。

自从99年7月20日后,610及公安局政保股多次派人到家搜大法书,每年农历新年,4月25日,7月20日,国庆节及县人大,政协两会前,恶徒都要到家施加压力。但我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因为我知道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