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破除自身的障碍

与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弟子切磋


【明慧网2005年4月15日】目前,大法弟子正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向世人全面讲清中共恶党的真象,最大限度的救度被恶党文化和共产邪灵所毒害的广大民众。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弟子,正利用一切条件和方式,积极、主动、智慧的在做着,确实使越来越多深受毒害的中共党员和普通百姓明白了恶党的邪恶本质,自动退出了恶党的一切组织,从而清除了兽的印记,使形势发展越来越好。可是,据我所知,当前还有一部份大法弟子由于受人心和人的观念的左右,迟迟没动或动作缓慢,严重阻碍了正法形势的進展。因此,大法弟子破除自身的障碍,就成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首要问题。

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和明慧文章以及与大法弟子之间的交流,我个人认为,目前在部份大法弟子中主要存在着三种障碍:

障碍之一——畏难情绪

全面揭露恶党的邪恶本质,叫世人明白恶党真象,从而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得以救度,这必然触及到每一个世人的思想和切身利益,关系到每一个世人的未来。因此对一部份人讲真象的难度加大了。面对这种情况,有些大法弟子便产生了畏难情绪。有的认为,恶党操控中国人民已有50多年的时间了,已经形成了党文化根深蒂固的思维行为方式,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打上了深刻烙印,要让其转变实在太难;也有的认为,今天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参加过恶党的组织,现在中国仍是共产党的天下,要动员让其“三退”,就好象是砸他的饭碗一样,简直就是要他的命。由此而感到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做好,一个“难”字便挡住了去路。

其实,做为大法弟子来说,根本就不应该有这种想法,这都是用了人的观念来看待正法与修炼中的事,而没有用神的正念去看,是被人世间的假象给迷惑了。我们要清楚,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未来伟大的神,看问题必须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去看,而不能用人的观念去看。首先要信师信法,要想到,既然师父正法推進到了这一步,必然有其深层的原因,一定是对的。做为大法弟子来说,不是做与不做的问题,而是怎么样才能做好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师父法力无边,什么都能做得到,宇宙大穹正法走到今天,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既然大家已经认识到了共产党是宇宙旧势力安排用来干扰和破坏师父正法的,是必将被正法所清除的,为什么到了该清除它的时候反而又畏缩不前了呢?它本身不就是被师父利用来给大法弟子树立威德和圆满大法弟子的吗?当然,旧势力的残余——黑手、烂鬼以及共产邪灵,越到被除尽时越丧心病狂,越要死命的控制人。但是这只不过是暂时的假象,是临死前的挣扎。我们一定要看到这个实质,增强自己的信心,相信一定能做到,一定能做好。从另一方面讲,师父不是一再告诉我们嘛,今天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从高层次上来的,都是为法而来的,他们都有明白的一面,目前只不过是被邪灵控制而已,一旦我们用正念清除掉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他们马上就会清醒,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谁也不愿意替恶党去当替罪羊(极少数顽固之徒除外)。此外,再加上大法弟子广泛、深入、不断的讲真象,就会使他们越来越明白,纷纷退党、退团、退队,大多数人就会得到救度。

当然,目前是存在着一些困难,可以说难度还比较大。可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怎么能怕难呢?师父教导弟子说:“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的更好。”(《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们大法弟子就应当知难而上,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我们想一想:我们目前所遇到的这点困难,比起师父整个正法的巨难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呢?比起现在仍被邪恶迫害的弟子和因证实法而失去人体的弟子来说,我们不应该做的更好吗?我们再回想一下,在邪恶迫害大法的99年7.20之初,我们向世人讲真象时,当时的形势不是更严峻、环境不是更险恶吗?我们在师父的带领下不是也走过来了吗?并且不是越走越好吗?为什么今天就被难住了呢?再看看那些被恶党毒害、即将被祸及、急切渴望被救度的生命,难道我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障碍之二——害怕心理

现在在大法弟子中主要存在着两种怕心:一种是怕救不了人。有这种怕心的弟子认为: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人们还可以接受,如果讲整个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就会接受不了;讲共产党所犯的错误人们还可以接受,如果全盘否定共产党,就会接受不了;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人们还可以接受,如果要让其退出共产党的组织,就会接受不了。不但接受不了,还可能会使他们因此而走向反面,误认为法轮功真的是搞政治,那就更难救度了。从中不难看出,这种认识本身正是由于自己还被陷在党文化的泥潭中拔不出来所致。为此,师父特意指出:“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我们没有与人类的这个真正邪教对着干,更不会要人类的什么政权。迫害中必须认清我们是在救度被党文化迷惑了的世人,因为这部份人对这个邪教相信到了连真象都不听了;同时也是叫在这方面不清醒的学员认清其邪恶的本质,这也是必须放下的人心与证实法中必须走的一步。”(《新年问候》)师父讲的这段法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再说了,你还没有去讲,怎么就知道人家接受不了呢?要知道经过这些年来大法弟子的发正念和讲真象,世人已经清醒的多了,有的一点就破,有不少人还主动索要真象材料,不象你想象的那样。当然,讲真象不要走极端,就要根据人的接受能力智慧的去讲,循序渐進,逐步深入。决不能一开口就叫人家退党,要给人家有一个认识的过程。首先要根据对象选好突破口,尔后加以引导、逐步加深;也可以先叫他看《九评》的单篇,能接受后,再给他看全篇的《九评》,然后再给他讲退党的必要性,最后让他自己拿主意退党。这样做比较稳妥,一般的都能接受。而且大法弟子整体都在讲,通过各种方式讲,相信一定会越做越好。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讲真象时一定要先清除自身和对方邪灵的因素,用正念去讲,真正是为了救人,这时的力量一定是强大的,效果也一定会好的。

另一种就是怕举报被抓。这是私心作怪,就更不该有了,是大法弟子修炼中一直要去的一颗心。师父教导弟子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大法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是不执著我的,是不为私的,心里装的是大法,心里想的是怎样才能救度众生。我们不是常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吗?只有邪恶怕大法弟子的道理,而没有大法弟子怕邪恶的理由。大法弟子在最邪恶最疯狂的迫害下不是走过来了吗?回顾走过的路,正因为有的弟子有这种怕心,因此才被抓、被打、被迫害;也正因为有的弟子至今还有这种怕心,才不能从人中真正走出来,这是有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的。如果这种怕心仍不去掉,不但完不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就连自己的圆满也是不可能的。

障碍之三——等靠思想

还有的弟子等靠思想比较严重,总想要等一个什么时候才走出来讲真象。比如共产党突然下台了,比如大瘟疫突然爆发了等,认为到那时才好讲,才容易叫人相信,特别是在向世人讲清恶党的真象中这种思想更甚。据我所知,目前有这种“等靠”思想的弟子还不在少数。有的甚至说什么:“我们就是要靠师靠法”。这句话本身并不错,但是,从这位弟子口里说出来可就变味了。“靠师靠法”决不是叫师父和大法来代替弟子自己该做的事情,如那样的话,师父还要叫弟子做好“三件事”干什么,一切都叫师父做好了。要记住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伟大的历史使命,不能指望天上会掉馅饼啊!

这种“等靠”的思想,也是人心的一种表现。对这样的弟子,师父专门有过警示。师父说:“还有个别学员哪,私下里哥俩好、哥仨好,做事在一起啊,我们是一伙,经常扯一些没用的,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现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错过了这段时间哪,就错过了一切。历史不会重来了啊,宇宙的历史、三界的历史,已经走过了那么多的、那么久远的年代,众生都在等待着什么?都在为了什么活在这里?就在等着这几年!而有的学员却在这几年中荒废着生命,不知道抓紧,而你却肩负着众生与历史那么大的责任!”(《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试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师父所说的那种学员啊?如果是的话,就真的要注意了!否则,怎么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呢?怎么对得起苦苦期盼你救度的无量众生呢?又怎么对得起你自己呢?师父早就告诫过弟子:“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因此,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既不能等,也不要靠,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能力和条件,积极、主动、智慧的去做。要知道,正法真的是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时间真的不多了。假如我们想象的那一天真的到来了,真象也就大显了,该淘汰的也就淘汰了,被恶党所毒害的广大民众也就没有再被救度的机会了,那时法正人间真的到来了。就是在法正人间到来之前这段时间里,在这个迷的环境中,大法弟子才能讲真象救度众生,同时圆满自己的世界,这也正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炼所走的路。这段时间虽然不长,却能锤炼、圆满大法弟子,同时也能救度无量众生和世人。现在正法正在急速向人世间突破,离法正人间的时间确实不远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非常宝贵的。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还指望谁呢?我们还要靠什么呢?不能再等了,要主动走出来,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师父告诉弟子:“不要用人的观念来衡量正法与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不要总是用人心加长你们提高认识的过程。你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个执著都是障碍。”(《新年问候》)我们一定要牢记师尊的教诲,去除人心,破除自身的障碍,真正从人中走出来,正念正行,认真做好证实法的三件事,圆满完成师父赋予弟子的伟大使命,走出自己正法修炼的光辉之路。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浅薄认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2005年4月9日(13日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