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手段


【明慧网2005年4月15日】山东省淄博市劳教所在以政委袁××、所长关××为首的恶人带动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的迫害。现将他们的罪行曝光全世界。

在淄博劳教所他们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与肉体上用尽了各种酷刑

一“打”

用木棍打,木板打,用橡胶棍打;打头,打脸,打脖子,对身体的任何部位他们任意打;有时一个人打,有时多人打。大法学员李京坤曾被恶警王立军叫到办公室,進门就用脚踢,然后用上吃奶的力气左右开弓打该学员的脸,直到使他脸色苍白为止。学员王兴俭被恶警张兆贵、乔××等多人长时间踢打,把该学员腰部打伤,致使其很长时间不能活动。有一次,七、八个恶警带着绳子、手铐、橡胶棍冲進宿舍,二话不说就开始大打出手,第一个就是乔××,被打的是王春光。他们抡起橡胶棍没头没脸的凶狠的打向我们每一个学员,短时间内当场就被打倒三、四名学员。

二“踢”

恶警都是穿着皮鞋用脚踢,踢腿、踢臀部、踢腰部,踢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庄世君曾被恶警张本炎踢断肋骨。

三“蹲”

他们让坚定正念的学员蹲在地上,不准说话,不准站立。恶警梁伟逼迫七、八名学员一蹲就是一晚上。由于长时间蹲着,脚都麻木了,根本站不起来。蹲马步的时候要摆好姿势长时间无期限的蹲,稍微一动就连打带骂。

四“坐”

上身保持正直,双腿、双脚必须并拢与上身成90°,不准交头接耳,不准说话,不准喝水,不准小便,每天坐十几个小时,有犹大专门看管,恶警指使犹大随意打骂学员。有的学员一坐就是132天,板凳不是正坐而是反坐,屁股只能坐在两条很短很细的横木上,而且没有时间的限制。

五“躺”

就是把人的两脚、两手全都固定住,一动都不能动,一躺就是多少天,学员闫红光曾被这样酷刑过。把一只手用手铐铐住,手铐另一头铐在床上,保持身体坐不起来。肖岭芳、赵承忠也被这样铐过。

六“站”
就是罚站。两脚并拢,上身保持正直,不准乱动,一天要站十几个小时,少则五天,多者20余天,最多的站了50多天。闫红光、姚谦、李京坤都被这样体罚过。

七“冻”

数九寒天让你只穿很薄的衣服,站在楼道的進门处,把门打开,就这样冻。恶警赵玉泉就这样做过。有时把学员的上身扒光,赤身在屋里冻,由他们任意打骂,不管啥时候直到他们折腾完了才算完事。

八“捆”

两条胳膊拧到背后,用绳子狠狠的捆住,一动不能动,一捆就是十几小时,胳膊、手都肿起来了,甚至被勒出了血;从两脚腕处捆住,两膝盖处也狠狠的捆住,两只胳膊分别捆在两边的椅子的最低横木上,让你根本就动不了一点。李京坤在劳教所四楼(就是搬石头的那个大队)曾遭受过这样的酷刑,并且被恶警用五——七根高压电棍连续三次电击,长达五个多小时之久。

九“踩”

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大法弟子的脚、腿、头。

十“吊”

把双手用手铐铐住吊在铁窗上,双脚不让着地悬在空中,学员胡以勤、夏长胜、郭勇、石少峰都曾受过这样的酷刑。

十一“关小号”

双手被铐住,关在一个很小的屋子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每顿饭只给一个小馍头。恶警每天都要恐吓、威胁,用高压电棍电击。每次最少七天,多则半月。学员王兆华就被恶人关了七次,在小号里除了电击,他们还任意打骂。

十二“高压电棍电击”

被关小号的大法弟子每天都要电击。对那些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用五——七根电棍,最长时间可达五个多小时,学员全身都被烧糊。恶警还专门电人的脸和嘴,毁人脸容,使整个人都变了形。在劳教所的四楼(搬石头的大队),一个叫朱××的恶警就是这样干的。有一个叫李先峰的恶警非常变态,专门往大法弟子身上泼水。

十三“精神摧残”

在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恐吓、威胁、罚分、加期,剥夺大法弟子的一切权利。不准与家人通信,不准通电话,不准接见任何人,私自扣压大法弟子的诉讼状(恶人边维刚就是其中的一个),对诉讼状合理合法的公开质疑劳教所根本不予理睬。执法机关公开对抗一切法令法规。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肖丕峰就是在刚進劳教所时接见了一、二次,三年来根本就没让通过信、接见过任何人。大法弟子王春光被加期延长了半年劳教。

五年多来,淄博劳教所袁××、关××为首的恶人指挥带动下,紧跟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使用了史无前例的、极其残酷的上述十三种迫害手段,致使二名大法弟子在劳教所死亡(张国华、肖丕峰),一名大法弟子重伤(姚谦),四名大法弟子在劳教所精神失常(杨兴刚、肖苓芳、张荣、赵承忠),许许多多的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迫害和精神摧残。

除了上述恶人之外,还有以下恶人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是:崔维国、刘新闻、张明德、梁伟、王导(搬石头大队,此人好打篮球)、孙××(四楼)、韩××(四楼)、王××(四楼)等等。

以上这些恶人都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承担一切责任和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