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15日】我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98年得法,我在没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经过学法炼功身心得到健康。由于没有文化,学法上有一定困难,但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现在已经能把所有的大法书都读下来了。我的身体上改变也很大。修炼前我患有风湿症、头晕眼花、神经官能症、颈椎病、胆囊炎和慢性胃炎,二十多年的病痛,在我修炼二十多天全部消失,亲友和家人都为我高兴,没多久我爱人和儿子也走上了修炼道路。

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镇压,真象天塌了一样,恶人把我们大法弟子关押在镇政府、县看守所,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去北京上访,为我们师父为大法去说句公道话,可哪想到北京的警察根本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们抓起来了,抢走现金,强行拍照、戴手铐,关押在驻京办事处,二天后送回县看守所,关押了一个多月向我的家人勒索了1400元钱,才把我放了。从那以后,村长、镇里领导、派出所,经常找我们写什么保证,办洗脑班。2000年10月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市火车站检票口被警察拦住,问我上哪去,让我骂我们的师父,我不骂他们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把我押回当地看守所,37天后送马三家劳教半年后释放。

2001年6月1日回家后,镇、村、派出所的人经常监视我,出门要打报告,我没有配合他们。同年11月,我与六位同修再次进京证实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去,平安返回。

2001年12月28日,镇、村干部怕我们进京上访,让我交1000元钱保证金,我说没有,他就要房照,我不给,他们说把我送马三家,我说谁也没资格送我,我不用你们管。我们正在说话,突然闯进四名警察说要带我走,上炕就拽我下地,把我拽到外边几十米远。这时我昏过去,开始抽搐,他们害怕担责任,放开我。一名警察说:“你炼这干啥?”一看我还没醒过来,开始掐人中,拽手拽腿也不行,就告诉那位功友,等我明白过来把我送回去,这样他们走了。第二天,又有两名警察到我家说核实材料,我正在炕上躺着,一看我这样,他们走了。临走时跟我爱人说要2000元钱,我爱人说一千也不给,就这样邪恶目地没达到。

2003年秋后,邪恶势力又开始绑架大法弟子办洗脑班,派出所警察为完成指标,没抓到我,就把我儿子抓去凑数,非法关在县拘留所15天才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