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师父,我是您的弟子

【明慧网2005年4月15日】我是得法至今还不到一年的新学员,自己也不知道确切的从什么时间,为什么走入法中。在99年之前我曾看过书,觉得书中要求的一切太难了,直到2004年的春天,我的母亲身体不好,(99年以前得法,迫害后就不炼了)让我去给买保健药品,卖保健药品的也是大法弟子,劝我为何不让我母亲接着修炼,我觉得也对,既省钱又健身。我的母亲也同意了,可她从小没上过学,不认字,读书障碍非常大,加上以前身体病症全部返出,别人告诉她这是消业,可她总是不悟,今天炼,明天不炼,我非常看不惯,觉得能有多难,我也看看书,看了《转法轮》,看了《转法轮法解》、《法轮大法义解》、《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还有大法弟子的修炼心得,我自己也越来越离不开这法了,师父这法怎么讲的这么好,真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学?也跟单位一位同修一起切磋,随后也看了师父的后期讲法,知道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也在老学员的带动下跟着做。

2004年9月份,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真的很着急。同修说现在中国的邪恶聚集在北京,是一场正邪大战,很多同修去北京发正念,我当时就认为应该去。可我的母亲说我得法晚不愿炼功,功力小,发正念不好使。我认为,师父就看人心,我就有这一颗心,功力小我会请师父加持的。我的女儿也几乎和我一起走入修炼,跟她一说,她也非常愿意去,可我的丈夫却非常害怕,中国人一听说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就害怕,我天天发正念,请师父帮我,当我准备就绪,我的丈夫竟乐呵呵的把我们送上车,长途的汽车颠簸还好说,就担心上火车孩子才七岁怎么睡觉(硬座),等到一上车,车厢的人满满的,怎么办?我就在那发正念求师父,几乎在同时,邻座的一人买了卧铺,三个人的长座孩子可以躺着睡到北京。从北京回来时,车厢过道,洗手间都挤满了人,我真的担心孩子了,另一同修在卧铺,硬座的票不让上卧铺车厢,她过来一看也很着急,这一宿孩子怎么办,我说:“没事,不行我就抱一宿吧!”我又发正念,请师父帮我,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同修说列车长同意让我女儿拿着票过去跟她睡一张床,我欣喜地把女儿赶紧送了过去,是慈悲的师父一再帮我们顺利完成北京之行。

当我们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听到许多同修因去北京出事了,同修接二连三的出事,我的心情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周日的一个晚上我偶然翻到《转法轮》39页,“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就这段法我给我的丈夫读了三、四遍。第二天一上班,说领导找我,我给同事的真象资料被举报,我马上就想到了前一天晚上我读到的师父讲法,我有师父谁都动不了我,我发着正念去了领导办公室,由于自己法学的少,修的也不好,在他们一再逼问书的来源、资料来源,以让我下岗、送劳教所来威胁我的情况下,我没有做到大法弟子的“忍”,态度非常不好。在他们的迫害下,另一同修和我没有了工作(我俩经常在一起,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而说她教我学的法轮功)。

回想这段日子以来,开始总是用人心去想你们对我不公平,忿忿不平。是同修给我送来99年以前的师父在许多地区的讲法,我时刻找自己,是自己的心不对了,同修背起了“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虽然我们有人身自由,但我们同样遭受了邪恶的迫害。我当时想起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要清醒的分清个人修炼与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通过不断的学法,认识到自己太多的不足,过后才知道,单位领导把我二人材料报到上级610办公室,要让我二人下岗、劳教,是慈悲的师父让我们化险为夷,慈悲的呵护,我竟怀疑自己是否是师父的弟子,大法弟子的称号我配吗?我想了许多,想到师父我的眼泪就要流下来,我配做师父的弟子吗?我做的太多的不好,也许就那么一念是对的,师父就总在慈悲的呵护我,我只能擦干眼泪,多学法,努力做好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在法中精進,更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