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一)


【明慧网2005年4月18日】我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绑架。2002年4月15日至2002年9月14日在大庆看守所绝食,要求无罪释放,被灌食5个月。

2002年12月6日我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后因炼功从早3、4点钟被强制背铐坐在水泥地上,两腿绑直,晚10点多带回集训队,铐睡桌子上。因不配合邪恶,犯人孙颖在干警的指使下,把我从三楼拖到小号,并遭受数名干警的疯狂毒打。小号里无暖气,黑龙江的冬天,其寒冷可想而知,且一天只有两顿玉米粥。

2002年12月27日至2002年12月30日,下大组因不报告,八监区长崔红梅指使犯人王永丽、李桂香将我从早5点多到晚上10点背铐在暖气上,坐水泥地上形成坐背吊。

2003年1月2日至25日因炼功被押小号;2003年4月14日至2003年4月15日因同修受迫害而拒绝出工被站绑在床头至晚3点多,期间还遭到干警肖鲁健打脸十几下,后又被罚坐铁椅子,绝食后下来,但仍24小时背铐。

2003年4月15日至2003年5月9日因不出工被押小号禁闭;2003年7月19日至2003年8月1日因炼功被押小号禁闭,并遭受干警曹靖云等人打骂,因一天两顿玉米粥水而绝食,被吊灌流食管约2小时后放回。

2003年9月5日至2003年10月10日因炼功被押小号禁闭,为了抗议非法迫害,我進行绝食,被罚坐铁椅15天,同时插着胃管不让放便。在小号大法弟子一律24小时背铐。

在2002、2003的两年中,我们因为不认罪、不服法 、不服从管理,时常受到令人发指的虐待。特别是八监区,经常因为说话等小事受到犯人随意的打骂。2003年3月因强制盖“犯”字,犯人王凤春将大法弟子张玉珍腿踢折,三个多月不能行走,也没说法,大法弟子去讨说法,却要押小号。从此陆续有人不干活、不出工,被绑在宿舍,张树琴手脚呈大字形、脚尖触地绑了22个日夜。

2003年9月份,由狱里组织四大科室,声称3日内撸直八监区大法弟子,对37名大法弟子11天11夜“拉练”。白天40多犯人、干警围成圈逼迫跑步,跑到谁那谁用电棍、木棍、竹条、小白龙、矿泉水瓶打,跑不动罚蹲、跳再跪,不跑吊起来,朴英淑至今手腕上吊豁的伤痕还在,不给喝水,给吃一半饭量,甚至几人一个馒头,晚上背铐在没窗的廊道水泥地上“过鬼门关”。逼写保证,不许眨一眼,否则就是毒打,她们用牙签支眼皮,针管滋水,木板、鞋底打脸、脚面,机器针扎脚,坐膝盖上用小白龙、竹条等打脚,掐大腿里子(贾淑英)腿上至今有痕迹),用盐水洗伤口,然后用牙签扎脸(王爱华、张艳芳),用针灸长针扎腿、脚直至骨头,喊叫声撕心裂肺,残忍至极。“摘挂勾”(就是打下巴,张淑琴四颗牙活动),“踩小筐”(阴部),用木棍捅阴道,“敲铜锣”(倪淑芝一只耳朵震聋),鞋垫、袜子塞嘴等等。有人被折磨得休克,有人睁眼说胡话,有人神志不清,6人绝食抗议多天。

2003年新领导上任把用锥子扎阎慧娟等人的牛宇红押小号,从此干警、犯人不敢公开打人。但是对所谓的管理者换成使用戒具虐待。“大背吊”、“大背剑”(一手上、一手下背后铐上)、“坐背吊”、“罚站”、“罚睡”等等招数,直至8月刘志诚首次在八监区公开承认非法,不再允许上述酷刑,但是允许背铐,于是从8月2日至12月10日四个多月间,12人背铐在监舍地上24小时不许睡觉,不能活动,而元旦前后,在一监区又多次发生“大背吊”、“坐背吊”,有时竟带医生来,昏过去灌药再挂。从1月17日“五查”来后,表面上是在规范,而背地里还时有不法事情发生,他们就是在利用犯人的劣根性,不敢打证言的心理采取严密控制、封闭、隔离等方式表面一套、背地一套。

在八监区的大法弟子所遭受的酷刑折磨非常人所能想象,时至今日,她们仍然承受的酷刑的煎熬和折磨。其酷刑主要有:把脸打红后用盐水洗,再用牙签扎;饥渴熬:大法弟子打水不让喝,每顿饭本来就不够吃,但也只让吃一半;晚上不许眨眼,摘挂勾致使牙打活动;不分白天黑夜的蹲、跳;还有棍子捅阴道、吊挂、敲铜锣震耳朵等。

打手主要有王凤春、赵艳、黄鹤、李桂香、李桂红、赵艳华、王威、朱玉红;

2003年12月30多名大法弟子因拒绝“码小凳”而绝食,并要求炼功。丧心病狂的干警指使犯人将她们背铐在监舍走廊里约20天,并不许大、小便,最后都便到了地上和裤子里。还有有3名大法弟子被押小号近一个月,干警还指使犯人顾文娟给大法弟子上铐、捆绑,王凤春开窗冻人、扒鞋冻脚。

2004年3月1日至2004年3月17日我们16人拒穿囚服,被24小时背铐在走廊一周后,进屋背铐。3月12日连续 7个小时“大背剑”(一手上一手下,背铐在床梯上),3月13日上、下午“大背剑”,晚上有3名大法弟子被变力大背吊10点多。从3月14日连续站铐三天两宿,不能合眼。还有4名大法弟子被押禁闭到2004年11月底才放出。后一直到2004年7月份对待大法弟子始终是一对一的严密监控,互相之间不许碰面说话,甚至打手势。

2004年8月1日我们要求释放被关押在小号里的4名同修,而不穿囚服、绝食。八监区干警指使犯人和他们一起强制11名大法弟子白天站背铐,晚上坐背铐。2004年8月16日至2004年12月10日我们15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释放被关押在小号里的同修,而被背铐,饭后坐背铐,直至十一前。之后,我被调到一监区。

一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同八监区一样残忍。2005年1月3日至1月10日因拒绝邪恶的要求,不蹲,不报告点名再次被再次被强制隔离。为了抗议非法迫害我拒穿囚服,于1月6日-1月8日绝食,被强制坐背吊在下铺床头。

2005年1月13日至2005年2月8日因不参加大组学习被押禁闭。在小号里还有从去年就关在这里的6名同修,她们放下生死,坚决不配合邪恶,進行了大半年的长期“抗争”。为此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不但能吃饱,和外面吃的也一样,还给被褥子,且怎么坐都行。

2005年1月17日“五查”检查组来时,我揭露了一监区的“大背吊”和八监区长达四个半月的“坐背铐”等酷刑。一监区气急败坏,不许我睡觉。

被酷刑折磨的有刘丽萍、丁彧、张树哲、王洪杰(2003年关小号大半年)等众多大法弟子。

责任单位与责任人电话
哈女监八监区长:张秀丽、郑杰,
哈女监一监区长:崔红梅

王居艳原单位:大庆团市委(163002)、现大庆市青少年宫(163001)。
共青团大庆市委员会领导电话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移动电话
王艳如 书记 6392032 4666561 6388997 13329390809
牛玉金 副书记 4666826 6291261 13936759703
办公室主任 4666737
张笃学 副主任 4666737 6280353 13329390806
王居艳亲属电话(大庆区号0459):
父亲:王建明、母亲:陈玉华、大庆采油六厂庆新4-11-3-502、电话0459-5832187
哥哥:王居义、大庆采油六厂四矿机关、电话0459-5835339、13069651010
丈夫:丛长森、大庆采油一厂试验三队(邮编:163111)电话0459-6684684
住址东风新村万宝小区3-29-1-202
好友:刘絮、大庆让胡路区中央大街天宇工程设计有限责任公司(邮编:163712)
好友:贾丽颖、大庆采油二厂工程技术大队(邮编:163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