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放下为私为我 才能摆脱对时间的执著(1)

彻底放下对时间的执著才能真正抓紧时间


【明慧网2005年4月19日】提起笔来,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那段曾走过的弯路真的不愿回想,但今天一个同修一个大胆而又困惑的问题,使我觉得是到了严肃对待的时候了。

身边有一个认识不久的同修,得法晚,99年7.20以后,修炼松懈了下来,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今天去与她交流,她犹犹豫豫的说出了她的一个困惑“我觉得师父在2000年以后的讲法中一直说快结束了,为什么到现在?我相信大法,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却总也摆脱不了……的感觉。”我惊讶的看着她,为她感到既悲哀又庆幸,悲哀的是她被魔控制对师父不敬而自己还浑然不觉,庆幸的是这个难以启齿的问题她能坦诚而说。我首先告诉她那个思想不是她,是魔的控制与干扰,然后,我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了她。因为我也曾真真切切的有过这个想法,只是没有说出而已。

其实说到了“最后的最后”也没有错,关键是是否能够始终心态稳定的、在无私的、无所求而自得的心态中抓紧时间努力做好三件事,而不是一想到“最后”就心情浮动,甚至为了追求个人的“得”而做事不理智。过去的十年过得太快了。我们经过了亿万年的层层下走,经过了千万年的轮回转世,即使再坚持一百年,也不过是极其短暂的一瞬。我觉得对此有怀疑的人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看的,忘记了自己的历史并不是这次人生的那么一点点时间。

99年7.20以前,师父看到了将要发生的一切,在讲法中一再暗示我们时间的紧迫,我当时心里就已经邪悟了可还不清楚,我认为要结束了,要跟师父走了。师父的经文《肃清魔性》下来之后,没有认真针对自己,还掩盖自己。师父说“你还能是我的弟子就立刻停住你那被魔利用的嘴。”我想,我嘴上没对任何人说过,就这样自欺欺人,修炼骗谁也骗不了,只能害自己。所以99年7.20去北京上访是完全抱着人心(为圆满)而去的,回来后所遭受的一切迫害也是用人心咬牙挺着,觉得挺过去就好了。

当时有这种想法的同修也很多,所以迫害刚开始时出问题的比较少,而后来时间一长,对时间执著而邪悟的同修就慢慢的失去了信心、失去了正念,由于对时间的执著,使许多同修的心骚动起来,今天听见他说:“挺住,秋天就结束了。”明天她又说:“春天快到了。”有很多同修心里都设定过结束的时间,在这个人心的驱使下从而不顾安全的偏激的去做,给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有些同修遭到严重迫害,在迫害中,没有站在法上看待迫害,而是用人心咬牙承受,没有按照自己设想的时间结束,从此丧失信心,不再走出来,甚至走向反面。

总之一句话,完全抱着人心偏激的去做那么神圣的救度众生的大事,现在回想起来,教训是惨痛的。由于是人在做大法事,很多机缘、很多众生都被我们错过了,而且他们很有可能永远失去了那些机缘,即使讲了真象,由于基点在对时间的执著,所以即使说了、做了一些事也不是那么神圣,众生也很麻木,打动不了他们的心。那时对众生没有慈悲,有的只是时间不等人了,这是我们圆满需要做的……危险向我们走来,后来我遭到迫害,做了一些违背大法的事。回来后,没有认真反省自己,首先,我完全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认为考试没过去,不合格,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其次,心里默默的想,那些自认为修得坚定的、精進的同修進去以后都邪悟了,我的承受力有限,進去肯定不行,所以私心让我选择了一条自保的路,“我不上,也不下。”从此消沉了一年多。逆水行舟,不進则退。这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啊呀!慈悲而伟大的师父却从不放弃我,一次次的点化我……我在梦里亲眼看见自己修得很高的功柱一点点的化掉,只剩一小点儿,还有一次梦见自己飞起来,到了一个地方,人山人海,正在开法会,而我坐在最后一排,师父在前面讲法,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座位都是自己付出多少得来的,一点也不错的,还有一次我梦见我在此人间高一层的天上,上面还有层层天,有两个打着灯笼的很白的天人站在云上天门旁鼓励我,告诉我还应该上很高,而我却说:“我不敢”。(那时认为精進会遭迫害的)……

永远也忘不了同修们对我的帮助,是他们一次次把师父的新经文送给我看。由于当时我自己邪悟,不在法上,当一看到师父说“最后的最后了”等等,心里甚至泛起一丝嘲讽。我知道这是对师父不信、不敬,但我摆脱不了。那时是旧势力给我安排的死关。我原来已经好了的乙肝出现了很明显的症状,浑身都黄,电视上天天出现介绍乙肝的报道专让我看,说有乙肝的孩子不能上大学,孩子突然阑尾手术,(孩子也是大法小弟子,因我的原因她也基本不修了),术后例行检查也测出了有很严重的乙肝,因我在大学时就测出了有乙肝,在校园里是歧视人群,丈夫(不是大法弟子)都劝我快上医院去吧。我知道再下滑就彻底完了,我必须面临选择。

有一天,忽然自己问了自己几个问题,后来知道问问题的自己是神的一面,回答的是人的一面,问:“师父到底害没害你?”回答:“一点没有!”又问:“如果师父说的是假的,也就是否定了师父,宇宙和人间还有希望吗?还有出路吗?”回答:“没有!”因为我知道,如果否定师父否定真、善、忍,那一定就是肯定江××,肯定假、恶、斗、如果否定了大法而选择其他教,那纯粹是自欺欺人,学了大法再看那些,就象上完大学再上小学。

就这样,在关键时刻,我还是选择了师父和大法,几天后,身上的黄色褪去了,丈夫也沉默了,我在他面前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威力。由于原来的停滞,我想学法提高,但怎么也看不進去,就是看了,很明显看不懂。师父的经文《修改》下来以后,因为改字,不自觉的放下了一切有求之心,只是认真的看了一遍所有的书,只为把字改过来,结果,我突破了旧势力控制不让我学法的障碍。慈悲而伟大的师父啊!我又理解了《修改》的一层法理,师父是推我们呀!对师父新经文里的法理豁然开朗,用了短短几个月就追上了正法進程。所以每当我听有的同修说,“为什么师父说的那么明白,有些学员还不按照做?”我都告诉他们,当邪悟时,本人和法理之间象有个间隔,完全看不到师父讲的法理,甚至有时连表面意思都看不明白。

我跟同修讲到这,我告诉她,我们都是旧宇宙的生命,基点是为私的,是应该早就淘汰的生命,是师父慈悲,动了救度宇宙的一念,才吃尽千辛万苦,几乎耗尽一切层层下走到这里,新宇宙是无私的,我们只有无条件同化大法,才能去新的宇宙,我们同化的同时,师父就为我们做了一切,而这一切又意味着溶入了师父的……如果我们修成了师父说的那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你想想如果一听到师父说时间紧迫了。应该是什么想法?是不是应该是为自己没有救度众生、而众生面临要被淘汰而着急?还能产生诸如庆幸、害怕自己圆满不了而着急等等的想法从而偏激的做法吗?你把基点从自身移到众生上你有没有理解师父告诉我们紧迫的含义?你还会去设想时间结束吗?你还会为没有达到你设想的时间而失望吗?而且如果象我们设想的那样,当时我正在邪悟,而你现在还在邪悟,是不是已经淘汰了呢?可不可怕?如果自己放下私心同化宇宙特性,还会在时间这个问题上邪悟吗?同修们危险啊!我好歹闯了过来,但有多少同修却永远毁了自己啊!所以当我一看到哪个同修执著时间了,传什么北京民谣啦……我总是善意的指出,我知道旧势力会利用这一点毁了他们的。

最后,我又跟她说,时间确实很紧迫,没有体会到师父已经在向世间转轮了?我们主佛的弟子,只能是对众生的翘首期盼更精進,再不要执著自己,更不能产生要圆满而庆幸的一丝念头,否则我们再不配是师尊的弟子了!并且师父在《转法轮》里也早已讲了一个人修成罗汉产生欢喜心、怕心掉下来的法了。我们要彻底放下私心,彻底摆脱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烙印,坚定的信师信法,助师正法,因为不只我们是师父救度的对象,层层众生都是,成为一个象师父要求的那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写这篇稿时,思想业、魔的干扰很大,甚至在头脑中反映出“你对师不敬!”的念头,让我放弃,当我坚定的拿起笔,头脑却一片空白,无从下手,我心里默默念起“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并求师父加持,艰难的写了几句之后,头脑刹时清醒!感谢慈悲而伟大的师父!让我们重温师父的《助法》:“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