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位山东老人


【明慧网2005年4月19日】在山东有这样一位老太太,不到1.5米,早几年偶尔在垃圾堆旁见过她,但从没有拿正眼打量过她,因为从垃圾堆旁走的比较快。有时也听别人说起过她,印象中是,她的女儿全家对她不好,所以每天捡破烂苦度余生。

最近她的情况经常从一同修那听说过,所以对她也关注起来了,对她的情况也越来越了解。老太太叫卫爱珍,80岁,有文化,曾生过一个孩子,但没落地就夭折了,从小抱养姐姐家的一个女儿,供女儿上学,参加工作,出嫁。女儿也有了孩子,女儿需要人看孩子,老人就把家里的房子、家什卖掉,带上钱帮女儿看孩子,帮女儿带大四个孩子,女儿的孩子也参加工作了,各自成家立业。老太太也老了,带来的钱早花没了,老太太就成了多余的了。后来女儿、女婿竟然把老太太赶出来,老太太没什么亲人只有靠捡破烂维持余生。近两年女儿、女婿迫于外界压力,不让她去捡破烂,老太太就住到四楼阳台上,没有电灯,冬天冷,夏天热,在女儿家有人时从不敢开阳台的门(怕人家嫌有味),大小便尽量到楼下的公共厕所,就是这样,也经常遭白眼,吃饭时从没叫过她,想起来就送点剩饭在阳台上吃,想不起来几天不管不问。老太太就下楼买点吃的,花的钱,穿的衣服都是好心人送她的,有时她三孙女给点钱。这些就不多说了,就说说她得大法的过程,也就是近一个月的事。

老太太出去经常路过一小卖店,店主看她可怜,有时叫过她去小卖店,送她点吃的。店主修炼法轮大法,给她讲大法的美好,教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送她护身符。老太太很虔诚,照店主的话去做。

默念的第一天,老太太就对店主说:“太神了,以前我晚上也就是睡三个小时的觉,再睡就睡不着了,可昨天晚上,我念着念着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起来后发现头也不疼了,腿也不疼了”。

于是店主对老太太说:“看来你的根基太好了,我送你一本《转法轮》,你先看上一遍,然后我再教你五套功法的动作。老太太接过书如获至宝。以后的日子里,经常听到老太太的消息。一次,老太太就从四楼梯口滚到二楼,但一点没事,老太太扑了扑土,下楼上厕所去了。

看到第四讲时,老太太又对店主说起了自己的奇事。那天我正好路过小卖店,店主叫我过去,说老太太在这儿呢,得知老太太原来有便秘的毛病,几天不解大便,解一次还要提前吃药(别人送她的)。昨天晚上想大便,想和以前一样吃上药再去,可觉得来不及了,赶紧往楼下跑,拉起来没完了,起来后觉得从没有过的轻松。

我对她说:“这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老太太又说:“我看书感觉不是我在看,是师父在给我讲,到后来师父还说:“今天就讲到这里吧。”我现在除了看书,睡觉外,就默念大法好,觉得念着念着就不是我在念,而是脑子里咚咚……在念(有节奏的)。

老太太的奇事不断传来,我在跟别人讲真象时也经常拿老太太的事举例子,有时在路上碰到她,我就和她主动打招手,说些鼓励她的话,询问她看书看到了几讲了。老人家说女儿比以前对她好多了,早晨、中午都给送饭,还让喝水。后来听说她要随女儿搬家了,搬到很远的地方(20多里),具体什么地方也说不清楚。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小卖店里,我问她看完一遍《转法轮》了吗?她说:“还没有,这本书看到了第八讲,这几天家里收拾东西没时间看,她(指女儿)不让炼,说人家都反对,你还炼什么功。我没理她,这几天忙,她们也不做饭了,买来吃的只顾她们自己吃,也不管我了,还弄来一堆不要的东西让我扔出去,活着没劲,真不想活了。”我和店主都开导她:“以前你吃了那么多苦,挺到现在,为了什么你知道吗?就是为了现在要得法,你已经得了法了,道理你也明白了,你女儿对你不好,你应该不气不恨高兴才对,那是送你德。这一生你女儿家给你那么多德,你占大便宜了,师父早就管你了,给你去了那么多的病,师父替你承受了多少你还不知道呢!你还说活得没劲。”

店主的眼睛湿润了,再也说不下去了,老人家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了。双手合十:“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说错话了,您原谅我吧!”我们的心融在一起,久久说不出话来。

为了缓和气氛,我问老太太:“前几天我在路上碰到你,没和你说话,看你的脸红红的,可好看了。”没等老太太说话,店主就抢着说:“那两天她的脸又痒又红又胀,好像还起了一层皮,用手一摸可涩了,第二天就好了,你看她现在的脸多光滑。”

我凝视着老人的脸,80岁的人啦,耳不聋、眼不花,小小的眼睛很有神,脸上风吹日晒又黑又干的老皮退了一层。脸上多了些亮色,皱纹比以前明显少多了。我心中一阵酸楚,百感交集,一是老人要搬家走了,以后很难再见面,老人的修炼要有谁帮才行。更主要的是我为那些现在还不相信大法,还在破坏大法,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难过,这些人说我们所谓的“痴迷”……你们怎么不好好想想,我们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坚定的修炼。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说的每句话,每件事都是发自肺腑的真话,不像中共不法官员们开口就说谎、造假骗人,现在的人怎么连真假都分不清了呢。

老人擦去眼泪,对我们说:“不怕你们笑话,我年轻时生过一个孩子,难产,孩子没落地就夭折了,我也落下一身的毛病。后来找一外国大夫给做了手术,手术后不知什么原因阴道与尿道中间掉了一块肉,诊断为“膀胱阴道漏”。后来又找那位外国大夫,这位大夫已不在了(老人原来是富人家孩子)。这50多年来,下身疼痛不说,最让我难过的是尿憋不住,有一点就不知不觉流出来。我只好用很厚的布垫到裤子里,这几十年来我从没体验过下身干爽是什么感觉。学法的第一天我就想,要是师父能给我去掉这个毛病让我干啥都行。现在师父真的把我这个病去掉了。尿能控制住了,裤子也不需要再垫很厚的东西了。”

我们也深为老人无病一身轻而感到高兴。只知老人一生很苦,谁知老人苦上加苦。老人第一次说话这么多。老人还说:“我从没洗过澡,家里人不给洗,我也不会弄气、弄水的,她们嫌我有味,不让進厨房,她们在家我从不敢开阳台的门,她们不在家时我就到卫生间用凉水擦洗身子。夏天还好过,冬天水冰凉的,我也用毛巾蘸上水擦洗,说来也怪,从没有事。我也想到去澡堂洗一次,可人家不让進,说年龄大了,必须有人领着才行。”

听了老人的故事,我深为老人一生中吃了那么多苦而难过,但我又为她80岁能得大法而庆幸。真是佛法慈悲无量,有缘人终得救度!愿天下善良人都能早日得法修炼、返回自己真正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