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事后 另外空间的可怕景象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我是大庆大法学员刘丽萍,2001年5月被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当时在法上认识不清,不想受牢笼之苦,产生快点出去的执著,在明明白白的情况下“转化”。

虽然“转化”是假的,可为此带来的变化是惊天动地的。同样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刘伟杰在另一监号里梦见了我,她说:“你这样做不对呀,你这样做不对呀。”

当我得知她做的这个梦时,我全身所有的肉从里往外无处不转,坐在“小号”里好象要悬起来一样。又看见自己的身上盘着一条长着两个角的大蟒蛇,从左耳朵進去又从右耳朵出去,整个过程,使我惊心动魄。

我悟到是那些“转化”我的话在我脑中还没有完全排除掉,甚至还认为有的邪恶的话还对。

27日后半夜大约三点钟在左右,我看到师父的法身来了,离我一尺多远,双盘着和我对坐着。师父法身看到我就哭了,流出的泪水像水柱一样,我也哭的泣不成声,突然感到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一下理智清醒起来了,师父法身瞬间从高空中隐退。于是我披上衣服,奋笔疾书写了份《公开声明》,声明所有所写的、不符合法的要求的一律作废,并交给了看守所所长。

邪恶之徒看了我的声明,气急败坏。他们将我劫持走到大庆市劳教所,企图对我進行转化。当时我两眼肿成一条缝,鼻梁子几乎和脸一样平,身上两个胳膊全是大包,每个包上一个眼儿。我当晚梦见自己像一个80多岁的老人坐在由魔头构成的山前,当我把做的梦告诉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时,他们开始觉得所谓的“转化”不对了。

这样,劳教所就不叫我和他们在一起了,又强行把我送回看守所,继续关“小号”,坐铁椅子。看守所所长白云山说:“你就在我这里加倍的感受吧。”我全盘否定一切,不吃不喝不报数。为了進一步迫害我,他们把一个精神病和我关在了一起,处处对我進行精神摧残。

但我不断的加强自己的正念,这时我看到墙上有碗口粗的一道绿色的光柱,每天都往下走。我想当这光柱到达地角线时,我一定能闯出“小号”。果真在第三十三天时,光线下到了地角线,他们把我从铁凳子卸了下来,放回了监号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