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另外空间黑手迫害的一段经历和教训


【明慧网2005年4月10日】由于我未能在法上认识法,人为的滋养了邪魔,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在过去一年,我遭受到另外空间黑手的残酷迫害。今天我把受迫害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并曝光邪恶,解体另外空间做垂死挣扎的黑手烂鬼。

我是95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腰椎盘突出、乳腺增生、颈椎病、心脏病、流鼻血等,使我苦不堪言。得法后一身的疾病不治自愈,我感谢大法、感谢师父!1999年7-20后大法与大法弟子受到邪恶迫害,我们失去了大家集体炼功的环境。

由于学法和炼功的放松,人的安逸之心、怕心、名利之心等私心杂念,再加上外来信息的干扰,我的修炼状态时好时坏,讲真象也在做,却抱着一颗人心在做,被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

2004年4月,我突然出现病业状态,发高烧、咳嗽、憋气、右肋处象插了一把刀一样的痛,整个身体象散架了一样。此时离五一黄金周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五一是商业行业销售的高峰,单位人员无特殊情况是不准请假的,何况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请假呢。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抓紧学法炼功讲真象,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病业不见好转,而且越发严重,鼻子流血不止,咳嗽、走几步路就喘不上气来,几套功炼下来,衣服都湿透了,一杯一杯的喝水也不解气,最后我就用瓢喝。

十几天过去了仍不见好转,走路都打晃了。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于死,我并不怕,关键是对很多人可能会起到负面的影响;我不能死,我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我和同修们交流,更多的同修帮助我,共同发正念清除邪恶。我流着泪对师父说:我今生今世只做大法弟子,不做乱法鬼,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因我天目是开着的——天耳通,此时邪恶干扰非常严重。有一次学法,我坚持不住坐着睡着了,睁眼时看到一只皱巴巴的黑手捏着我的眼皮,干扰我学法;耳边听到另外空间黑手烂鬼对我此时修炼状态的嘲笑声,各种语言,邪恶至极。发正念时,困魔干扰我,朦胧中看到另外空间色魔们的丑陋情景,穿黑白衣服的人飞来飞去对我指手划脚说着什么;我还咳嗽不断,有时吐上来,我咽下去;鼻子流血不停,我用纸把它塞住。

这一切干扰都是邪恶的迫害,妄图动摇我对师尊和大法的正念正信。我决不能配合邪恶,向邪恶妥协。旧势力的安排,我坚决不要。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听师父的。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第一讲)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一位同修在爬一座又高又大的山,山下有许多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手指着我对另一个警察说:她是我们看护的重点对象,对她得看紧点,不能放松。我和同修各持两把锐器象滑冰一样向山下滑去,飞着飞着我斜过去了,身边的同修帮我调整方向,这时,我看到我身底下铺着红绸的路就要到头了,我急忙喊师父:师父我要上去,我一定要上去。

我回忆着梦中的情况,我明白修炼是严肃的。这么长时间的病业状态,自我修炼以来,从未有过。我想起了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说:“我们有些大法弟子在历史上跟旧的势力签过什么约,所以旧的势力死死抓住这一点不放。”我恍然大悟,这就是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和凭证。师父说:“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

我不承认与旧势力所签的变异条约,今生只做大法弟子,只做师父安排我们做的,别无选择。就这样,我凭着对师尊和大法的正念正信,破除了旧势力对我的所谓“考验”。整个过程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时我变得身体消瘦。

可是,由于我没有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去做,执著于时间,又怕自己水平有限,工作忙等人的执著心,没有及时将邪恶曝光。带着一个私心、求心学法修炼,向大法索取,使旧势力黑手有了继续迫害我的理由。从2004年5月到今日十个月的时间,我采用了一种消极无可奈何的态度默认了旧势力的迫害。憋气、心慌、身体发冷等状态时好时坏,这种状态一直突破不了。马上就要过农历新年了又咳嗽起来,状态很不好。腊月二十八这天晚上,咳嗽得我肚子疼,嗓子憋得难受。发过十二点正念,当晚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被黑手架着来到一间大的房子里,里面有许多大法学员在受着各种酷刑,有的被吊起来打、折磨得死去活来。另一边,在一张特制的床上,一位同修被折磨得滚来滚去,床的四周用的是象过去当兵打仗时才用的矛一样的兵器特制而成的,尖尖的把人捆在其中。我被两个黑手架着一边走一边喊师父:“师父我没有私心和怕心。”这时指挥用刑的黑手头子到里面喝水去了,出来一个女黑手头子,看了看我,对着两个给我用刑的黑手说:不是不让他死吗?怎么弄成这样?我怎么向上面交差?这时我看到旁边一个熟悉我的人,他也是负责用刑的黑手,我质问他:为什么昧着良心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显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样子,并对我说:嫂子,我可以把你嗓子里的匕首取出来,我张开了嘴。

梦到这里,我醒了,睡意全无。邪恶的旧势力对我并没有放手,它们执著于它们要干的事。它们放大了我执著的人心,让我忙这忙那,干扰我学法,不让我提高上来,最后脱离大法,达到它们邪恶的目地。

师父说:“有的人就是怕这怕那,人心就是多,被迫害得就厉害,被迫害得快不行了还在人的执著中出不来,护法神着急没办法。” (《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还有一部分人追求开天目,却越练越不开,什么原因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主要因为天目是不能求的,越求越没有。越求呢,他不但不开,反而从他天目里边还要溢出一种东西来,黑不黑,白不白的,它会把你的天目盖住。”(《转法轮》第二讲)

我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人的私心和怕心,对大法的有求之心,一味的向大法索取;没有向内去修向内去找,用一个执著掩盖另一个执著着。师父在 《新年问候》中告诉我们:“不要用人的观念来衡量正法与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不要总是用人心加长你们提高认识的过程。你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一个执著都是障碍。”

当我写这篇心得的时候,折磨我十个多月的病业状态已经好了许多。作为一个修炼多年的老弟子,我感到惭愧。更希望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能够以我为鉴,不要再犯我这样的错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及其安排,走好走正我们的正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