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正词严破除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2002年6月,我被本单位治保科强行绑架至教养院洗脑班。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到了洗脑班,我不配合邪恶,不报名、不站队、不答卷纸,当日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证实大法,抵制迫害。这是正与邪的较量,也是真理对邪恶的审判。

以下是记录的几个片断。

一、坚持正念,变被动为主动

当天邪恶之徒先摸底似的谈话,很正规的象提审一样。
恶警: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不回答你,因为我不是犯人,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你们是司法部门,国家的统治机关、国家的机器,请问你们是依照哪里的什么文件,什么法律文书为依据扣留我的?你们是司法部门的专业警察,你们非法限制守法公民的人身自由,侵犯了守法公民的权益,是执法犯法,该当何罪?
恶警:你不是不回答吗?怎么说了这么多,还该当何罪?象是在审问我。
我说:我说的不是回答你的问题,我是在质问你为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恶警:是你们单位在我们这办学习班,我们只是提供场地,你转化不转化和我们没有关系,到期不转化教养你,也是你们单位的事。
我说:既然与你没有关系,为何不放了我还我自由?
恶警:我说了不算。
我说:你为他们提供场地,且不说你们有什么交易,你为什么要为他们提供场地?你们是联合犯罪。
恶警:交易?我们只是关系单位,什么交易也没有。
我说:我知道连陪同的工作人员都得交所谓的生活费800元。强迫我住在这里,还得我自己消费,你们赶上强盗了。
恶警:你绝食是抗拒,抗拒从严。
我说:不错,我是在抗拒。因为我无罪,我才敢抗拒,你们这里的真正罪犯哪个敢抗拒的?你们迫害好人是有罪的,阻止你们是慈悲于你们。
恶警:你这么大的声音,怎么动气了?大法弟子不是讲真善忍吗?
我说:声音大不等于动气。
恶警:你们大法弟子从不打人,孩子淘气也不打吗?
我说:师父告诉过我们,打孩子不能动气,不动气打他他也疼。让他疼的目地是让他记住教训,以后不再犯错误。我刚才声音是大了些,但那是为了让你记住教训,以后不要对大法犯罪。
恶警笑了:你是把我当孩子了?
我严肃认真的说:是,我把你当作我的亲人。
恶警临下班时说:你想正念闯关,我“祝你成功”。
我笑着说:谢谢。

第二天恶警又问我:我说祝你成功,你怎么想的?
我说:我知道你带有讽刺的味道,在嘲笑我。
恶警:我们拥有强大的军队、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被我们打败了,八年抗战小米加步枪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你手无寸铁的法轮功算什么?
我说:小米加步枪怎么打败的?那是你共产党一个人的功劳吗?我好象知道中共抗战就打了一仗,还拍了个电影《台儿庄大捷》。八年抗战,长征在路上就走了两年,那时候谁抗的战?
恶警:那时北上抗日,发动群众。
我说:发动群众为什么不到人多的地方,尽走些无人区,爬雪山过草地,损失惨重,目不忍睹啊!北上抗日就直接上呗,告诉你吧,那是国民党打的,逃跑,说文明点叫撤退,好听点叫战略转移,那是苏共协同作战,国共还搞个统一战线,美国又扔原子弹,最后战线过大供给不上,各种压力下日军才投降,共产党乘机壮大,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恶警:共产党打的江山,没有共产党哪来的太平盛世?
我说:没有共产党历史上也出现过贞观之治、康乾盛世,中华的四大发明可不是你共产党领导出来的。
恶警:你不爱国?
我说:我比你们爱国,我爱中华民族的古老文化和传统美德,外国人来中国都是来学中国的传统文化,气功就是民族文化的一种,所以法轮功受到世界各民族的欢迎和赞誉,中国是法轮功的发源地,是我伟大师父的故乡,我能听师父的中文讲法,读汉语《转法轮》,我骄傲,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自豪,因为我是中国人,中国被誉为礼仪之邦,都说日本人讲礼貌,那是跟中国人学的。你们口口声声说爱国,为什么还把自己的孩子都往国外送?你们奢侈、腐化、堕落,当官的一餐宴席够一个普通百姓的一年工资,下岗的、失业的国家不给安置,却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迫害法轮功,你们败坏了国家形象,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还口口声声说爱国?
恶警:你说这些我们也懂,可这也不是咱老百姓能管的?
我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难道你们国家公务员没有责任?

二、讲真象正念正行证实大法

恶警头A:首先声明,你现在不吃饭,出了问题自己负责,所里一概不负责,人不是我们让来的,是你单位借这个地方办学习班,这是上面布置的工作,上指下派的。
我说:我现在无论出什么事,你们都要负责。你们是国家的权力机构,为什么现在成了××公司的工具,没有迫害法轮功之前你们是关系单位吗?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它是在犯罪,它是主犯你们就是从犯,你们的“国家机器”不也就成了它个人的工具了吗?你们知道这是执法犯法吗?你们执行上级命令时动过脑子吗?政策符不符合法律?执行错误的命令造成的后果当负法律责任。
恶警头A:你提江泽民,就是反党、就算搞政治。
我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不管你谁当家,什么社会制度,修炼人不求世间的得失。但无论谁迫害大法,我们就要和你理论,老百姓喊冤告状不是参与政治。
恶警 B:多不值呀。
我说:豁出命来告状更说明有天大的冤屈。
恶警 B:国家不让炼了你还炼?法轮功是×教,你知不知道?
我说:国家什么时候不让炼了,什么机关审理的?依照什么法律判定的?那时江泽民个人在外国回答记者时给法轮功造谣栽赃的,是江泽民自己说的,然后其亲信溜须拍马蜂拥而上,这跟毛泽东一封《炮打司令部》之后的群众斗群众有什么两样?说某人犯罪了,法院还没审,“国家机器”先给定罪了,这叫无视法律。江XX毒害了全世界人民,包括你们。
恶警C:它没迫害我,我也没受迫害。
我说:我问你,你们明知我们是好人为什么还抓打我们?因为你不干它让你下岗,你们为什么这么卖力气让我们放弃修炼?因为有不转化的它扣你奖金。它逼你们走上犯罪的道路,做它的牺牲品,你们还不自知。
恶警头 A狞笑着:我可从来没迫害你们。
我严肃的痛斥它:你就是幕后的操纵者,你最坏,表面上你什么也没干,可是你在背后指使,等我出去后,给你们上明慧网曝光。
恶警 B:那我退出共产党没有饭吃咋办?
我说:这就看你做人的原则了。过去唱戏的把琴摔坏,宁可卖菜也不唱。宁可要饭吃也不做贼。
我接着说:你们明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还违心的迫害。为了你们那点奖金,你们却置我们家的老小没人照顾而不顾,反过来说我们自私,不要亲情,是你们让我们骨肉分离,有家不能回。(说到这,我越说头脑越清醒,声音高亢,其他室的警员过来问怎么回事?)
恶警A说:审判江泽民哪!
恶警B说:怎么审呐?
我说: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适时量刑。
恶警C:还的判刑?那要判几年呐?
我说:那要看它罪犯到哪了,我听说那个奇奥赛斯库被枪毙了呐!
恶警A自言自语:这么严重,真够厉害的。

三、添正念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

因为要把我和其他功友隔离,它们要我到另一房间里。恶警和各单位陪同的负责人正在闲谈,要我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被我拒绝了。身边的一个陪同的同事忙让我坐在她的凳子上。
恶警恼羞成怒:凳子矮你不坐,你以后就不准坐,谁也不准让她坐着。这里的队员都坐这凳子,就你特殊?你以为你是谁?大法弟子就这样吗?一个凳子你也要争好的?凳子小你还不坐,你看哪个好?好的是你坐的吗?
陪同连忙辩解:人家××姐在单位可谦让了,什么都不和其他人争。
我正不知如何回答,恶警C说:人家那是维护大法的尊严。
恶警B说:×××(学员)上厕所很长时间,一找在厕所发正念哪!
我想大法弟子证实法就应该堂堂正正,在魔窟中更要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于是我保持正确的站姿,坐形。时时有正念,同时不忘学法、背经文,做到头脑中时时有法在,慈悲而有威严。我感到双眼能发出强大的光。
恶警A说:××姐你说你炼的不是x法,你的眼睛怎么“贼亮贼亮”的,我不敢瞅你,你可别看我。
我说:这是正法修炼出的火眼金睛,能识正邪、辨人妖。
我经常立掌发正念,标准的。心中提醒自己时时有正念。
恶警C:你对着我们发正念,是要消灭我们吗?你这是不善。
我说:正念是慈悲的,不是消灭你这个人,是对你慈悲。
从那以后,它没再干扰我发正念。
一个犹大了解我修炼前有过修炼人不该有的行为,以此来污辱我,想以此来消弱我的正念。
我坦言承认:修炼前我是犯过错,人无完人,孰能无过。修炼中我认识到了,并改正了。师父都能原谅我,给我赎罪的机会,我今天是大法弟子,我以后会做得更好,谁也别想借此来污辱我。
犹大无言以对。

四、正邪较量,正义对邪恶的审判

恶警B:听说你是做团委工作的,怎么这么顽固?
我说:做团委的工作,对于我来说也是正常工作。通过做团的工作,让我看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弄虚作假,搞形式主义,它说你好,把你吹上天,说你坏,把你打翻在地,还得踏上亿万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它对法轮功就是这么干的。把一切的坏事都扣在法轮功的头上,完全都是造谣、诽谤。迫害死那么多好人,真是罪恶滔天,天理难容。
恶警A:我就是国家主席江泽民,我就是法律,我有强大的军队,就是让法轮功永世不得翻身,我就是造谣、诽谤,看你咋样?
我庄重的回答: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在大法弟子的不懈努力下,真象必大白于天下,真理必战胜邪恶,邪恶一定会受到正义的审判,我相信法正人间的那一刻定会到来。
众恶警哗然大笑:你在演戏吧,什么时间结束?×××学员说×年×月×日结束,结果没结束,他转化了。
我坚定的说:那就是邪恶全部灭尽的时候,我坚信会有那么一天,历史会作出见证!!

由于有漏,也受到恶警的野蛮灌食,险些窒息而死。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无条件被送回家。“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大法弟子的正念源于法,就按照大法和师父的要求去做,什么都能做到。在此以此对联表达对伟大师尊的赞颂,感谢师尊的再造之恩。

佛恩浩荡
法轮大法普度众生乾坤正
修真善忍返本归真道德升

以上是个人经历,由于多数是口述,语句有的不准确。请同修原谅。(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