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5年4月18日】在2002年,我回老家讲真象,由于学法时心不静,正念不足,加上丈夫有了外遇,我的情没有放下。在这种情况下讲真象,结果被人告发。被当地610邪恶组织绑架,非法抄家。

在出事之前,师父梦中点悟我,又接到一个特别电话,后来在一位同修出事之前也接到过这类电话,后来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要注意安全,而我自己却没有悟到。我被老家当地610邪恶组织非法判劳教2年。在送去劳教的途中,我请师父加持我保持清醒的头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要随车去随车回,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在车上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

到了劳教所后,医生为我量血压,我清除医生背后的邪恶,请师父帮我,让血压高,我要达到回去的目的。结果血压相当高,又做心电图,我又请师父加持,要心脏不正常,结果心脏也有问题,劳教所拒收。看守所管教不服气说关了几个月都正常,不管他如何给医生讲,就是拒收。

在师父的呵护下随车回转又被送进看守所,师父马上借犯人的嘴点悟我说:有个炼法轮功的绝食了3天就放了,叫我也绝食。当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没有绝食。连续几晚师父在梦中又点悟我,我还是没有真正悟透。看守所管教说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就放你,我想我不会给师父和大法抹黑的。

十几天后狱医为我量血压,血压开始低了,我知道如果血压等一切正常了,恶警又会送我去劳教所进行迫害。我向狱医讲真象,每天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请师父帮助我,我一定要出去。在梦中师父叫我名字的同音字“速放速放”,醒后我悟到一定要绝食反迫害才能出去。

我绝食后,犯人和管教威胁我说:你绝食也出不去,要关满刑期,三天不吃要灌食。我心里只有一念,师父说了才算数,我不吃你也灌不进去。绝食了5天后,狱医向610反映我的身体情况,为我办了保外就医,表面是狱医帮了忙,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大法的威力,我是闯不出魔窟的。

2005年2月,我在回家的路上,被片区警察绑架,说是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我不配合邪恶不上车,被其中一个恶警强行抓住胳膊推进车。到了派出所后问我为什么要写上访信?为什么要给亲戚写宣传法轮功的信?我心里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一定回去,哪儿都不去。我对警察说:我这几年三番五次被公安迫害,在监狱受刑是事实,我有权利上告,你们今天无故抓我,我出去一样也告你们,你们私拆信件是犯法的。警察态度变好了点,说我们请你来了解情况,又没有打你。我不被伪善动心,一直清除这几个警察身后迫害我的黑手、烂鬼。警察说不问上诉的事了,叫我不要写信给亲戚宣传法轮功,问我内容写的是什么?我就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我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不愿回答的问题,就不要问,我一定要回家。这时,家里人到派出所要人,他们马上态度又变了,说没事,回答两个问题就回家了。

在派出所里呆了三个小时就回来了。儿子也是修炼人,他叫我女儿来派出所要人,他一直在家里为我发了三个多小时的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

自从修炼以来,师父对我的呵护,鼓励着我,是无法用世间语言表达的,我一定做好我们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