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朱秀敏遭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21日】2003年10月1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五监区(四中队)大法弟子拒绝点名、报数、戴名签,恶警开始不让我们回牢房休息,陪六组加班,每日晚10点或12点才可回去。当天大法弟子朱秀敏被隔离在车间没让回牢房,犯人联保车春波(已出监)、张思霞(原组长)、李梅(已出监)在恶警的授意下,撕撕拽拽的把朱秀敏推入厕所,李梅、刘玉梅、单桂香把朱秀敏按倒在地,脸贴地,按胳膊,踩住手,三犯人不断踢朱秀敏的两胁、腰,李梅几拳打在朱秀敏的前额、眉头、眼睛处。致使朱秀敏一个多月睡觉不敢动,呼吸不敢大喘,不能用力,额头眉骨青紫,两眼淤血。

2003年11月26日,大法弟子在车间中厅搬小凳子静坐,要求制止迫害。下午五监区(四中队)恶警指使联保犯人把静坐的大法弟子连拉带拖的拽下楼去,几个大法弟子被顺楼梯直轱碌,喊声、骂声、打人声响成一片。在楼下防暴队男恶警王亮大声喊来刑事犯,对大法弟子劈头盖脸的进行毒打,然后连踢带打的拉到男犯楼前,在墙角阴冷处罚站,双手伸直,不得弯曲,袖子挽起,手套、脖套扒下抛得很远,谁腿动踢腿、手动踢手。

防暴队恶警杨子峰用大皮鞋对大法弟子踹来踢去,几乎所有大法弟子都被踢过。大法弟子许先萍的手被踢得直流血,由于天冷手指尖上的血水都结成冰榴子,两腿被踢得青紫。还有一些大法弟子被单独打,直到晚上下班回牢房,恶警还在一楼走廊铁门那边,对大法弟子疯狂叫骂声和“噼叭”打人。

2003年11月26日8日晚,恶警刘立松、邱艳把大法弟子李萍、闫淑芬、刘桂华拉到外面上刑冷冻。犯人李梅在恶警的指使下找来塑料鞋底儿、小竹条,打她们三人的手背,刘立松、邱艳换班监督。

2003年11月29日,大法弟子齐声背诵《论语》。狱长带着防暴队气势汹汹的来了,大法弟子手挽手抱在一起,恶警死命的把大法弟子拉开,恶警杨子峰拿着凳子大打出手,四个小凳子都震碎了,它把大法弟子马爱乔的头打得鲜血直流也不罢手,还拿着被震碎的凳子一下一下的打,马爱乔被打得在小号昏迷了四天,头上的大口子缝了三针。一顿乱打之后,又把大法弟子拉到外面去走队列。

2003年11月30日,恶警授意犯人拉大法弟子出去继续“冷冻”,朱秀敏不配合,犯人李梅等拽着衣服硬是把朱秀敏拖出,恶警大队长吴艳杰用电棍电朱秀敏,恶警大队长陶书萍命令犯人用黄胶带贴住朱秀敏的嘴,用绳子把她反绑上,踢坐在地上,陶书萍狠命的在朱秀敏腿上踢。恶人程秀在朱秀敏胸口踢,恶警孙立松踩住朱秀敏一只腿上。陶书萍又命李梅把朱秀敏的头剪成个壶盖形取乐。李梅拿着竹条子发疯的打朱秀敏的手心、手背,又翻过手来(在身后),一个手指肚、一个手指肚的打;朱秀敏的指甲被打掉。

2003年12月5日,大法弟子赵亚伦和朱秀敏被拉到外面进行“冷冻”,坐在水泥地上直到早晨2点,就这么一直冻着。期间在恶警于珊珊的指使下,犯人刘文革、李梅对赵亚伦和朱秀敏破口大骂,拳打脚踢,朱秀敏的左乳房踢得肿起。

哈女监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这罪行它们永远也偿还不起!让正义的力量联合起来,彻底解体在中共邪灵控制的一切因素,让更多的迷中世人能有个美好的未来!


责任人名单:
哈尔滨女子监狱
恶警:吴艳杰、陶淑萍、程秀艳、孙立松
恶人:单桂香、刘玉梅、刘文革、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