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邪党文化的毒素,在同修之中形成一个更正的场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昨天,因为点小事和同修产生了很大的隔阂,因为同修说我那些地方做的如何如何,我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也承认,但是心中还是开始愤愤不平:为什么都这么说我,为什么不说那个和我产生矛盾的同修,她就没有问题了?我意识到这种不平是妒嫉心,我发正念铲除也不怎么起作用。

今天下午和那位同修无意中交流起来,这位同修看待问题很敏锐,给别人指出问题时也往往真正触及到对方的心,结果造成有些同修对她的不理解,对她造成种种的干扰。究其根源,她谈到是恶党文化的毒素在起作用,恶党给我们灌输的邪恶观念在同修之中造成同修的巨大间隔。“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正是邪党反复灌输而形成的党文化,邪灵的因素在作怪。

我想到师父的下面这段讲法,我的妒嫉心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真正感觉到真正是邪党灌输的变异文化和变异的思想观念在间隔着我们,给我们形成巨大的障碍。我又找到师父的法仔细的看了一遍:

“特别是在中国邪恶宣传的那些歪理,比如它们宣传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大家想想这句话对不对?很多人抓住这句话掩盖自己的错误不想改正,特别被那些有问题的人拿来当真理不放。我告诉大家,这是绝对的错误。一个有错误的人就不能告诉你做好了吗?一个做了错事的人就不应该叫别人做好了吗?那是什么逻辑呢?有多少人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呢?
……
“邪恶统治宣传把这个理给变成了这样的:你要叫别人做好你得先做好。很邪恶的一句话呀。看上去觉得,噢,是啊,这句话听着挺有道理。一点道理都没有,只能起消极作用。谁能做得那么好?哪有完人呢?一个修炼的人在修炼到最后一步的时候、还没有完全脱去人身的时候他还是有罪业的呢,他还是有执著的呢,可是修到那一步的时候他已经远远的超越常人了。如果按照这么个说法,谁也不能叫别人去做好了,这个社会不完蛋了吗?”(《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2003年11月29日)

我们的谈话继续深入,我们怎样才能在大法弟子之中形成一个更强的正念之场呢?目前,我们真正从思想深处认识到党文化给我们造成的变异观念,不就在清除邪恶给我们造成的巨大间隔,不就是能在我们同修之间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吗?!对于师父在2003年11月29日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的那一段讲法,我们可能都看明白了字面的意思,但是能不能从思想上真正同化了这段法,表现就大不一样了。

有人在讲真象中还是被常人带动,比如讲真象中有人会遇到带有很强的党文化的常人说,“你看你还没有做好呢!”或者 “我看你做好了我才学呢”,于是很多学员自惭形秽,认可了这种变异的说教,不但没有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反而很被动,情绪低落。

在这个变异文化下,同修之间也是这样。有同修给别人指出不足时,可能会是这样:“你还说我呢,你还有这么多心。”那个还说:“你还说我,你有这么多不足。”把看问题的角度局限在对方的不足上,而没有看对方说的问题对不对。形不成一个修炼的正念的场,反而起到一个消极的破坏作用。“我告诉你们在你们过不去关的时候,听到很刺耳的话的时候,真是我的法身用刺耳的话在刺激你、告诉你。”(《美国第一次讲法》)

也有同修当别人给他指出不足时,他很高兴,“呀,你修得真好!”于是看对方哪方面都好,从而产生崇拜的心理,开始学人不学法,可能无意中就促使对方产生高高在上的心,害了自己,也害了对方。甚至是在邪恶的环境中,师父借恶警的口点化他,他也悟到是师父的点化,但是在恶警伪善的表演中,产生依赖的心理从而走向邪悟。

这不正是邪党文化的另一面吗?对方给你指出的对,不见得对方在这方面做得多好,更不能说明对方什么都做得好,我们怎么能按照邪党给我们灌输的文化思维,从而认为他说得对他就一定做得好呢?

也有同修表现出来是常人中的圆滑,做人与人之间的老好人,在同修之间追求常人中所谓的团结,而不是敏锐的在法上指出对方不足。有人看到别人存在问题不说,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做好所以不好意思说,别人说的时候,他在一旁还笑:她自己有这么多心还说别人呢!这不正是邪党造就的党文化所致吗?!

她虽然有不好的执著,但是她是一个救人、为别人好的纯净的心,所以她没有自己观念的说了,说过之后,她反而真正的突破了那些个不好的东西的束缚,因为她在说的时候看清了那个不好的东西,她意识上那个东西的不好在她自己身上隐藏很深的表现,然后很自然的在法中升华上来清除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矛盾是很难免的,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如果辅导员做好了,学员做好了,这个环境大家谁都没有矛盾了,那谁高兴了?魔高兴,我不高兴。因为你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了,你们提高不了了,达到不了回去的目地。所以你们不要把矛盾看作不好。”(《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由此我们看到我们需要的是思想观念的相互碰撞,从而暴露这些矛盾。这是我们人之间的摩擦碰撞吗?当然不是。而是产生这些观念、思想的灵体在反映。当不带个人观念(不把自己摆在其中时)的真正说出来的时候,无论对说话人还是对听话人的背后的这些因素的清除是巨大的。

如果大家能看到对方的不足都能够公正的指出来,无论他是谁,我们只看他说的有没有道理,而不是看这个人如何如何的时候,这样就会形成一个自动的机制,这种正念之场能够自动的纠正一切不正的,不是针对某个人。在这个环境中,使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不足,纠正自己的不足。

同修之间交流后记录其中的只言片语,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