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英国学员心目中的“4.25”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值此“4.25”六周年纪念日,使我回忆起三年前,我-一位英国法轮功西人学员-和其他三名英国法轮功学员一起到了北京,想要在天安门广场以和平的方式進行请愿,要求释放在中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为西方人,我们有意向全球展示西方国家对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强力支持。我们的请愿同时也呼吁恢复在中国自由修炼法轮功的权利,并且让中国人民了解法轮功在全球各地都是合法且受到欢迎的,至少有60个国家都有东西方人士修炼法轮功。

当时我们有至少60位其他来自欧洲及北美的法轮功西人学员,为了安全的理由,我们谨慎小心的低调联络,尽量不让更多人知道此行的计划。即使是我的朋友、家人及工作伙伴都不知道我休假的实质内容,我没有向母亲提起此事的另一个原因是,她会因此而忧虑,而我不想让她担心我的安全。然而,另一个较为自私的动机是,我不想让她有机会劝说我不要去中国,我担心我会因此而动摇。

虽然我们整体上都保持低调行事,但显然我们仍有疏漏之处,因为我们在第一天游览颐和园回到旅馆即遭到逮捕。一群带着怒气的警察如暴风雨般冲入我们的房间,以中文咆哮法轮功,歇斯底里而且动作粗鲁。我们被当成是罪犯,但我们并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警察搜索房间并找到一条写着法轮功的横幅。接着有更多的咆哮并要求我们拿出护照,急促的命令我们收拾行李。我是英国团体内唯一的女性,二名男警拖着我离开房间,拖下楼梯并且带出旅馆大门,当时至少有50名警察站在旅馆的走道,我心中想着:“我将无法去天安门了,但我不愿失去向中国人讲真象的机会,这是我来到中国的目地。”因此我在被拖离旅馆时大声的喊出“法轮功好”。接着他们把我放下,一位男警粗暴的抓起我的头发把我推入一部警车,另一位学员很快的也被拖入警车。

警车把我们带到一间在机场附近被改装成是拘留中心的旅馆,警察没收某些我们有价值的随身物品,而且没有归还。一名学员丢失了昂贵的摄录像机,另一位学员则遗失了一部光盘储存多媒体机(MD),我则丢失了个人的录音机及录音带。警察接着将我们分开,并审问我们至少三小时。在被审问时,我被告知如果不回答问题将会遭遇很大的麻烦。即使我要求和英国大使馆联络,他们的回答是,我并没有被逮捕,因此不能和大使馆联络。那些警察完全否认有任何警察殴打及酷刑法轮功学员,他们都十分年轻而且看起来很天真,我怀疑他们被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所骗,以致并不知道劳教所的警察对待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中共隐瞒实情。

在“4.25”事件中,中共也采取了一些欺骗手段:当时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的信访局,但是吃了闭门羹。由学员的文章可知,实际上是警察指引学员到中南海,并组织学员站在中南海周围的人行道,总理走出来保证事情会解决,然而中共后来反而是指控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

以恐吓及欺骗的手段制造混淆是中共对付中国人民的惯用伎俩,以维持完全的掌控以及持续隐瞒它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恐怖罪行真象。我也亲身经历这样的手段。中共甚且扭曲人民的思想,使人民认为政府领导人为了保留颜面或特别是为了国家而撒谎是可以被接受的。一名在英国的年轻中国男士告诉我这些。现今中国人民道德标准的模范竟是堕落的中共,这是多么的令人感到悲伤,而中共的唯一角色就是要窒息中国人民的道德以及与生俱来的良善,并且取而代之的是贪婪、漠视他人的思想及福祉、对他人的苦难漠不关心以及相信撒谎是对的。为什么?因为这就是中共的本质以及它可以在这个环境中生存的原因,它没有能力滋养人民的仁善,它仅会提升自私自利的攫取。

在英国,媒体会揭露英国政治家的谎言以及他/她所应担起的责任,在与英国的许多中国人交谈时,许多人都说中共已改善了经济以及人民的生活标准,因此中共是好的。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虽然经济改善是好事,但当它是以人民的生命作为代价,而且人权被罪大恶极的践踏时,就好像是被掩盖的烂苹果,被加上糖蜜以增加其假造的甜味一样,而且不久这个烂掉的部份会扩张到其它部份,终至无法再施加人工甜味。

如果有人杀了某人,法律会惩罚凶手,这是每个国家的定律。但如果一个政府虐杀了她的许多善良子民,那么历史证明这个政府将会垮台,并且其它国家会抓捕施暴者并使之接受法律审判。德国纳粹即为一例。我相信迫害至少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致死的中共的下场也是如此。中共不能永远欺骗人民而不用负责,而且中共对法轮功愈犯罪,法轮功学员就会揭露更多的犯罪真象。如果中共没有迫害法轮功,怎会有19件指控江××犯下群体灭绝罪的控诉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西方人士谴责这个邪恶迫害,并有数以万计的人们签署呼吁终止迫害以及释放被关押的学员?为什么他们相信中共正在自我衰败中?

如果中共真的那么好,会有百万名中共党员包括高阶官员在数月间退出中共吗?

就我的经验,在西方如果某人或某个组织强烈谴责某个宗教团体或任何团体,都会有一个独立的调查机构,公开讨论是否支持以及反对该团体,而且媒体会提供看法。各类团体会有机会和平的表达意见及提出证明,政府并不会因此而感到受到威胁,因为政府会认为这样的询问及争论是适当的。那些不愿意与他人争论的人会被视为有意隐瞒事情,人们会怀疑并轻视冷血攻击他人的人。中共名誉上搞臭法轮功的手段,如果在英国使用,会被视为是极端且令人不满的,英国人倾向在做出决定前倾听对方的意见,“一言堂”会被认为是偏执且狂热。

中共视“4.25”那天一万人民和平声张他们基于宪法的合法权利为一项威胁,然而,我以西方人的想法来看,我会对这一万人的高贵精神以及他们为同修所展现的慈悲表达高度的尊崇,他们的请愿只是为了要求释放同修。

将善德视为邪恶真是一项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