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深圳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在中国大陆,深圳论人数不算大城市,但大多来自全国各地,人杂,青壮年多,有常人技能且有个性的人多。大法学员也有这个特点。据曾经在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深圳第二劳教所做过帮凶的某警察透露的情况,他所知的60多位被劳教的大法男弟子中:从十多岁到五十岁以上的每隔五岁每个年龄段都有,且绝大多数在25-40岁之间;从几个小学没毕业到几个博士,各等学历的都有,且中专以上占绝大多数,本科毕业最多;常人的职业经历就更多了。这些特点,有助于我们整体上正念正行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但一不小心,有可能放大执著走弯路甚至邪路。

最近几周,陆续有多位深圳同修被邪恶绑架迫害。无论是事前的相互提醒与帮助,还是事后保证安全下有效的互通信息,以及有针对性的发正念,我们做为一个整体,都明显做得不够。回想起来,本来我可以做得好一点,我们可以做得好一点的。我们该警醒了!为什么我们不能有象广州同修、东北同修那样的整体意识?

深圳生存压力较大生活节奏较快,邪恶就利用这一点钻空子。有的同修长期找不到工作,有的同修则长时间没完没了的工作或陷于家庭琐事不能自拔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这样的教训简直太多了。我自己的感触也很深,体会是,唯有学法多学法,才能不忘正法时期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提醒自己也互相提醒,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深圳同修有机会有能力上网的很多,直接对外联系不难,但彼此间的直接沟通往往考验心性,正念不足就被邪恶钻空子。同修Z从劳教所回来后,一直只看《转法轮》,不发正念不讲真象不看老师其他讲法,尤其怕再被迫害(其实正在被迫害之中),怕见昔日同修。象这样没离开法但却明显不把三件事整体做的同修,在深圳还有不少。同修们,让我们学法多学法放下执著,加大互帮互学的力度。我们是一个整体。不能因为我们的人心执著与强烈个性,错过了深圳这个特殊环境的修炼机会。也许,这独特的环境,就是为了破除我们那强烈的个性执著。我们能辜负师尊和大法的期望吗?我们作为整体,该怎样做好该做的三件事?

深圳紧邻香港与海外交往多,邪恶迫害用的技术装备既多也先進,但效果却有限。同修A几年劳教所被迫害,正念堂堂正正回家,之后,又多次堂堂正正往返深圳与香港之间传递大法书籍和资料;同修B,乘飞机前过安检,验证时电脑报警,却被安检小姐告知“现在不管法轮功了”而放行;数月后所谓敏感期又遇报警声,放行后同修笑问安检小姐:“现在不管法轮功了?”高台后的安检小姐漫不经心答曰:“那得看什么人。不是都不管。”有几位曾学过大法练过功却在邪恶开始迫害后走入宗教迷于传销的,高价报名去北京参加传销“研讨”,愣是被“稳准狠”的从广州半道上被强行遣返回深圳的属区派出所,又演常人的索赔闹剧,消耗了不少警力。同修C春节回家,半道在高速公路小息,到同是小息的长途大巴上发真象资料和光碟并讲真象,私家车后半路上被警车跟踪,“那部警车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清楚的看到他们记下什么可能是我的车牌号码。我有点紧张,就记得发正念”,事后同修说,警察最后还是没拦他们的车,直到现在也没人为此找麻烦。

不怕邪恶“厉害”,只要正念强。我们弟子做到位,是师父说了算!顺便说个真实的笑话。同修D向自己住宅小区的保安讲真象,一来二往熟了。一次有位保安向她抱怨道:“你说得对,这帮人真他X不是东西!他们要我看着你跟踪你,上次你坐公共汽车去益田村,我也偷偷跟了去,可回来却不给报销汽车票。”听当事人讲这事时,我不知道这属于什么颜色的幽默,现在也不知道。

邪恶终不胜正!

最近看到周围邪恶最后的疯狂,越学法越感自己精進不够,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抛砖引玉,恳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