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延庆县大法学员于慧琴含冤离世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于慧琴,女,44岁,北京市延庆县康庄镇屯军营村人,曾多次被迫害,于2005年4月16日下午6点含冤离世。

于慧琴,98年7月得法,得法前身患严重肾疾,被判为绝症,在炎热的夏天也必须穿着毛衣和棉裤,家务活干不了,每月丈夫挣的钱不够给她买药,疾病的困扰给自己及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全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自从得法后,很快顽症全消,仿佛重获新生一般,当年秋天自家十多亩地的玉米她一个人剥完。家里也开始洋溢着一片欢乐的气息,家人无不佩服与感激法轮大法的神奇,丈夫姜海也因此而得法。他们用自己的亲身变化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99年7.20以来,江××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也使得这个幸福的家庭从此不得安宁,不断的被骚扰,2002年1月12日晚上,夫妻二人同时被康庄派出所恶警白金龙等人强行绑架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于慧琴绝食抗议,三天后被释放。丈夫姜海28天后释放后又遭到两次绑架,被关押在康庄医院迫害,关在洗脑班迫害,最后9月27日非法审判,被判以重刑9年。

于慧琴第二次遭到绑架,2002年11月5日,以派出所所长夏永坤(现为看守所所长)恶警白金龙、刘宏波6、7个警察再次把于慧琴绑架到看守所,这次当天下午就通知说劳教两年,第二天真的送劳教所,劳教所却不收,只得送回,但看守所不放人,有关押了五天后又戴上手铐脚镣送到延庆县医院强行打针输液。在那里于慧琴把自己得法的经历,身体的变化,法轮大法的真象,以及邪恶的无耻谎言讲给医院里的人,告诉人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可邪恶的人员与帮凶却吓破了胆,看管的恶警与犯人用卫生巾堵她的嘴、用胶布封嘴,不仅这样,还捏着鼻子不让她呼吸,在这种种的迫害下,她原本得法后健康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在当天晚上,在被绑架14天后,于慧琴在用自己的生命顽强的抗议下被无条件释放。

第三次遭到绑架,2003年8月14日早晨,还是派出所恶警白金龙带领下又一次闯入于慧琴的家中要把人强行带走,遭到于慧琴的坚决抵制,后来以看守所所长夏永坤为首的7、8个警察翻墙入院,砸毁玻璃、踹坏屋门,强盗一般的闯入屋内,未出示任何证件,未说明任何理由就把于慧琴绑架走了,直接送到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迫害。

在2004年11月4日,被迫害了一年零三个月的于慧琴被释放回家,可是已经被迫害得一度神志不清,身体极度虚弱,全身浮肿,常常呕吐,状况极差。据于慧琴讲曾经被注射过不明药物。回来后面对家庭的经济困难,面对着老人没办法照顾,面对两个孩子无力抚养,面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恶化,她找到政府,找到“610”,都没有人管,没有人给她解决。她想到了自己的丈夫,想到只有把丈夫要回来才行,自己的丈夫没有错,也不应该被囚禁,也想到自己得法后身体康复后的愉悦,想到法轮大法给自己家庭带来的欢乐,她又开始了炼功学法。可身体被迫害得太严重了,在最后的一个星期里身体已经不能躺下,只能坐着。

2005年4月16日她让儿子把自己送到派出所,准备把丈夫要回来,决心不要回丈夫不回来,可派出所的警察都以种种理由推脱,说他(丈夫姜海)犯法了,于慧琴问他们:“他犯什么法了?修‘真善忍’做好人,他没犯法”。他们无言以对。于慧琴咳血咳的很厉害,村主任任××、警察穆××见状于中午把于慧琴送到县医院,下午六点,就这样于慧琴带着她未完成的心愿走了。

于慧琴走后,儿子姜鹏飞找到政府要求让父亲见母亲遗体一面,22日姜海在两名狱警的非法押解下在县医院只待了5分钟,对孩子们说要坚强点儿,你们的妈妈没有死,她永远活在我心中。姜海的身体看上去不佳,听狱警说刚从医院出来不久。

姜海走后,由于家中没有经济收入,两个孩子无力负担母亲的医药费和安葬费,再次找到主管部门,却没人管。儿子姜鹏飞说,要是没人管,我就拉着我妈妈的遗体上天安门,这样他们才给解决,23日上午遗体火化。

于慧琴家电话:010 69133703
于慧琴遗孤:
儿子:姜鹏飞,22岁,无职业。
女儿:姜鹏霞,17岁,上中专二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