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邪恶势力利用大法弟子家人设置的魔障,溶于法中


【明慧网2005年4月30日】我的二姐是一位退了休的优秀演员,未退休之前她的表演非常的出色,扮演过多种角色。由于常年工作的劳累,积下了很多疾病,常年的妇科病,还摘除了子宫,拍X片子颈椎、腰椎都发现骨质增生,全身疼痛难忍。血压高常年离不了降压药,常常半身麻木。97年有幸得了大法后,学法炼功非常精進,没有多长时间,多年的高血压降到了正常。自从炼功后从没有吃过药,全身的疼痛消失了,还改掉了以前动不动发脾气的不好习惯。

99年7月20日国内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为了使人们不受共产邪党谎言的欺骗,2002年刚过完农历新年,二姐去上访,在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希望人们不被共产邪党的谎言蒙蔽。她的善良之举引来了恶警一阵毒打后,随后塞进囚车送到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黑庄看守所关了起来。

在看守所里,家人被看守所的警察利用来转化我的二姐,看守所对我二姐家里人讲,只要写个检查承认错误就放了她,我二姐义正词严的拒绝他们:“我炼法轮大法多年了,在炼功之前吃什么药都治不好的病,炼法轮功后这些病全都好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坚决炼下去。你们想怎么着随你们的便。”看守所每天只给两个黑面馒头,根本不给吃饱,家属每月还要交800元的伙食费,看守所里拿被关押的人的钱大吃大喝,并在牢房外面進行炫耀。二姐和其他的同修一起绝食,抗议看守所非人待遇。看守所的头目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把家属和单位领导叫去劝我二姐写保证,不写保证就罚单位的款,不放人。我的姐夫和外甥(他俩不修炼)敢怒不敢言,只好向我姐施加压力,但是我姐坚决不写所谓的“保证”。

姐夫想尽办法,让我回国去劝劝二姐,当时我很着急,买了机票就回去了,在北京机场,一下飞机,我连续发着正念,清理邪恶,顺利的到了家,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和大姐(也是修大法的)一大早来到看守所。

進大门时他们百般刁难,不让進,又说二姐没交生活费,(其实想要钱)为了见到二姐,无奈我们交了500元,我们姐俩要发票时,邪恶之徒给打了一张白条。他们给了我们十分钟的看望时间。隔着两道大铁丝网,相隔三米远的距离,看着二姐出来,瘦得已经变了样,但精神还好。看守所的副所长(胸牌上写的)假惺惺的过来,还是想让我和大姐动员二姐写保证,我坚决告诉他,我二姐修炼“真善忍”,是好人,她没有错,共产党用谎言欺骗国内不明真象的老百姓,二姐用自己的行动唤醒老百姓没有错。说着,二姐就地坐在地上,做起法轮大法的炼功动作,说明“天安门自焚案”中的王進东所谓自焚时的盘腿动作和手印都是假的,与大法的动作不一样。天安门事件是造谣的谎言。所长一看我们在一起讲真象,他一个人讲不过我们,他心虚很尴尬的走了。

我就告诉二姐,你为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的真象而走出来,使我们感到敬佩,我和你的心是连着的,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短短的十分钟,更坚定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走出了大门,一想还有话没说完,看到关二姐的牢房高高的小窗户离大门不远,大姐喊着二姐的名字,大声喊着“记住发正念”,“别忘了发正念”。声音震动着整个看守所。

过完十一,二姐的单位把她担保回来,天天派人轮流看着她,最后又让我姐夫停下工作,专门在家看着我二姐。还得每星期去单位汇报情况。出去走走亲戚也要请假,过节之类的敏感的日子更严,搞得所有的亲戚很紧张,很少人到他们家里去了。

二姐是一个很热心很爱交朋友的人,长时间的与世隔绝,家人对二姐的不理解,二姐的心情很低落,亲戚给二姐打电话,有人监听,不能说敏感的话题,长时间下去,二姐精神压力很大,说话感到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说过的话马上就忘记了,还傻笑,并且过去的病又翻出来了。当然,二姐的这种状态主要是因为她自己没能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没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造成的,但是邪恶势力利用她的家人设置的魔障也是造成她这种状态的客观原因。我们作为同修,应该帮助象二姐这样的学员破除这种魔障。

二姐夫觉察越来越不对劲,告诉了大姐,大姐着急了给我打电话,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二姐的处境。我冷静的想了想,就拿起电话先给我外甥通话,让他知道,是他爸爸做了看守所做不到的事情,做了助纣为虐的事情。我对他说:“你妈修炼大法多年的病没有了,全家的生活和睦了,大法给你们全家带来了幸福,为什么不让你妈做一些她愿意做的事情呢?如果你妈真有个好歹,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我让外甥做他爸爸的工作,不要再向他妈妈施加压力,外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也对他爸爸讲,听到的外面对他家的议论,我姐夫也渐渐的明白了共产党的邪恶,对二姐也改变了态度。我又给二姐打电话,让她放下对自我的执著,从共产邪灵的影响中走出来,要溶入大法中。她经过一段时间集体学法,发正念,炼功,又恢复了健康,又回到了正法,讲真象的行列里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