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整体提高 整体升华(3)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接前文)

二、正念问题

正念来源于对大法的坚信,对师父的坚信,我们一定要把我们的一切交给师尊安排。

1、2004年11月的一天,一个同修给我打来电话,说有五个警察要抓她,不知道什么原因,问我该怎么办?我说:“师尊在经文《也棒喝》中讲:‘不是有人说我叫它跳它就跳、我叫它疯它就疯、我叫它狂它就狂吗?’那我们的天体叫它灭它就灭。”同修说:“我明白了。”撂下电话,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开始发正念,灭尽针对我们(因为同修就是我们的整体)的一切邪恶因素,并说:我们就要师父的安排。后来这位同修也没被这件事情带动,又去上班了。结果这件事被我们的强大正念化解了。(后来听说这位同修是在做真象时被人举报到公安局,所以警察才找她的)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所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时候,我想那个麻烦呢也不是你看得那么绝对。因为你不能站在法上认识呢,那常人的麻烦就是常人的麻烦。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

2、我们下乡住的地方吃水的井在外面,冬天冷把水管冻了。这一下工地上100多人吃水成了问题,大伙都很着急,不知怎么办。

我坐在床上突然想起师尊曾把铜钥匙变成了金钥匙。师尊就是把金属的分子结构改变了。我想我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法无所不能,那我也无所不能。我从床上下来走到水泵前,把手握在水管处,我想就是冰我也能改变它的分子结构,让它化成水。不一会儿,水就奇迹般的上来了。大伙都很高兴,工地做饭的厨师到屋里跟其他人说:“法轮功真神了,这下我们可有水喝了。”我听了也很高兴,心想这一下他可以替我洪法了。

不一会来一个人问水上来了吗?做饭的厨师说:“上来了。”可从头到尾没提我一个字。我想明明我让他帮我洪法,怎么他一字都不提了呢?我就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显示心、欢喜心,找完后他还没有变化。我继续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指望常人帮我洪法的心。这一切是谁做的,是师尊洪大法力的展现,是大法本身的威力,而不能把一思一念寄托在常人身上,是我们在救度众生。我把基点摆正,那个做饭的厨师马上跟那人说:“法轮功真神了!”接着就讲了整个过程。

那人听后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们怎么学呀?”听了他们的对话,使我想起师尊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是啊!只要我们每天遇到的事情都不用人的思维去衡量,而是站在法上衡量,那超常的事就能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上发生,那神迹就能显现。不要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别忘了,我们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法无所不能,我们就无所不能。

3、2004年11月份,我地一个同修在自家的客车上发真象资料,放真象光盘被人举报,稽查大队把她家的车扣下了,同修正念走脱,通知我们发正念。当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念就是想要灭尽另外空间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可思想又冒出一念 :在她以前对我说时,我善意的告诉过她理智、智慧的做(因她以前跟我说过在车上的做法),她要听了,能这样吗?可转念又问自己:同修救度众生有错吗?我的回答很肯定:“没错!”既然没错,就是邪恶的错,就应该毫不客气的灭尽邪恶!于是就开始发正念。

当坐下来时问儿子和大侄儿(两个小同修):允许邪恶迫害同修吗?他们都说:“不允许!”我说:“那好,那我们就灭尽它!”记得那时是整点发正念,有两个整点错过了,可再发正念时我想起师尊的法:“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问自己:“我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了吗?”回答很肯定:“没有!”我想,那我的状态不对呀,这里肯定有私心。我们大法弟子是一家人,怎么能不用心发正念呢?于是发正念时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不是说我们大法弟子是一家人吗?我就是×××(同修名),我谁的安排都不要,就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请师父加持弟子,灭尽所有压向我的邪恶因素!”当我们发出这一念时,感到自己真的是宇宙的保卫者,是顶天独尊的神,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灭尽了一切邪恶。

第二天,当我去同修家时,同修告诉我,那位同修没事了,车也给送回来了。我想这是我们整体大法弟子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的结果。当去另一同修家交流时,同修说起师尊的讲法:“不是有人说我叫它跳它就跳、我叫它疯它就疯、我叫它狂它就狂吗?”(《也棒喝》)是啊!那我们每个天体叫它灭它就灭。

师父在《论语》中告诉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同修们,我们问问自己,我们真的从根本上改变了常人的观念了吗?当遇到问题时,是用修炼者的正念还是人的观念,做出的事情是神和人的差别。

三、慈悲救众生

有一次在我家开交流会,有一同修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得法,就把在我家开法会的情况讲给了他们。因他女婿是我单位的纪检书记,就到局长那儿汇报了。局长很害怕,就把我调到乡下工作,使我脱离了整体的修炼环境,给我同化大法、救度众生带来很大的损失。可没过多久,一同修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迫害我的单位纪检书记遭恶报患了脑出血,人已经不行了,医院告诉家人准备后事呢!同修很高兴,说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场。

听了这个消息,我既惭愧又后悔,惭愧我们自身没做好(不修口),使世人对大法犯了罪;后悔没在他清醒的时候让他知道大法的真象,他今天就这样从我的身边走了,这将是我最大的遗憾,是我没有负起责任。于是我动了真念:请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给他留一条命,我要告诉他大法的真象,使他真正得救,将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果真奇迹出现了,他脱离了危险,渐渐的清醒过来了,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身体渐渐好转了,医院让他回家养着。回家后我去看他,他的病情是好转了,可却站不起来。我就告诉他:只要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一定能站起来!可他不但不听,嘴里却说“××党好”,虽然说得不清楚,听话音是“××党好”。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我是来救他命的,为什么他不听呢,还说××党好?突然师尊的一句讲法打入我的脑中。师父说:“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经文《和时间的对话》)我想一定是我思想中有认为××党好的因素。师尊讲“西来幽灵”,××党的由来就是最坏的!我一下明白了,到家发正念清理自己的时候对师尊讲:请师尊加持弟子,帮助清理弟子天体内××党的一切因素,包括一思一念都不要。第二天我又去他家,刚一進屋,他就哭了。

我想,是我的慈悲和宽容触动了他明白的一面,当我再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时,他连连点头。我说:“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你一定能站起来!”我又给他听师尊讲法和普度音乐。就这样,一个生命在我们大法弟子洪大的宽容和慈悲下得救了。正如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所说:“我们能够宽容,我们才能度了人。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这样想,你们想一想,这慈悲的力量,那不好的因素还有地方可呆吗?”

同修们,不要轻易给众生下断言,说这个众生不可救,那个众生不可度,我们应该发自内心的问问自己:我们尽到责任了吗?我们达到师尊说的那种慈悲和洪大的宽容了吗?师尊都说不想落下一个弟子,那我们就不落下一个众生。同修们,我相信,只要我们有洪大的慈悲和宽容,在强大的正念下,我们会救度越来越多的有缘人。正如师尊所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