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写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我是98年8月喜得大法,开始修炼。修炼后,法轮大法改写了我的人生,使我从百种病魔缠身之痛苦中,走了出来;做一个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人。下面,我想跟大家分享我修炼前后的故事:

在20年前我婚后的第一个月,我第一次发现在卵巢长了两个像苹果般大的血瘤,经手术后将血瘤切除了。医学上称为子宫内膜异位。20年来血瘤复发了四次,都是经服药将它消散,但医生说药物的副作用是可致乳癌。他有提议将整个妇科器官切除。我没有考虑。每月病发时有数天腹痛难当,整个下半身剧痛。曾有过40多天流血不止,经服药后才受控制。

第一次手术后一年半,我产下儿子。儿子出生后两星期,我患上抑郁症。看精神科医生,服药五年后痊愈了。当时同期患有甲状腺毛病。七年前抑郁症复发。由于年长了,加上有工作压力,家庭压力。今次病情比较严重,半年没有睡觉,九个月没有上班,体重只有83磅。即使服药期间,经常病情反复,情绪受很大困扰,失眠、多梦、易哭,思想24小时不停胡思乱想。完全陷于悲观消极状态。最痛苦就是有自杀倾向。医生已断定我要终身服药。

最近两年,由于长期服药的副作用,使我患上严重便秘,用尽中西,内、外食疗药疗都无法解决,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我曾尝试减轻精神科药物,情况改善。但不到三、四天精神情绪又恶化,逼得我又向药物屈服。到修大法前半年,五天,七天,十天的升级都没有大解。每天吃下那么多西药,染到口腔中留下血红的颜色,好容易就想到身体内脏所受到的破坏,心里有难忍之恐慌。同时因为便秘,我不想精神科医生加药,所以没有告诉她我近期病情恶化。

大概在16年前患上鼻窦炎,最严重期曾因脑部多个鼻窦同时发炎肿胀而压着脑部神经,人变得呆滞,思想迟钝,经西药消炎数天后,慢慢清醒过来。但平时发病频率很密,病症是24小时鼻塞,呼吸困难,头痛欲裂,鼻涕倒流而致气管炎,喉咙剧痛,有脓痰等。由于炎症恶性循环,服消炎药频密,致使抵抗力弱。炎症经常恶性复发,相当痛苦。医生建议做手术,我没有考虑。消炎药物使我抵抗力渐弱.大热天时我也要穿长袖衣。

23年前患上泌尿系统失调,有一天晚上突然间每五分钟上洗手间2次,尿量很多,日间如是,于是弄到我整夜失眠,严重神经衰弱,严重贫血,严重缺水,以导致我短时间消瘦了20多磅。我怀孕期仍受此病困扰。这种痛苦经历了十几年。时好时坏,近几年服中药病情缓和下来。但每晚半夜仍要上洗手间3-4次。如果吃了寒凉食物.病又还原。所以经常恶性循环。开始中年,百病重生,牙周病使我全部牙齿松软.胃病,老花眼,长期服药,汗味浓烈难闻,很不方便。

98年8月,偶然接触到《转法轮》这本著作后,我一口气把他看完。虽然内容有些不大明白,但我感受到作者李老师所说的句句是真理。当时.我仍未完全意识到修炼的概念.我只是愿意跟着去实践。因为我想踏上修炼之路,做一个返本归真的好人。因为当时我很想做一个思想简单朴素的人。原来李老师说修炼就是要由做好人中做起,提高心性,与人为善,放下执著和不好的思想,这点最是触动我的心灵深处。因为我觉得执著心带给我很多苦恼。于是我到炼功点学了功法,每天早上在家里炼功,阅读《转法轮》。照常上班,做家务等。在日常生活中依老师所指导,以真善忍的标准衡量好坏,放下一切执著心,不好的思想;重德,为他人着想,能有大忍之心,能吃苦,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提高自己的心性。

一个月后,我将四个专科病的药物同一时间完全停了,没有咨询医生意见,没有任何担忧。不久,我的旧毛病陆续往体外排,妇科病,鼻窦炎,泌尿失调病症先后重演。痛症是最难忍受的,痛经,经血不止;鼻痛、头胀欲裂等痛楚。我没有告诉家人.难忍的时候,躲起来哭。晚上睡不着爬起床走到客厅哭。我有止痛药在家,只要我吃一粒药,半小时就可以解决痛苦。本来这些症状我一边吃,一边就存在,药物只把病压下来而已,要发病的时候,药效又起不到作用。

当时我理解到《转法轮》所说的,消业就要吃苦,那有舒舒服服的,于是我咬紧牙,又想起《转法轮》中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又默默请老师加持我过关。我亦曾经因为痛楚难当,有冲动想去见医生,但却被我坚定的挺过来了。尿频,缺水使我腰酸无力,整晚爬起床上洗手间,使我疲乏不堪。当时我理解到书里详细讲述了病,业力和药物的关系。人有病的来源是因为因果业力所致,正是有病食药,把病压着,或往后推移,时间长了药物无效,病情恶化,加重的量,人就会中毒,正好符合我现时身体因长期受药物破坏所承担的副作用.我身上好像背着一个计时炸弹,因为我已经很乖的吃了20多年药。所以我选择了停药。

如是者,几种病症过程先后重演了几次,每次5至10天,而一次比一次减轻,一次比一次间疏。精神科药物是要用经长时间去减药和停药,不能骤停的。而且在停药前半年,我的情绪已开始不稳定了。但停药后,奇迹的抑郁症未有出现过,便秘亦消失了,连其它的病也消失了。现在我没有看那些专科医生10个月了,我的毛病已经不药而愈。上个月我路经以上四个专科医生的诊所,看见坐满病人,他们互相交谈诉苦,一脸无奈。引起我很大的感想,如果我不是有幸得大法,今天我亦是在座的一份子,每次来到除了要付上昂贵的医药费外,还要呆坐等候二、三个小时,无了期的吃着那另类的毒素。但问题是没有解决到。而且还要受着药物副作用所产生更多的其它病症和危机的威胁。

消病业过程虽然辛苦,但很短暂,比起我20多年来,无了期患病,这一点痛苦实在微不足道。只要心性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业力就会往下消。20几年来长期与病患为伴,现在短短半年我就健康起来。大部分毛病都清理了。后来我在老师的书中理解到无求而自得之理。法轮功不是治病,只是透过修炼,提高心性的过程中,物质身体就会发生变化。不会因为炼功,人人都无病,就是只炼动作,不修心性等如做体操,病是不会好的。如果我当初抱着治病的执著心,或者怀疑不相信,或者无缘得法,我的健康和命运就不会改写。

20多年来初尝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实在不可思议。当然最珍贵就是有幸得法踏上返本归真佛法修炼之路。而获得健康身体,只是真修弟子在修炼中,老师给我们一个净化身体的过程。因为书中说我们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黑糊糊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修炼呢?所以才为真修弟子净化身体。消病业时有一种特别的状态,就是无论我的肉身如何痛苦,精神和情绪是平静和理智的。

我们在学法过程中,身体和心性所得到的升华,都是根据老师以真善忍宇宙特性指导我们去实修所得的引证,并非一般祛病健身的治病气功。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佛家修炼大法。人身虽得,正法难求,希望有缘人珍惜。

(成文时间1999年6月2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